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EC】【古希腊/大剑AU】Labours of Heracles 20(下)

Chapter 20 下

原作:X-men: XFC & DOFP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警告:耽美/腐向


双人精神同调的战斗模式有点儿……复杂,所以做了张【外挂使用说明书】:


“你的手腕是怎么了?” 

Raven在进场之前发现Charles今天总是在跟自己的左手腕过意不去,这已经是第多少次了,他什么饰物也没有佩戴,却总是去抚摸那里。难道是伤到了么,她看不出到底有什么问题。 

可被她这样一说,她的哥哥反倒有一种被揭穿了秘密的慌张。 

 

女性的直觉告诉她这值得追根刨底,若不是马上就要开始进行双人同调的试验的话。

但她没想到那么快就知道了——在他们两个精神相通的时候。

 

记忆的海啸迎面而来, 童年对Xavier兄妹来讲都不是愉快的时光,异能使他们过早地成熟。而Xavier家的卡珊德拉,是注定不被人相信的预言家。

 

父亲不相信她的梦,执意奔赴了一场没有回路的旅程。

母亲不相信她的梦,嫁给了会带给他们家族毁灭的人。

然后是Charles…….

 

Raven发现那些被自己埋葬在心底,以为可以就此忘记的过去都被重新揭开,一幕幕地提醒她其实她并未遗忘亦从来不曾原谅。

 

身为一个女孩子,她更是有Charles不能理解的敏感和烦恼。雅典的女子一生都处于受监护的状态,最初是父亲,然后可能是丈夫,而最后,则是自己的儿子。政治和权力都只属于男人,在古希腊,连爱情都没有给女人留下太多的篇章。世界是由对立的两面组成的,神与人,自由的公民与非自由的奴隶,还有男人与女人。

那么她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为了什么,12岁的她独自一人跪拜在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的神殿之中默默地发问。月亮苍白阴冷的光辉让她不寒而栗,女神缄默不语,高高在上地接受她的献祭。

 

父神宙斯啊,你要给我永恒的童贞,你要给我数不尽的头衔,让我拥有和在太阳神阿波罗匹敌的力量。

给我弓和箭吧,父亲,让我手擎火把,要束带流苏的齐膝短裙去狩猎凶猛的野兽。

你要给我二十名女奴,二十名阿姆尼索斯的少女,在我狩猎猞猁和山鹿归来时,她们要擦干净我的猎靴,还要照料我那些跑的飞快的猎犬。

所有的山岭都要归我,而那些属于男人们的城邦,随你送我多少都可以,那里没有令我着迷的猎物。我将是所有女人的守护神,只有在她们向我发出呼唤时,我才会光顾男人的城邦。【2】

 

——Raven,回来!

她对那熟悉的声音置若罔闻,眼中只有神殿中的阿尔忒弥斯——那沉迷于弓箭和狩猎的女神,宙斯和勒托的女儿,她既有哥哥阿波罗的力量和威严,又有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艳和高贵,骄傲中带着冷酷,甚至是残忍。

 

——Raven,你不能再前进了,快回来!

我愿向她献出自己的弓和剑,成为暗夜跟随其后,愿就此化为星辰。

 

——Raven,停下!

她无畏地向女神的雕像走去,殊不知前方等待她的并不是眼前的幻像,而是觉醒者的深渊。

 

幻象是让很多精神同调者中的攻击型战士陷入觉醒深渊的前奏,他们在记忆中看到了自己的脆弱,然后试图用信仰来给予自我解脱。

 

“通知觉醒者讨伐队待命,试验者许德拉的Raven出现失控前兆。”Stryker作为判决官每次都会亲临试验的现场,以便及时处决觉醒的战士。

“讨伐队准备完毕,判决官大人,附近的疏散已经开始。”

“很好,让Emma紧密监视Xavier之子,其余战士一律不许靠近竞技场。”

“是!”

 

觉醒的深渊就在不远的地方,那是大地的边界,是人间的最后一站,是所有动用觉醒力量的战士绝对不可以逾越的临界点。

——跌落深渊就意味着完全觉醒,意味着完全抛弃了身为人类的记忆和本性。

 

现实的世界被精神领域的画面取代,九头的许德拉引诱着她的主人朝着深渊走去,企图通过完全的觉醒来解放自己的力量。而Raven却以为自己在追寻着可以救赎她的信仰,根本听不到哥哥的呼唤。

“Raven,停下来。”

……

 

远在塔耳塔洛斯地区的Erik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的右手不安地按在着自己左手的手腕上,那是他和Charles在精神领域中建立的铁锁一般坚固的联系,那之间以无限长的白银锁链相连,从此无论相隔多远,他们都能彼此感应到对方。

锁链发出阵阵颤抖,引得他手上的银环跟着一起碰撞出越来越焦躁的声响。

而与此同时,觉醒者的气息出现在了他的感知范围之内,白银之王的右手从手腕上移开,放在了背上的大剑上。

……

 

“Emma,让开!我知道你在干扰我和Raven的精神同调!”

Charles的愤怒毫不留情地攻击着白皇后的精神,使她的掩藏再也无法维持而出现在Charles和Raven的精神领域中。

“你过不去了Xavier之子,看看后边。”白皇后背后是一条宽广而湍急的河水,Raven身处河的彼岸,她的前方就是觉醒的深渊,而河上唯一的桥已经被拆毁。

 

“Charles,你对我们是太大的威胁。我并不想这样对待Raven的.”

“不,Emma,我不是威胁,恐怕你马上就能明白了。”

——我是危险本身。

 

随着Charles的召唤,一匹黝黑的牝马从他身后的丛林中飞快地朝他跑来,那是传说中狄俄墨得斯的食人马,它啃噬人类的肉体如同普通的马儿咀嚼麦子,大力神赫拉克勒斯的朋友阿珀特洛斯就是葬身于它们的獠牙之下。

Charles翻身上马,毫不犹豫地朝着湍急的河水奔去。

……

 

在这世界上没有两个完全相似的人,即便有,当事人也未必能察觉到在旁人眼中很明显的相似。

然而Erik这一次显然是例外,和自己的容貌有着惊人相似的觉醒者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无疑是很少有人能预见到的,但几天前Logan的消息让他迅速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了一起。

 

*塔耳塔洛斯的监狱释放了一个可疑的犯人,是Shaw的密令,Stryker也签署了同意。*

 

“你就是传说中的白银之王么?”觉醒者似乎也发觉了Erik与他自己的相貌及其相似,“有意思,你的内脏应该比人类要美味些,虽然混着一半妖魔的臭味。”

觉醒者说着摘下自己脖子上的铁链叼在嘴里,逐渐变化为觉醒态——一匹巨大的半人马。

 

而Erik的目光却被对方刚刚摘下的那条铁链——上面的族徽牢牢抓住。

……

 

“Erik,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那个传闻。”

“什么传闻,Logan,竟然是我所不知道的?”

塔耳塔洛斯的驻军首领很难得地露出了犹豫的神色,他手中的烟草被狠狠吸了一口,化作阵阵白烟消散在空气之中。

 

“我作为庇里奥西人【3】为组织效命了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

“12年前,奴隶们被当做试验品拿来和妖魔的血肉结合制造战士——你也是其中的一员,而我是更早的试验品,只是改造的方式不同,组织在我们的身体里注入妖魔的血液,制造出的战士虽然不及半妖的强大,但却足够镇压美塞尼亚的殖民地。

“这个组织最开始的黑暗也许连你也无法想象,相比之下你我所经历得都不算是最残忍的。

“你应该知道阿波特泰峡谷的弃婴场吧,斯巴达的传统,刚出生的孩子如果瘦弱畸形,就会被遗弃在泰格托斯山脚下的峡谷中。

“塔耳塔洛斯是关押失败品的地方,监狱中没有牢笼--你们两个应该最清楚,组织将所有改造失败的战士投入那里任由他们自生自灭,最后存活下来的必定是觉醒者。但有一个角落是特殊的,无论传言的真实与否,Shaw下令释放的犯人就出自那个特殊的牢房——

“那里的犯人都是用弃婴场的孩子改造的。”

 

Stelios……这不可能。

 

Erik躲过觉醒者的第一轮攻击,他抚摸着自己的左腕,唤醒了体内的半人马。银白色的半人马比起完全觉醒的敌人明显要弱势很多,但在主人的激励之下依旧毫不犹豫地开始了厮杀。

他进入了和Charles共同构建的精神领域,觉醒的深渊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可这时,他左手的银链再次发出嗡嗡的轰鸣。

Charles,你出了什么事?

~~~

 

Charles驾驭着他的时任马在汹涌的河水之中沉浮,被冲得越来越向下流的瀑布漂去。

“瀑布的下方是觉醒的深渊,Charles,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Emma冷冷地注视着河水中的受难者,“你也许会比你的妹妹更早坠入深渊也说不定。”

 

水流吞没了黑色的食人马和它的主人,白皇后惋惜地转头望向Raven的方向,少女还在无意识地朝着深渊走去,她离坠落已经只有一步之遥了。

 

如果Emma当时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她也许就不会因为走神而错过了那个戏剧性的画面。

 

一条银色的铁链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出现的,很快由一条变成了无数条,密密麻麻地交织成一张网,及时地接住了坠落深渊的少女。

而另一边,黑色食人马的背上张开了一双巨大的黑色翅膀,美杜莎的头颅被砍下,海神波塞冬之子从她脖颈的切口处浴血而生。

“这不可能。”

飞马冲上云霄,朝锁链飞来的方向跑去。

……

 

 “你居然还有时间分神去帮别人,No.1的白银之王?我是不是被你小看了呢?”

银白色的半人马在被刺穿了胸膛的时候发出惨叫,叫声在弃婴场的山谷中发出恐怖的回响。

觉醒者恼怒地用利刃将Erik朝觉醒的深渊推去,逼得他不得不放弃觉醒态,胸口传来的剧痛让他睁开了眼睛。

对方也已经恢复了人的形态,他长得真的很像他,除了那一头长发之外,几乎连冷笑的样子都与他相似。

 

母亲躲起来哭泣的模样又出现在了眼前,为了他那个出生没多久就被剥夺了生存权利的弟弟。

Stelios。

 

“我不会杀你,白银之王。

“跟随我,成为我的同伴,这世界将属于我等大能者,人类将跪倒在我们脚下,半妖战士将成为我们的食粮。

“你是我的同类,我能分辨得出,我们合力就可以统治整个大陆。

“到了那一天时,我需要你在我身边,

“我的朋友。

“我的兄弟。”

 

“我很抱歉。”

 

“什么?”

 

银白色的长枪从觉醒者的背后飞来,将他击中,Erik再次以半人马的形态出现,而它的身后立着一匹黝黑的飞马——马背上的人紧紧抓着一条银色的锁链,锁链的另一端在白银之王的手中。

觉醒者倒在地上,他松开了手,手中的项链在画出了一条漂亮的曲线之后跌落在Erik的面前。

 

Erik再次听见了复仇女神的怒吼,她手举火把和无数毒蛇,叫嚣着说你这个懦夫,究竟还需要等待多少个亲人的血才肯举起你的剑?

 

很快,Erik捡起Stelios的项链,将它戴在了自己的脖颈上,复仇的火焰终有一天吞噬一切。

……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Erik的模样渐渐变成了那时的Stelios。

你是我的同类,我的兄弟,这世界将属于我等大能者,人类将跪倒在我们脚下。

“你去休息吧,David.”

“好的,父亲。”

这难道也是你我的结局,Erik?

 

TBC

 

注:

【2】节选自卡利马科斯所著的《阿尔忒弥斯》。

【3】古斯巴达分为三个阶层:第一是斯巴达人,属于贵族和军事集团,所谓的“军官阶级的斯巴达人”,Erik的家族原本属于这个阶层;第二是Logan所属的庇里奥西人,是斯巴达人在征服拉哥尼亚的过程中被驱逐到边区的居民,他们有人身自由,但没有政治权利,是所谓的“非军官阶级的斯巴达人”;第三就是希洛人,他们是古代美塞尼亚人的后裔,是斯巴达在征服拉哥尼亚和美塞尼亚的过程中被征服的族群,处于斯巴达国家奴隶的地位,Erik的家族被污蔑之后成为此阶层的人。

评论(28)
热度(37)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