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EC】【古希腊/大剑AU】Labours of Heracles 21(上)

大英博物馆近期搞了个特展讲述西西里被蹂躏的历史。这个土地肥沃不说还位置优越的岛屿在古希腊时期就是娇花一朵,先后被希腊人阿拉伯人占领过,后来到了10世纪连诺曼人都来插一脚。

The oranges of the island are like blazing fire among the emerald doughs and the lemons are like the pale faces of lovers who have spent the night crying. 一位画风醉人的西西里阿拉伯诗人这样写道,歌颂橘子和柠檬还真是淳朴啊。

如果没记错的话,当年那深受斯巴达压迫的美塞尼亚人民在起义后也曾经逃去西西里北部,结果没有在这个展览里看到,好失望。脑补在冷兵器时代犯大规的老万,打起仗来还不是他叫谁赢就谁赢吗,真没挑战性。。。


原作:X-men: XFC & DOFP & XMA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警告:耽美/腐向

Chapter 01

Previous Chapter

没有人确切知道美塞尼亚对斯巴达的叛乱是从何时开始酝酿的,在人类的历史上更是没有详细的记录,这群长期被奴役的普通人类之中一夜之间出现一大批拥有半妖之血的异能者,更没有人记得,为什么镇压他们的斯巴达驻军会被自己的武器屠戮。

那段历史如今只能在史诗里找寻线索,而Erik Lehnsherr这个名字早已不见了踪影,即便当时的知情者都能轻易地看出这其中的因果。是他操纵了这一切,早在叛乱发生的十几年前,他就已经开始为美塞尼亚的反抗组织提供一样独一无二的武器,让那受诅咒的力量融入了每一个渴望自由的灵魂之中⋯⋯

 

而这一切的开始是那个早晨,太阳的出现提醒着那个伫立在火堆中一整晚的男人,葬礼结束了。

 

Erik将Stelios的遗体焚毁,他不想再有人将他兄弟的头颅埋入任何战士的胸腔,不想以此创造出新的半妖。这仪式是结束同时也是开始,白银之王伫立在灰烬与渐渐散去的浓烟之中,体会到了一种难得的平静,仿佛死去的那个其实是自己,是一直以来那个面对族人亲人遭遇不幸却无所作为的自己,而Stelios身为觉醒者身为完全的妖魔体,他的一部分却借着Erik的生命继续存在,痛苦与毁灭一切的欲望借着复仇之名燃烧,最终被毁灭的却是复仇者本人。

 

仇恨不会带给你力量,Erik——

母亲的身影从他身后出现,她曾是Erik不放弃生的希望而向哈迪斯跪拜的理由,如今却已经安眠于冥土之下。

 

你答应过我,答应过我们远走高飞,从此不再涉足战争——

母亲的身影消失,Magda在她消失的地方出现,惊恐让那张本来温和艳丽的面庞扭曲起来,这个美塞尼亚女子如今身在何方,早已无人知晓。

 

Erik,你见过我的亲生父亲吗?他会为我骄傲吗?——

他的女儿一直被当做挟制他服从的工具,最终觉醒为妖魔消失在荒原之中,她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吗?她是否曾怨恨过他?

 

我的兄弟,你是我的同类,只有觉醒者才能统治这个世界。——

他亲手结束了他的生命,尽管他很清楚,被他杀死的那个觉醒者并不是Stelios本人,并不是那个刚出生不就便被剥夺了生存权利的兄弟,并不是记忆中母亲流泪的原因。

 

族人们的影子前赴后继地出现在他的身后,如同底格里斯河中的那些挣扎着攀上喀戎船的冤魂,声嘶力竭地叫喊着阻止他前进的脚步。然而没有人能抗拒复仇女神的蛊惑,因为最无奈的痛苦只有最炽烈的愤怒才能对抗。

 

Erik⋯⋯

 

没有人能够让他停下脚步,直到一个声音在他的精神图景中响起。

 

Erik,你的生命中并非只有痛苦与仇恨,爱与善被深藏在你心底,只有打开那带给世间灾难的宝盒,待所有痛苦都远去,希望才会从盒底浮现。

 

Charles⋯⋯

 

少年站在他面前,却已不是第一次见面时那般耀眼而无畏,是他的冰冷和阴暗侵蚀了太阳的光芒,他不敢想象,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他会不会彻底熄灭爱人的生命之火。

 

“我告诉过你不要打开,你还记得吗?”他走到少年面前,按住了他的手,诸神的礼物永远都是不怀好意的,他们让人瞥见幸福的影子,随后又把人推入了毁灭的深渊。

“Erik!”

“我无法等待希望的来临,Charles,因为⋯⋯”

 

因为在希望来临之前,我还会失去更多的东西,这就是我的命运,这就是我的存在本身,是注定带给我所爱之人厄运。如果换取和平与希望的代价是你们的生命,那么我情愿选择被仇恨燃尽最后一丝呼吸。

 

“我不会阻止你,Erik,我有那个能力,而我不会。”

 

爱人转过身去,远去的背影消失其中,再也来不及握住。他闭上眼,让意识从精神图景中退出。直到再度恢复意识他才察觉到左手腕的疼痛,那上面没有伤口,但生命的热度却在不停地流逝着。他知道为什么,那是他和Charles的精神连结建立之处,他们在他父母举行婚礼的神殿中结合,连接彼此的锁链以他的白银之力为形,象征着此生共享同一个灵魂。

 

而如今这成为了一个无形的伤口,时刻提醒着他对誓言的背叛哪怕那背叛是为了保护。

⋯⋯

TBC

评论(10)
热度(42)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