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EC】【古希腊/大剑AU】Labours of Heracles Chapter 21(下)

原作:X-men: XFC & DOFP & XMA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王大(Wanda)小姐对老爸进行精神攻击,结果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别信。

#你老爸是非典型觉醒者你不造吗#

Chapter 01

Previous Chapter

这对双生子至今都被组织视为最完美的作品,很多人认为,只有Erik和Charles的双人同调可以与之抗衡,并惋惜因时代的不同,这种对决从不曾发生过。Wanda和Pietro的双人同调在美塞尼亚之役后十年才完成,而在那场起义之中,Erik已经选择了觉醒为真正的妖魔,离开了他的同调者,他的爱人,摒弃了他曾生为人类的所有感情。

 

遗传自父亲,Pietro的妖魔态也是半人马,但略有不同的是,他同时兼具半人马的战斗力和牝鹿的速度,往往在对手还来不及感到恐惧之前就已经出手结束了他们的生命。

转眼间白银之王已经被自己的儿子击中了两处要害,但他似乎并不急于躲闪,也不是纯粹在放水。

他们两人的妖力仅仅是这样就已经过于强烈,周围埋伏的妖魔和组织的半妖战士们之中已经有一些较弱者受到影响而失控。

 

“Pietro,你不是认为光是这种程度就能打败我吧?”

 

Erik身为深渊者,肉体上的任何伤害都能够瞬间恢复,所以说即便是Pietro能够击中他也毫无意义,他能够在下一次进攻之前就回到毫发无伤的状态。

 

“除非你的速度能快到让我没有时间复原。”

 

Pietro稍稍与他拉开了距离,然后在之前的半觉醒态基础上又释放了保留的所有妖力,觉醒达到了完全态。隐藏在暗处的那些失了控的妖魔开始四下逃窜,有的还慌不择道,反而向他们发起了进攻。

 

Erik满意地观赏着Pietro,完全不把旁边的那些进攻者放在眼里,只是在他们不知死地撞到他身上的时候才像赶牛虻一样出手,轻轻一挥手就让他们变成了一滩滩红色的泥浆。Pietro的速度已经足够对他造成致命的伤害,但胜利女神刚刚对这位年轻的战士略表青睐,白银之王的攻击就已经扭转了胜负的平衡。

深渊者的名字不只是一个比喻而已,Erik自觉醒之后从未向世人展示过自己力量的极限,至今为止,面对组织多少代的挑战都能应对自如。

 

这似乎并不符合众神的安排……

 

Pietro被彻底击倒在地,白银之王的剑毫不留情地向他挥去,不知道是真的打算夺去自己儿子的性命,还是对这对双生子有些别的期待。年轻的银色半人马就这样被自己的父亲斩掉了头颅,身体还来不及站起就重新倒了下去。

 

“你果然是个没有心的魔鬼。”

 

Erik带着杀气朝Pietro身后的红女巫走去,Wanda还保持着人类的形态,她是“银足使者”的精神控制者,在双人同调之中通常并不参加战斗,只负责在精神上保护弟弟能够从觉醒态恢复。而她此刻疯狂地散发着自己的妖力,瞳孔逐渐变成银色,身体也开始朝觉醒态变化。

她本人也是个出色的战士,Erik知道,但他也知道,美狄亚绝不会选择和对手正面对抗,她的可怕在于精神上的力量——这世上和他最亲密的人竟然都是精神力量的大能者,有时候Erik甚至觉得这是众神对他最大的嘲弄。

 

意料中他感到了背后的微弱气流,然后是熟悉的妖力从Pietro倒下的方向袭来。白银之王并不急于应对,因为他知道,Wanda会同时对他发起进攻,他们同调的可怕之处在于,精神控制者可以一边控制着妖魔化的同伴一边对敌人进行精神攻击,其效果无异于和两个妖魔态的战士同时战斗。

 

“白银之王也会有所忌惮?”Wanda也化身成为半人马的状态,与毫发无伤的Pietro同时对父亲发起了进攻,“精神的进攻对你难道不是没有用处吗?”

 

觉醒者除了占有一切的欲望之外没有任何感情,这是所有大剑战士在接受训练的第一天就被灌输的理念,Wanda和Pietro也不例外,但他们其实从未和一个觉醒者正面交锋,更不要提是自己的父亲,这个觉醒者中的王者,令所有以力量为信仰的妖魔们俯首。

 

Erik没有回答.

 

有所忌惮?他究竟有多久没有感受过恐惧了?在人世的多少个十年都不及迷失在觉醒的深渊之中漫长,而即便是在那段冥府般暗无天日的时间里,他也不曾感觉到恐惧过。因为最大的噩梦已经伴随着他身为人的结束而去,他已经最深地伤害了他最爱的人,在没有什么比那一天更令他恐惧。

 

扬帆出航的战士最大的噩梦便是被海神的震怒,波塞冬有时比他的兄弟哈德斯还要残忍而暴孽。

他在那个暴风雨的黑夜坠入海中,被海浪卷走,离他的敌人越来越远,面对神的无情捉弄所有人类都是无力而绝望的,死亡无法令他们闭上双眼,冥府注定容不下他们追逐太阳光辉的脚步。

 

你为何不愿放弃?不愿接受这已经那排好的命运?——他已经分不清耳边的是谁的声音,是人或是神明,还是他自己内心的叩问。

 

没有人能挣脱深渊的黑暗,觉醒如同坠入无底的深渊,再也无法踏上故土。

我知道,他在心里回答着。

 

即便你们有幸从生死的边缘回到人间又何如?一旦觉醒,所有属于人类的意识和感情都将离你们而去,在灵魂深处,只有永恒的黑暗和无谓的挣扎。

我知道——他依旧没有停下挣脱黑暗的步伐。

 

太阳的光芒早已遗弃你们,你亲手结束了自己生命中的光明与温暖。

 

我知道……

 

 

我的太阳在我手中燃烧——哪怕仅仅只是幻想,却也曾引领着将死之人从冰冷的海水之中回到海上。

太阳在海面升起,那一刻连怒海的浪涛都恢复了柔情,希腊人从此无法摆脱对金色的膜拜,他们卑微地企图模仿那光泽,将浓厚的颜料涂抹在少年的乳头,少年的生命短暂而耀眼,美得令人颤抖令人泪下。

 

我的太阳在我手中燃烧——任神明对我嘲弄,命运和仇恨将我淹没,他存在着,便是我被宽恕的希望,哪怕我曾盲从厄里尼厄斯的蛊惑,曾忘记那些望着我背影哭泣的人们。

 

我的太阳在我手中燃烧——在我心中,我已干涸的血液中,是我的珍宝亦是我的罪,是我所有勇气的源泉亦是我全部恐惧的熔炉。

 

你也会恐惧吗?丧失了人类感情的妖魔。

……

 

Erik从精神攻击中全身而退,Wanda和Pietro的剑从他的胸前和背后穿过,两个年轻的战士却没有身为胜利者的狂喜。

 

“我早已没有感受恐惧的能力了,这下,你也许知道为什么了。”

 

震惊完全是他意料之中的,毕竟,没有大剑战士曾经尝试过闯入深渊者的精神领域,现在,他们对觉醒者的认知已完全被颠覆。

 

因为我最大的恐惧便是亲手伤害了我发誓用生命保护的人,复仇蒙蔽了我的双眼,待我重获光明,却看见是我谋杀了我的爱。这个画面在我迷失的漫长时光中不断重复,早已将我的灵魂折磨至麻木。

 

“Erik?”

 

Wanda不自觉地呼唤起他的名字,而不是妖魔或是杀人者,这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慰藉,几乎真实到让他怀疑自己的确还保留着人类的感情。但他没有被赐予太多时间来感受,灵敏的知觉便已经捕捉到危险的临近。

 

“Erik?!那是什么?”

 

他的两个孩子也察觉到了那股异常的妖力,本能地看向自己的父亲。

 

那是……深渊终结者的气息。

 

“快逃。”

“什么?!”

“我说快逃!现在!”

 

他推开Wanda和Pietro,以深渊之力将他们推至足够远的地方,然后朝那股妖力的方向迎去。

 

再也没有什么是令他恐惧的东西,哪怕是死亡本身。


TBC

评论(11)
热度(48)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