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Labours of Heracles Chapter 16

Chapter 16

原作:X-men: XFC & DOFP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警告:耽美/腐向


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人往往会有种重获生命的感受,同样,眼见所爱之人逃离达拿都斯的凝视也给人以失而复得的狂喜。

但此时抓住了救命绳索的Charles还来不及为他自己的死里逃生彻底放下心来。

跪在深渊边缘的Erik也一样,他能从手中的白银锁链上感到Charles已经抓住了,但是从他所在的位置根本看不见下面的情况,也不知道Charles有没有受伤。

Erik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后脑的伤口已经在刚才发力的时候再次裂开,直到听见对方用紧张的声调询问他的情况,才发现伤口淌出的血液已经沿着手臂流到了锁链上。

 

锁链在白银之王的控制下变短,但Charles已经等不及靠着Erik将他拉上去,他脚踏着岩壁向上跃去,好在下坠的距离并不是很远,几次跃起之后便回到了岩壁上的平台。

 

他还来不及平顺自己的呼吸就陷入了对方紧紧地拥抱之中。

Erik搂住他的双臂在微微颤抖,肌肉紧张得好像就要绷到了极限一样。

 

峡谷中妖魔的嚎叫已经深埋在黑暗之中,连回声都丧失了力度,此刻除了对方剧烈的心跳声之外他们什么也听不见。

 

Charles,我梦见战争。

 

——然而这时,Raven通过Hank所传递给他的的声音却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斯库提亚【1】的儿子点燃了战火。

铁器被赋予了生命和意识,奴隶们拿起了主人的武器反抗,这世界的秩序因此被颠覆。

 

我梦见无数生命在血红的波浪里沉浮,奴隶和战士刀剑相交,战神阿瑞斯倚仗着胜利女神的青睐横扫千军——肩头的奈姬为自由而疯狂引吭。

 

Charles,而你,你的心将会被剥离,无尽的岁月中你将如行尸走肉般游荡于战争过后的荒野,满目焦土,遍地枯树。

 

没有人能逃脱命运的定数,我窥视过摩伊拉女神手中那千丝万缕的不可解读,天地间一切可以言说和不可泄露的秘密,却只在乎你那不幸的未来。

 

Charles,我的兄长,阿尔忒弥斯的阿波罗,这世上的另一个我,你善于劝规别人,却不善于劝规自己。

请遵从我梦中的神托,离开那个将为斯巴达和美塞尼亚带来战争的人。

请聆听我,即便我知道,你从不愿用梦中的那些碎片来臆断过去和未来,亦从不相信结局的既定。

……

 

对不起,Raven。

他没有回应妹妹的警示,此时此刻,当他与预言中的主角相拥在一起,感受逃离死亡的短暂喜悦之时,他更加坚信自己的选择。

 

对不起,Raven。

我无法离开这个人,无法让他一人承受所有的罪。

更无法为了一个充满不确定的未来——哪怕是为了拯救更多的人——而终结他的生命。

 

若命运女神因我以俗世之躯忤逆不朽而降下惩罚,我愿承受。

……

 

 

“诸神之父啊,你们攻击型的战士自愈能力真的可以糟糕到这种地步吗?”Charles仔细地查看着Erik后脑,“你管这叫愈合了,Erik?你说你自己可以处理的然后就是这样?就这么随便把皮肤表层扯在一起,你知道这道伤口有多深么?”

 

此刻被强制着重新治疗的男人无奈地任由他一边折磨着自己的头一边嘲讽自己的自愈能力。

 

Charles的语速一向很快,像他快速运转的思维一样不给人喘息的机会,但有时也诚实地反应着他的情绪。

 

“你在害怕吗?”

 

Charles手上的动作缓慢了下来。

妖力同调者的妖气水平相对稳定,不易被其他同伴捕捉到情绪的变化和精神上的弱点。

所以,当Erik察觉到他的紧张和恐惧时,Charles着实有些惊讶。

 

对方似乎感觉到了他的讶异,于是转过头来和他面对面对视。

“我不需要任何特殊的能力也能猜到。”

 

Charles没能直视白银之王那双与自己一样的银色眼瞳,他让他重新转过身去,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治疗伤口上。

 

因为我有着同样的恐惧——Erik心里的声音太强烈,Charles不用太深地潜入他的精神领域都能听得清。

 

皮肉的伤口在Charles的治疗下渐渐愈合——这是防守型战士的强项,他们本身的自愈能力更是其他半妖所望其项背的。

然而这个男人的内心,却有着他永远无力治愈的缺失。

 

少年时总以为爱神的魔力能医治一切病痛,而相爱的人则肩负着分担一切苦难的责任。

这种理念长久以来一直是Charles痛苦的根源,但他那时并不理解,能真正拯救一个人的只有那人自己而已,无论是那伤痛是来自过去还是未来。

因为真正的解脱是自我原谅和自我救赎,没有人能代替别人做到这一点。

 

来自脑后的痛觉随着愈合渐渐消失,Erik才感觉到Charles的呼吸是如此之近,在阴冷的岩洞中那股温热的气息让人忍不住去渴求,此时正慢慢地从脑后移动到了肩膀。

 

Charles将头枕在他的肩膀上,随即整个身子贴在了他背上,双臂从后面绕过来搂住了他的胸。

两个人的体温彼此融合,劫后余生的侥幸和更加强烈的求生欲相互敲击着产生共鸣,其余的一切顾虑都被暂时抛在了脑后,更没有去可以抑制妖气的散发。

 

所以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彼此的妖气已经开始无意识地互相渗透,试图融为一体。

 

半妖战士的妖气如同人类的记忆一样私密,没有人能亲身体验别人的记忆,妖气也一样,它是属于每个战士自己的、无法分享的能量,是他们的灵魂。

两股能量会随着精神的交流而开始互相作用,若这种精神上的联系足够紧密,最终会发展成为一体。

在完全的融合之下,双方就好比在共用一个大脑,能完全感受到对方的情绪、记忆、甚至是想法。

——这是双人精神同调的基础,一方将自己身为人的灵魂交予另一个守护,然后用最接近觉醒的临界状态战斗,待战斗结束后,再从对方那里找回自己的灵魂,从而恢复原样。

 

Charles和Erik之间的第一次妖气融合完全是在这种无意识的状态下完成的,两人并没有怀着要达到精神同调的目的。

两颗心的距离太过贴近,近到再容不下任何空间地想要成为彼此,妖力的融合给人一种彼此拥有的错觉,错以为从此灵魂再不孤单,人生的一切苦难都能够被理解。

 

但其实,即使是两个相爱的人彼此分享了记忆,他们的心也不能完全接受彼此。因为每个人来到这世上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即便是体验了完全相同的经历,每个人所受到的影响和内心的回应都不尽相同。

 

因此这世上没有谁的灵魂可以永远与另一个灵魂不分你我地共存,也许他们可以在生命中的某一段旅程结伴同行,但最终仍然只拥有自己。

 

灵魂的孤独,不是相爱就能够消除的东西,但往往,陷入热恋之中的人们无法意识到这一点。

 

这就是为什么Charles在了解了Erik的全部过去之后,仍然无法接受他对复仇的执着。

尤其是当他在Erik的大脑中看到了对方完全不介意动用觉醒的力量。

 

Charles猛地推开怀中的Erik,他那颗刚刚还与爱人不分彼此的心此刻被填满恐惧。

“Erik,告诉我那不是真的。”——你打算使用觉醒的力量,这太疯狂。

 

Erik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茫然,然后就又换上了平日里那副冷漠的面孔。

 

“你既然已经看到,又何必要问我?”

“Erik,没有人能控制觉醒的力量,杀戮能带给你什么?”

“什么也不能,但只要Shaw活着,我的灵魂就得不到安宁。”

“杀死Shaw也无法给予你内心的平静。”

“是的,那并非我所追求的。”

 

白银之王的眼神愈发冰冷。

 

Shaw的生命怎么足够偿还他所做的一切。

——Charles在他的眼中读出战争与死亡,一切与Raven的预言相吻合。

 

斯库提亚【1】的儿子点燃了战火。

铁器被赋予了生命和意识,奴隶们拿起了主人的武器反抗,这世界的秩序因此被颠覆。

 

“Erik,这不是你想做的!”Charles有些恼怒,他所不相信的命运此时仿佛在嘲笑着他,看吧,自命英雄的凡人,越是顽强地违抗命运就越是被命运主宰。

 

“你的生命中难道只有仇恨么?”

 

然而这句话刚说出口他就后悔了,Erik的表情变化很难捕捉到,但他还是看出了那转瞬即逝的失落。

 

你分明看到了,当你和他共用着同一个心跳的时候分明看到了他的爱,对母亲、对女儿、对族人、甚至是对美塞尼亚的土地上那群生来便注定被斯巴达奴役的不相识的人们。

还有对你,Charles。

 

“对不起,不,我……”妖力同调者少有地语无伦次起来。

我只是害怕而已,我并不是总能勇敢无畏地去违抗命运。

不要变成那样的人,Erik,不要变成魔鬼一般的谋杀者,哪怕是为了多么正义的理由。

 

Erik表情依旧漠然地站了起来,他伸出手,抚摸着少年那曲线美好的脖颈,宠溺地凝视着却一言不发。

 

岩洞外剧烈的震动打破了此时的沉默,两人同时感觉到了比刚才要强大百倍的妖气在逐渐靠近。

——这一次我们将无从逃遁。

这个想法让Charles自己都觉得恐惧,以至于Erik突然拉住他的手时他差点条件反射地跳开。

 

“我爱你,Charles。”

突如其来的告白在危险面前显得有些唐突,斯巴达男人很少有如此紧张的表情。

“我有很多你无法接受的想法,但是求求你,至少现在,在这里,不要离开我身边。”

 

他拉紧了他的手。

——Charles没有拒绝他。


TBC

 

注:

1. 斯库提亚:古希腊神话中大地的边缘,有“铁之母亲”的诨号,在荷马时代就以产铁闻名。

评论(9)
热度(29)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