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Labours of Heracles Chapter 19 上

Chapter 19 上

原作:X-men: XFC & DOFP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警告:耽美/腐向/N/C/1/7

碎碎念:接下的几章都是【地狱火棒打鸳鸯,小两口心生芥蒂】的画风and我已经有觉悟去接受Stelios粉的抽打了。。。


起来,Charles,不要再赖在地上了。

声音从海面上传来,久远得好像是祖先记忆里的呼唤。

 

­­­那段漫长而寂静的日子里他经常做这样的梦,梦境中自己深陷冰冷的海底。Erik对训练他的近身搏击有种莫名的痴迷,虽然这种训练源于他自己随意提起的一个请求。

 

Charles,我这是第二遍了,起来。

哦,是的,他的老师是个严厉的斯巴达人,任何警告都不会超过三遍。

 

叫醒我,谁来叫醒我都好,唤我作逃避现实的懦夫,因我已经不想在梦中回忆过往。

他知道这只是一个梦,他的梦里曾经只有祖先的记忆,而现在连自己的过去都不断被重新开启。

每一次醒来时,昨天的梦都在提醒着他:那个人已经成为过去,如今的第一勇士早已不再是白银之王。

现在的No.1是微笑的Charles了,笑容背后苍白如燃烧后的灰烬。

 

“起来,Charles!”Erik将右手的剑换到左手,“不要让我再催你了,快点起来继续。”

 

Charles脱力地躺在训练场粗糙的沙地上,这一次,他反常地一句耍赖都没有就奋力爬了起来,然后立即用一种有点自暴自弃的方式向Erik攻击过去。

Erik毫不费力地闪过,却收起剑朝差点把自己摔在地上的Charles走过去,夺过他手中的剑,并拉起他朝场外走去。

 

“Erik?怎么了?”

“休息吧。”

 

被勒令停止练习的人此刻反而不觉得有松一口气的释然,也许这本来就不算是练习。Erik为了让他暂时遗忘早上那个恼人的消息而提议来训练场比试一场,结果是两个人都不在状态于是扫兴收尾。

 

浴场里人并不多——组织近年来很少再招募新的男性学员,战士的男女比例逐渐失衡。毕竟男性比较难以抗拒觉醒的诱惑,而处理觉醒者已经成了组织头号棘手的问题。

他们的出现激起了一阵骚动——在众人脑子里。

 

——是他们,Erik和Charles。

——那个传言不会是真的吧,他们不是配合得很默契么?

——组织到底在想什么?

 

我就知道不该来这里,虽然心里这样想,Charles还是迅速地展露出他那极具亲和力的微笑和大家打招呼,并同时尽力安抚众人的紧张。

 

“早,Charles,呃……早安,Erik。”

“早啊Hank!”

 

大个子男孩儿本来就与Charles是同期的学员,自从上次在塔耳塔洛斯差点觉醒的事情被Charles解决之后,他们的关系便更近了。

 

Erik只是示意自己听到了,然后就一脸‘你们慢慢聊去吧’的不耐烦径自进入浴场,弄得Hank有些不知所措地望了眼他远去的背影。

Charles给了他一个‘别理他他有时就是那副德行’的鬼脸,然后两人都笑了。

 

“你还好吗?”

——Raven和我说了,是真的吗?

“呃,怎么说呢,还不错吧。”

——是的,Hank。所以你能了解我现在的心情了?

“Raven那天还在跟我说什么时候再好好喝上一回。”

——她本人似乎并不反对。

“她一直以来都让我头疼。”

——她一直以来都让我头疼,这倒是真的。

 

两人表面上简单地互相问候了几句,然后Hank也没有再继续追问Charles的打算。

 

他很清楚自己没得选择。

……

 

Charles走进浴室的时候Erik已经黑着一张臭脸冲洗完毕准备离开了,方才一场不够尽兴的对决显然没有起到排泄愤懑的作用——他们两人都是。

“你发的是哪门子脾气,Erik?这跟Hank有什么关系。”

“别刻意挑起争吵,Charles,到底是谁的脾气没处发泄?争吵能让组织收回命令么?”

“我根本没在提那个见鬼的命令,那是我们能决定得了的吗?”

“那怎样?难道要我们证明精神同调根本行不通才能把你的妹妹置之事外?她自己根本就在渴望觉醒的力量,你别再自欺欺人了。”

“你了解什么?!“

 

妖力同调者的情绪失控是致命的——那一瞬间他们都忘记了这一点,直到浴室外发出阵阵惨叫和武器相撞的声音。

Charles赶在事态进一步恶化之前冲了出去,恐惧让他用比平时还要迅速的动作将所有人的意识投入了睡眠的禁闭之中。

——除了Erik。

 

除了Erik,其他所有人的意识都在Charles的保护当中沉睡过去。

而当一切平静下来之后,松了一口气的妖力同调者才发现那位引起他怒火的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Erik没有表情地望着他,似乎对他的呼唤完全没有反应。

于是各种恐怖和绝望的猜测闪过Charles的脑海,让他再次体会了一次幼年时拆掉了心爱的玩具又装不回去时的刻骨铭心。

他的脑子不是被我弄坏了吧,之前不是一点事都没有么?他立即潜入了Erik的精神领域,果然,那里一片混沌,大海的深渊中暗藏所有的未知和险恶,人的意识就像是在海上遭遇风暴的战舰,在连塞都不敢出现的浪涛中接受巨斧的砍杀。

海风从来不告诉你应该驶向何方,你只能听从神明的心情,平静或是狂躁,或许下一刻他就会再次温柔地亲吻着你支离破碎的伤口。

 

“别过来,Charles。”

Charles没有——在他看到了怀疑、失望和绝望的想象之后。

……

 

 

组织在今早公布了一项新的决定, No.4的Raven——这位用许德拉改造成的女战士将接受双人精神同调的训练,而担任她精神控制的另一人是他的哥哥、组织最强的妖力同调者Charles。

 

这一决定显然是三巨头达成的共识,Trask痴迷于开发许德拉的觉醒态,而Shaw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孤立Charles和Raven的机会,Stryker对此并无异议,他只是觉得如果能借此机会使那个不受控的No.1觉醒的话,便可以顺理成章地置他于死地。

 

而他们没有违抗的资本,Trask在组织处理Erik和Charles违令一事上所投的支持票不是免费的施舍,而现在是时候兑现Raven所承诺的力量。

Charles已经就此事已经与Raven吵了好几次,每次都是以他试图劝阻开始而以Raven控诉他过分保护收尾。而且他还不能对她发脾气,不仅仅是因为自己身为妖力同调者,任何激烈的情绪起伏都会影响到周围的半妖战士,更是因为,Raven也是出于对他的保护才去和Trask做这桩交易,他可以忽略了其他可能的原因。

那是直到后来Raven离开,他才不得不承认的原因。

 

“我们没有其他选择,Charles,就算你不同意,组织也会选其他的人和我做精神同调。天知道是谁,也许是Emma。把我的记忆赤裸裸地展现给她看吗?Shaw巴不得早点抓到我们的把柄。”

Raven说得一点没错,Shaw从一开始就咬定他们两人是雅典的奸细,从Emma时不时发起的精神监控就能看出,更别提他利用黑函企图陷害Charles的那次行动。

 

但他无法接受Raven成为觉醒者,即便是临界态的觉醒都无法接受。

像Erik那样。

……

 

 

“你在想什么?!我没有把你当成怪物,Erik,你那完全是自己的妄想而已。”

“我没有说过。”

“但那是你这样想过,你只是没说出来而已。”

“那就从我的脑子里出去,Charles,是否说出口有很大区别。”

 

说着Erik结束了这场争执离开浴室,留下Charles和一群仍在昏睡的男孩子在身后。

回到房间里的时候他终于无法再忍受头部那阵像是被斧头劈砍的剧痛,于是连门都没关好就直接倒在了床上。

记忆中唯一能与之相比的疼痛似乎就是被改造时那把粗钝的刀在胸口的划切,他记得很多人还没有等到组织将妖魔的头部植入胸口就已经没了呼吸。

 

他下意识地将手伸向抑制妖气的药水,却想起来那根本没用,Charles的精神攻击远高明过Emma

,不是抑制了妖气散发就能阻止的。

 

这不是Erik第一次领教Charles的怒火带来的精神冲击,但只有这次,过去的那些黑暗和折磨成功地趁虚而入,将他再次擒获……

 

小Erik,当你发现你在他眼中的真实模样,你会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

……

 

“对不起,我没能侵入,Xavier之子依然很警觉。”白皇后的声音不似平时,在无形的压力下透露着难以抑制的紧张,“这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

Shaw没有立即回答她,沉默使空气凝固起来无法呼吸。

 

弱者对强者抱有绝对的恐惧和服从,这是妖魔的本性,其实也是人类的本性。

 

过了足够长的时间之后Shaw缓缓开口——足够挑起骄傲的女战士本性中的畏惧:“那么,他真的是个危险的存在,是不是,我的好Emma?还有他的妹妹许德拉。”

 

Raven……

Shaw总能找到每一个人的弱点,Emma有时觉得,妖力同调又能怎样?半妖战士真正的杀手只有觉醒者,特别是像Shaw这样的残忍而贪婪的霸主。

 

“好Emma,你见过Stelios吗?”Shaw终于暂时放弃了对白皇后的责难。

“Stelios?不,我没有。”

“那你这个妖力同调者真是太差劲了。”Shaw夸张地皱着眉摇了摇头,“不过我不怪你,这不是你的错。Erik一直很忌惮别人去窥视他的过去,他宁可用那糟糕的药水来阻挡你的能力。”

 

他自顾自地说着,越说越兴奋。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的人生就是为了征服和占有存在,并且极度享受着谋划阴谋和陷阱的过程。

 

他尤其喜欢英雄末路的戏码,观赏不屈的强者脸上露出恐惧和绝望会有种超越天神的美妙幻觉,毕竟,在古希腊,连天神都未必能得到所有他们追求的东西。

 

那些他无法占有的力量都应该被毁灭,残忍地,噩梦最好永世如影相随。

评论(14)
热度(29)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