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EC】【古希腊/大剑AU】Labours of Heracles Chapter 21(中)

原作:X-men: XFC & DOFP & XMA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Chapter 01

Previous Chapter

Erik在倒影中注视着自己的脸,这张属于人类战士的脸在觉醒前后到底还是改变了很多,曾经身为组织No.1的时候他留着短发,棱角分明的面庞几乎让人以为是被劈开的山崖,而如今他留着Stelios一样的长发,长发之下是已经失去一切色彩的古老神殿,石柱上尽是伤痕和苦难。

 

觉醒是一个单方向的过程,如同坠入无底的深渊,再也无法踏上故土。身体被自己体内的妖魔所取代只是第一步,也是大多数的半妖战士都无法挺过去的磨难,他们从此被彻底改变,丧失所有属于人类的意识和感情,变成了真正的妖魔。

第二种觉醒者在漫长的时间之中游荡,米诺陶的迷宫没有埋葬他的脚步,因为阿里阿德涅的命运之线也偏爱强者。Erik本人就在精神的虚无之中荒度了将近三十年的时间,他们这些拥有强大执念和力量的幸运者从生死的边缘回到人间,再度睁开属于人类的双眼,并拥有了能在妖魔和人类的形态之间自由变换的特权,但灵魂深处,他们却依旧是完完全全的妖魔,只有鲜血和战火能填满他们的渴求。

 

没有人相信这世上存在第三种可能,至少组织是在有意识地向众人灌输这个看法。

 

Erik在靠近人类村庄的附近恢复了人形,他已经到达了斯巴达的边境,再没有继续前进的必要,他只需找个荒无人烟的高地,然后等待。一路追着双生子而来,现在却停下了脚步。

白银之王的到来早已惊动了附近的妖魔和觉醒者,他们知道北之深渊者是不可被打败的,纷纷知趣地躲藏起来;组织想必也已经察觉到了,虽然最后一名妖力同调者凤凰也投奔了德尔斐,但他们仍拥有遍布整个伯罗奔尼撒的情报组织。

 

Pietro和Wanda也一样,后者是天生的妖力同调者,能够察觉到整个城邦中的妖气。

 

Erik很清楚,如果Wanda不想见到他的话,那么他是绝对没有可能找到她的,反之,她会自己出现在他面前,所以他不紧不慢地登上了斯巴达北部的高地,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只有两天前在荒原中的偶遇。

Charles还是那个样子,耀眼而强大,光彩如初见之时的那个竞技场中的少年,在雅典的艳阳之下抬起年轻的脸望向看台上的自己。他几乎不能相信那个画面,骄傲如白皇后那样的妖力同调者也跪拜在了这个雅典少年的面前,面对太阳神,Emma仿佛不自量力的凡人女子尼俄伯,她曾吹嘘的一切都被真神所夺走。那个画面简直不能更戏剧化了,这么多年之后回想起来甚至是有一些好笑。

如今,那个舞台上的人,他们的生命大多已经落下了帷幕,第一代的47名战士一半以上死于雅典和斯巴达的厮杀,有些人成为觉醒者,但也陆续被组织追捕并铲除,活着的只剩下那天在荒原中的那四人,和一直独自游荡的Raven。

 

“我以为你会阻止Raven的行动,和Charles他们一起。”

 

Erik听到几乎被自己遗忘的女声,却没有立即转过身来。

 

他早已忘记了身为父亲的感觉,这对双胞胎的存在时刻提醒着他,那个曾为了保护女儿甘心为奴的Erik已经死去,这有力地证明了他身为觉醒者已经不再拥有人类的感情。

Pietro和Wanda是组织里一名被改造失败的女奴为他生下的孩子,那时他刚刚回到斯巴达,成为了第一代的No.1。组织的任何命令都是不可违抗的,Shaw用他的女儿作为人质,他甘心为此失去为人的自由,像野兽一样与一个从未谋面的女妖结合,却不知道这被安排的结合是为了制造新的妖魔。

 

Wanda走在前面,在距离他不远不近的地方停了下来。女孩儿那一身耀眼的红让他有那么一瞬间感到了对杀戮的渴望。她的模样越来越符合她的名号——美狄亚的Wanda,这是一个多么让人厌恶的名字,似乎可以承担整个希腊世界对女性的仇恨与恐惧,传说中的女巫,背叛自己的父亲与国家,残忍地将自己的兄弟切成碎片,最后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亲手杀死。

 

“他很担心你们两个,任何离开德尔斐的幼雏都让母亲夜不能眠。”

“我们不是孩子了!”

“那告诉我你不告而别的行为有多像个负责人的成年人!”

 

若是换做别的半妖战士,早就会在白银之王的怒火面前被吓到无法直立,更不要提觉醒者。而他的两个孩子很明显不属于这两种情况。

 

“你是最没有资格谈责任的,Erik,一个觉醒者,叛徒,杀人犯!”

“是的,前天Charles就已经这样说过了,显然他把你教得不错。”

 

女孩儿竭尽全力与恐惧抵抗,浑身发抖,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握拳,大力到攥出自己的血——理论上来讲,那也是他的血……Erik似乎被这个想法都笑了,他丝毫不为美狄亚的咒骂所动。

 

“我们有我们的计划。”

 

站在姐姐身后的Pietro终于打破了沉默,试图缓解他们的针锋相对,他向来敬重Erik,尽管不知该敬重他深渊者的身份还是父亲的身份。

 

“什么计划?回到组织中佯装归顺吗?”

 

Erik一语道破,他们的举动有多少诚意组织要猜出来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一对叛逃多年的战士突然回过头来请求归顺,如果没有令人折服的理由的话,就必须拿出足够显示决心的东西。

 

“……”双胞胎沉默着。

“凭什么让组织相信你们?没有漂亮的理由的话,总得有拿得出手的见面礼吧。”

“Erik?!”

 

他看到双胞胎惊讶地睁大了双眼,就连Wanda都在用不可置信的目光注视着他,他在他们双眼中的倒影渐渐改变着,变得恐怖而庞大,最终完全变为深渊者的姿态。

 

“我不会质疑你们的计划,想做就去做吧,我不会阻拦亦不会保护你们——只有Charles会。但你们需要向我证明你们有与之匹配的能力。”

 

他看到两个孩子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Wanda闭上了眼睛,Pietro在她的精神控制下释放自己的妖力,逐渐变成觉醒态。这画面很熟悉,曾经有多少次他在那个太阳神般的少年身边战斗, 他们的妖力融合在一起,那种安全感总能带给他胜利,以及胜利之后,呼唤着归来的他靠岸,引导他重回人类的怀抱……

 

很好,他甚至有些期待被击败。

 

TBC

评论(13)
热度(41)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