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哨向】【鲨美拉郎罗马组】日耳曼尼亚的波吕克斯 18下 正文完

原作:【沙丘之子】【斯巴达300勇士】【百夫长】
配对:Stelios/Leto Quintus/Leto
警告:耽美腐向,lft版本分级R,本章的完整版为NC17←在这里


他的哥哥是个没救的傻瓜,这是Stelios一路上得出的结论。

换做是别的“银矛”的话,怎么可能会容忍他的存在?早就巴不得他快点回日耳曼尼亚,离他们越远越好。

而他的笨蛋哥哥,居然还主动要求他回来接替他的位置。不过回想起来Quintus一直都是这样的滥好人,只要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他不介意做任何事情,更不介意自己的得失。不难想象他的离开会对Leto有多大的影响,分离对结合的双方来讲都是痛苦,他自己比谁都要清楚。


在回到军营之后Quintus被那个叫邓肯·埃德荷的军官叫走了,于是他独自一人在自己的帐篷前面晃悠,逃避着正视Leto,他从来都不善于说再见,事实上他不善于用语言来表达任何东西。

隼鹰的叫声把他吓了一跳,他正在奇怪部落的白隼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就看见Leto的红隼飞了过来,停在离他不远的树上。顿时,他觉得自己的心被人握在了手里。Leto的向导从来不亲近他,这只叫做Ghanima的大小姐一向对他有敌意,只愿意停落在Quintus的手臂上。而现在,在他想要拉开距离的时候,它竟然破天荒地来找他。

“你是来告诉我,我是个胆小鬼吗?”Stelios扬起头,半是自言自语半是对Ghanima说,“我已经知道了。”

红隼自然是不会回答他,它只是停留了一会儿就飞走了。


Stelios犹豫了一下,便跟着它走向Quintus和Leto的帐篷,他远远地看到一个奴隶站在门口冲里面说:“哈德良大人请您过去。”

一阵沉默之后,Leto的声音传来:“知道了。”

Steliso走帐篷门口,奴隶在他的眼神逼视下吓得立即退了下去。Leto没有立即出来,他悄悄撩起门帘,看到年轻的向导正在清理自己的手,力气之大好像在惩罚自己一样……但该受惩罚的人,难道不是他这个“银矛”吗?与自己的“黑盾”黑盾在阿累夷人看来就是种罪过,必须受到惩罚。当然,情况是不一样的,他们的族人从不离开自己出生的地方,也就理所当然地认为“银矛”与“黑盾”必须守护对方一生。


Leto又是怎么想的呢?凭借哨向之间的连接他感到少年也在焦虑着,但也许更多的是对未知的未来,对新的帝国和军团充满期待的同时也充满担忧。罗马的新帝图拉真据说是个行事低调,谦逊务实的军人,但更多的传言是关于他的野心,以及这位军事经验丰富、正值人生巅峰的男人将如何大规模地扩大罗马的版图。

但Leto认为近卫军团与其他的军团不同,他们的责任是保护罗马首都,言下之意,即便边境的战争展开,他们直接交战的可能性也很小。更何况这些猜测都还太遥远,应该并不是Leto最担心的事。


“向导先生,您的哨兵们才休息了两天,您就开始急不可耐吗?”他抱住刚刚迈出帐篷的Leto,用手捂住对方的嘴。

“滚!”意料之中Leto用胳膊肘表达了对他的感情,有所保留地不是很大力,“别用教训人的语气和我说话,我要去找哈德良大人了。”

这时候听到哈德良的名字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银矛”天生的独占欲在Stelios心底大声呼喊以强调自己的存在。在头脑做出理性的反应之前,Stelios已经将手伸进了向导的袍子里。

“Stelios,让开!”他的触摸让少年的身体变得紧绷起来。

“别这样,我现在感觉好得很,可以帮您解决您的手指无法解决的问题。”

“混蛋……呃……”


Stelios满意地听到了自己的向导发出渴求的声音,结合让他们更直接地感受彼此的内心深处,任何心口不一的掩饰都变得多余。

……←chuo

他浑身脱力地趴在向导身上,双手却无意识地紧紧握住对方。Leto的胸膛随着喘息上下起伏,小腹也跟着微微膨胀和收缩,对哨兵敏锐的听觉来讲,这些轻微的声音都被无限地放大,连同两人频率不同的心跳向他证明彼此无间的距离。

昏迷过去的Leto像刚被人从水中捞出来一样浑身是汗,脸上泛着剧烈运动过后的绯红,鲜艳欲滴的红唇被咬得就要破裂——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可能都无缘再亲眼看到这般美景,Stelios一想起这件事,心里还是有些什么东西在绞动着疼痛,他们之间的结合更加剧了这一切,他所体验到的痛苦,Leto必然也一样经历着。

年轻的向导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他抚摸着Stelios枕在他小腹的头,手指伸进了这个阿累夷男人束起的长发之中。


“Quintus找你说了些什么?”Leto的语气中有些不确定的犹豫。


以Stelios对自己的向导和哥哥的了解,他大概已经猜出了Leto这两天不太平静的原因,除了他们都闭口不提的分离之外,应该还发生了些更直接的冲突。


“说了些白痴才会说的话……Leto,你和他吵架了吗?”


少年用沉默作为回答,像一只恼怒的野兽一般不安地扭动着,发出类似狼崽的哼哼声表达不满。

Stelios笑着换了个姿势把他搂进怀里,用细碎的亲吻来安抚烦躁的爱人:“你在害怕什么?”


有些画面的碎片在他们精神连接的时候不断浮现,沙丘,父亲与母亲唯一的一次争吵,任务的失败,死亡……

消失在地平线上的男人,两个女人的愤怒与哭泣⋯⋯


“我从来没有和Quintus争吵过。”Leto闷闷地说。

“那让你想起了些不好的回忆吗?根本不需要在意,Leto,Quintus是个没救的笨蛋,你还不知道吗?”


Stelios慵懒的语调让Leto忍不住笑了,在他怀里轻轻地颤抖着,然后明显放松了很多。


“你也是个笨蛋,Stelios,你知道吗?”


他无奈地笑了笑,将少年搂得更紧了。Quintus一定是和Leto谈过去留的问题,否则,没有自己主人的同意,他是不会擅自提出两人轮流回部落的。可能是在谈论的过程中,两人的意见有些分歧,Quintus的表达能力也就比他好那么一点,在加上,他们的神经已经紧绷了太多天⋯⋯

“等一切安顿好了,Quintus也许会有机会回部落一段时间,那样的话……我会代替他,在你身边。”Stelios试图安慰少年,尽管以他们之间的距离来说,来回罗马远远不是说得这样简单。

Leto没有立即回答,好像是在考虑一个会引起他们争执的话题,因此犹豫着一直不肯开口。


“Stelios,自由到底是什么?”

“什么?”他们什么时候讨论过这个话题,好像在很久以前,久远到他已经忘记。

“还记得吗?你说阿累夷人追求绝对的自由,因此不能理解Quintus为何甘心成为罗马人的奴隶。”


他当然记得,在保护着Leto回来的路上,有无数个夜晚他们曾经因为这个问题而争执不休。


“你是对的,Stelios。”在经历之后的战斗和危机之后,Leto背对着他,在他的怀中说,“再怎么精彩的诡辩也无法掩饰我们剥夺他自由的事实。”

“你还在介意这件事吗?”Stelios撑起身,将少年转过来冲着自己,和自己面对面。

“我以为我不介意,但很明显你所说过的一言一语都依然在我脑中,像是被埋入土壤的种子,一旦遇到合适的时机就会破土而出,成为阻止我前进的藤蔓。”

“原来我的话这么有影响力,你真该早点告诉我。”

  

他被少年认真的样子逗笑了,俯下身去轻轻吻了吻那洁白光滑的额头,然后和他并肩躺在床上,像在丛林中度过的一个个仰望星空的夜晚。


“自由是一种选择,选择被束缚和制约,选择留下或远走。你可以认为结合是种羁绊,但结合本身就是相互的选择,因此我们并没有被剥夺自由。”

“奇怪的逻辑,Stelios,但听上去还不错。”


少年翻身趴在他身上,低垂着眼凝视着他,微微撅起的红唇下面鼓起一个肉呼呼的小包。


“那么,你呢?”他伸出手抚摸向导的脸颊,“告诉我,你是因为自己的意愿,而同意了那个叫哈德良的男人吗?”

“很不幸……是的,Stelios。”少年认真地看着他,坦然地说,“不是因为哈德良大人曾经出手救过我们,还宽恕了你这个劫匪。”

“我很抱歉。”他装出一副悲伤的模样,“你属于罗马,Leto,你的责任,还有家人……也许我没有这个资格说,但是你的继母很在乎你。”


他在Leto的记忆中见过那个一生不得丈夫所爱的女人,Leto身上那种身为向导的责任感与她如出一辙。虽然这个高贵的女向导憎恨着丈夫的情人,却一无反顾地接受了丈夫唯一的儿子。


“哦,说到伊如兰夫人……”Leto夸张地皱起眉头,“她要是知道我和两个日耳曼尼亚的蛮族结合了的话,一定会气得发疯!”

“算了吧,Leto,她又不是第一次知道你喜欢身材高大腰肌结实的日耳曼尼亚人。”

“那么,腰肌结实的日耳曼人,让我们用这种姿势,再来一场吧。”

“还想要?”

“不要乱动,Stelios,我要坐上去了。”

“被宠坏的小王子,待会儿别哭着求我。”

“求你?哼……你是我的哨兵……我的……呃……”


我的波吕克斯……

  

-*-

  

古巴比伦人将太阳的轨迹划分为12个等份,而古希腊人也同样认为,一年之中,太阳神每个月都在不同的星座上停留。


家中的一切重回正轨的已经是接近六月的事了,太阳神阿波罗来到了双子星座的宫殿,那里居住着永不分离的双生兄弟卡斯托尔与波吕克斯。

“Leto,你到底还要多久才准备好?今晚要来家里的是团长阿提安大人,你要是再……”

“哦,放心吧,母亲,我马上就去更衣。”


如果不是家中的侍从全换了面孔,Leto几乎会以为一切都没有改变——在几个月前刚回来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侍从和奴隶都被叔祖父遣散了,家中只有继母伊如兰和几个女奴。他还记得继母坐在叔祖父的书房里等待他的情景,这位一直以来骄傲而坚强的女向导,却在看到他平安归来的那一刻哭成一个泪人——Leto不禁感叹女人的恢复力有多强,现在,她再度担当起主持家中一切事务的角色,完全和他走之前毫无二致,包括从来不给Quintus好脸色看这一点。

但被继母拥抱在怀中的那一刻,Leto回想起Stelios的话,他属于罗马,他的责任,他的家人,这里有在乎他安危,关心他、爱护他的人。


他不记得Stelios是在哪天离开的,那个不善于说再见的日耳曼尼亚战士在一个平常的夜晚不告而别,留下的只有那条从不离身的挂坠。他和Quintus在边境又停留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启程回到罗马。

刚回来那几个月的繁忙是Leto没有预料到的,但从好的方面想,这至少让他没有时间去过度思虑,而只是尽心尽力地完成每一个眼前的难题。

太阳神的脚步就在不知不觉中,走过了三个星座的神宫……


“你要是再不下去的话,伊如兰夫人就真的要着火了。”


Leto听到背后熟悉的声音,嘴角浮现出一个放松的微笑,他朝身后仰过去,倒在自己哨兵的怀抱中。


“还有,别爬到房顶上来,你忘了你六岁的时候发生过怎样的灾难吗?”Quintus宠溺地在他的发间留下一个吻。

“哦,当然记得,我掉进了维纳斯为我准备好的陷阱。”


他能感到身后的人笑了笑,然后抬起头和他一起仰望星空,他们都知道彼此在想什么,不需要任何语言。


“你觉得,我们会再见到他吗?Quintus。”只有在这样难得独处的夜晚,他才允许自己思念那个远在日耳曼尼亚的人,相信Quintus也一样。

“当然,阿累夷人从不离开自己的‘黑盾’,他可是坚定地笃信部落的教义呢。”

“对啊。”Leto抬起头,和另一位阿累夷哨兵亲吻,“他一定会回到我们身边的。”

  

因为……他是日耳曼尼亚的波吕克斯啊。


“好了,我的卡斯托尔,如果我们再不下去,母亲就真的要着火了。”

“如您所愿,我的主人。”

  

END


感谢半年来鼓励和支持的各位,你们的回复和愉♂快♂的脑洞才是最精彩的!肉不够的话……有可能番外是三人重逢干柴烈火【别信


完坑再次强调,这是给我亲爱的森海今年的生贺,我爱你!萌到一起是缘分,愿2016能成为我们之间最美好的回忆!

评论(11)
热度(57)
  1. 玄乙贝鲁没有酱 转载了此文字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