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鲨美拉郎罗马组】The Broken Wheel of Khronos

题目:The Broken Wheel of Khronos

原作:【斯巴达300勇士】【百夫长】【沙丘之子】

配对:Stelios/Leto Quintus/Leto

警告:耽美/腐向

送给压压@SOMETIMES WE TOUCHED 的生贺,早些知道可以用罗马组讨好你的话这篇贺文也许不会迟到半个月【才不是。 

感谢神魔组组长沙包包大人 @沙漏 ,看到神魔组高效高质的产出,我才下定决心开坑,今后也要继续为争夺小王子而掐CP【这啥


楔子 

Landscape beyond the Hadrian's Wall

 

Leto这个名字曾经短暂地出现在图拉真时代的罗马,关于他的记载大多已失传。14世纪研究哈德良皇帝的学者们一度把他和屋大维时代的另一位Leto混为一谈,前者出生于公元85年的雅典,而后者出生于公元前63年的德尔斐——比前者早将近一个半世纪。更有甚者,在很多野史的演绎中,这两个Leto被谬传为同一个人。

的确,罗马帝国前期的诸多谜团总给人自由发挥的余地,更何况那个时代的未解之谜远不止当权者身边的一两个名字而已:在图拉真皇帝去世、他的养子哈德良继位的那一年,整个第九军团消失在了喀里多尼亚地区——如今的苏格兰高地,没有留下任何踪影。

 

从此,罗马士兵的心中被投下一道阴影,在他们的想象之中,喀里多尼亚遮天蔽日的树丛阴暗又潮湿,是连阳光都不愿涉足的巨大的陷阱。

那里埋伏着等待猎物走进陷阱的猎手,林间的迷雾是他们最有力的保护者,迷雾的掩盖造就了未知,而未知又是恐惧的来源。那一片郁郁葱葱的高地之中永远潜伏着罗马文明未能征服的力量,从凯撒到哈德良,无敌的帝国军团横扫欧亚非大陆,却一直未能使这片土地上的皮克特人屈服。

 

这个原始部落被臆想成一个个身披兽皮,手持长矛的野蛮人,传说他们之中,有的战士体内寄生着古老的“血虫”,任何刀剑对他们造成的伤口都能迅速地愈合。

而这一切如今都已经无从考证,消失在迷雾之中的不只是屡受磨难的帝国第九军团,还有一个历代当权者们都企图掩盖的秘密。

 

~~~

 

*公元127年冬天,罗马北部边境*

 

高地吹来的风呼啸着撞碎在高耸的城墙上,发出了蛮族那野兽般令人胆颤的嘶吼,罗马军团的旗帜在北风之中被吹得几近笔直,旗帜上的银鹫也染上了冬日的昏暗。

 

随着哈德良长城的建立,罗马帝国终于停下了他向外扩张的脚步。这座在当时颇为惊人的防御工事横贯不列颠岛最脆弱的颈部,无疑在向世人展示着帝国的不可一世,它是文明与野蛮的分界线,却也是征服与反抗的裂痕。

 

“奥古斯都在瞭望塔上,安迪诺乌斯【1】——如果你是在找他的话。”

少年听到了之后立即向台阶跑去。

(注1:安迪诺乌斯,皇帝哈德良的随从及同性恋人,比哈德良小30多岁。奥古斯都是对皇帝的尊称。)

 

果然,51岁的皇帝站在自己亲自下令修建的城墙上,眺望着不列颠岛的北方,那是10年前吞噬了第九军团的异域。银鹫旗一去不复返,带着军团的荣耀和责任葬身于皮克特人的手中。

 

但安迪诺乌斯知道,消失在那片土地上的还有另一个人。

那就是Leto——Leto of Athens。

 

那个曾经深深影响过哈德良的雅典人就像晨雾般出现,影影绰绰,在盖尼米得般的【2】外表之下有奥德修斯【3】式的灵魂,善于谋略并有着古希腊英雄的冒险精神。

(注2:盖尼米得,水瓶座的原型,古希腊神话中特洛伊王子,以美貌著称的美少年,宙斯化作老鹰将他掠回奥林匹斯山,让他做众神的斟酒侍者。

注3:奥德修斯,希腊神话中的人物,曾参与特洛伊战争,被认为是所有首领之中最有智谋的一位,战后在海上漂泊冒险长达10年之久。)

哈德良已经几乎忘记了他的模样,只依稀记得他双眼的颜色,那是服用了“香料”的预言者特有的颜色,是爱琴海的波涛在艳阳之下才会有的蓝。

 

Leto是这世上为数不多有资格使用“香料”来获得预知能力的人,15岁时被选作了图拉真的助手,却只陪伴了皇帝5年的时光。他在图拉真的养子哈德良的心中无疑是占有一席之地的,无论以什么样的形式。

哈德良出生于帝国的外省,从年少起就对古希腊文化有着令同乡无法理解的热衷。在的人生最低潮的一段时间里他担任了雅典的执政官,这个荣耀不再的希腊城邦更是曾为他提供了精神上的避风之港。而Leto本人则成为了一个理想的、希腊的化身。

其实,抛开哈德良的希腊情结,几乎每一代的“香料”预言者都具有令人折服的魅力,Leto也不例外,洞察未来给了他们祭司的魔力。但哈德良在这个来自雅典的少年身上看到的是更自由的智慧,他仿佛能在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游走,完全不受时间之神Khronos【4】的制约 。

(注4:Khronos/Chronos,古希腊原始神之一,象征时间,在罗马神话中名叫Aeon,在这里用了希腊名。)

 

但他的存在却是那么短暂而神秘,晨雾在丛林中升起,缭绕在宁静的空气之中,很快便消散在了长城以外的风景里。

 

TBC

楔子而已,剧情还没开始,俩攻都还没影儿呢。。。敬请期待下一章——时间之神的转轮也有掉链子的时候【并不是。


评论(31)
热度(61)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