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Labours of Heracles Chapter 14

Chapter 14

原作:X-men: XFC & DOFP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警告:耽美/腐向


Hank永远记得在塔耳塔洛斯与Charles的那次会面,那时他还不是组织的No.6,还在为自己曾经接近觉醒态的力量而忐忑不安。 
在半妖战士漫长的生命里,他陪伴在Charles身边的时间远长过任何人,因此也比任何人都清楚,Charles曾不止一次地怀疑过自己在塔耳塔洛斯的选择。 
——无视当时Hank所传递的预言而作出的选择。 
 
如果当时,Charles和Erik的一切就在那里画下句号的话,那之后的历史都会被改写——有时连Charles自己都认为,未来可能会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也不一定。 
 
但即便历史可以重来,他在那一刻的选择恐怕也不会改变。 
…… 
 
组织在Charles和Erik前往塔耳塔洛斯的路上安排了多名战士监视。 
这并不出奇,Charles仔细地分辨着每个半妖战士的气息,从记忆中读取他们的能力和名字,却始终没有找到他所期盼的那个。 
 
Raven。 
如果此行他无法活着回来——而这几乎是肯定的,他至少能当面和她说声再见。 
 
组织的保守派很明显是将这对来自雅典的兄妹视为眼中钉,此刻更是不会给他们任何相见的机会。 
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话,恐怕就是对这个从小背着弓箭与他如影相随的妹妹有些愧疚,没有了他的陪伴,Raven在组织里的境遇他实在不敢想象。 
 
算了吧,Charles试图说服自己,他们从当学员的时候就已经被分开了,Raven早已经不是那个小女孩,她与生俱来的吸引力让她在任何一个群体中都能游刃有余。 
 
但他无法说服自己。 
 
因为只有他才知道他们的梦会带来怎样的折磨。 
与他一样,Raven年幼时开始不断梦见发生在未来的厄运而没有人相信,这个不甘受任何约束的女孩子特立独行,洞察未来的眼神让人们将她比作疯癫的卡珊德拉,就好像她真的像阿波罗的女预言家一样会带给阿伽门农王毁灭。 
 
而Charles没想到,这一次,连他自己都选择了无视她梦里的警示。 
 
 
塔耳塔洛斯监狱的入口状似一条大地的裂痕,可见的深度仅如冰川浮现在海面上的一角。在神话中它是一个无底的深渊,天空到大地的距离有多远,它到地面的距离就有多深。 
 
组织把所有改造失败的半妖战士都关押于此任由其自生自灭,并常年派遣战士把守着入口剿灭越狱者。 
 
驻守入口的战士在他们面前一字排开,他们是没有排位的战士,但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实力略逊。塔耳塔洛斯是组织重要的资源,在荒原越来越少出现的斯巴达,监狱里那些存活下来的失败品也会被再次当做实验对象来改造新的战士。 
 
组织永远需要新的血液,如Stryker所说,一个在合理的周期之中死亡的战士才是组织最需要的。 
 
“嘿,小子。”驻军之中为首的一个高个子把叼在嘴里的烟草拿在手里,像是再仔细研究似的眯起眼睛望着Erik。 
“Logan?”Erik露出意外的表情,银色的眼眸中隐隐散发着警惕。 
 
关于美塞尼亚的记忆突然之间向他袭来,险些招架不及。 
 
“说真的,Erik,我以为我会更早些迎接你的到来。” 
“彼此彼此吧,我以为你并不热衷于看监狱这么无聊的任务。” 
 
叫Logan的男人闷哼了一声,似乎无意继续这种互相揭短的对话。 
 
Erik卸下背上的剑,和Charles一起交给驻兵保管。 
毫无意义。 
白银之王的可怕,与他手中是否握有大剑根本无关。 
 
他感觉到周围尽是金属,人类士兵的铠甲和长矛、箭矢的锋芒、盾牌上雕刻的火焰纹。 
驻兵的数量并没有什么疑点。 
 
但他感觉到这以外的力量在逐步靠近。 
——熟悉的、大剑的质感,从一路上远远地跟踪,到此时逐渐靠近。 
 
“什么意思?”Erik没好气地问,“我们服从组织的判决还不够了?” 
 
“别紧张,上头只是比较重视。不是么?有数字的家伙们!” 
Logan调侃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蔑视,随着他的提示,沿路一直跟踪着他们的战士们一个个从暗处出现,慢慢围了上来,形成一个半圆形的阵队,和Logan所带领的驻军渐渐靠拢,将Charles和Erik包围在了中间。 
 
而与此同时,被包围的两人也下意识地从原本的并肩而立换成了背靠背站在一起。 
 
没有熟悉的面孔,不同强度的妖气带着战士们各自的情绪互相冲撞着,有的嚣张却摇摆不定,有的谨慎但缺乏决策力,像各种各样不同的野兽聚集在一起,共同面对着包围圈中心的对手。 
 
Erik觉得好笑,这让他想起流放荒原时经常遇到的狼群,它们误入荒原成为妖魔的食物,却仍恪守族群的准则成群行动。 
 
就像这群身背大剑的战士一样,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眼前的敌人今天所面临的也许有一天就是他们自己最终的结局。 
 
金属开始苏醒,在主宰者的召唤之下变得狂躁不安,迫不及待地要去饮嗜鲜血。刺穿肉体和劈开骨骼的快感深深地烙印在记忆里,让它们奋力挣脱一切束缚冲向目标。 
 
Erik,停下! 
 
手持武器的人们和半妖战士还没有觉察出异样,妖力在强烈的情绪影响下会发生微妙的变化——大多数情况下,连本人都无法察觉。 
但这样的变化是妖力同调者是不会错过的入侵点。 
 
Erik,给我停下! 
 
那一瞬间他好像被时间囚禁,回忆和现实在身边纷纷扬扬地飞舞,唯独他无力控制自己,被遗留在漩涡的中心。 
 
Erik,停下! 
 
那是他永世不会忘记的声音。 
 
母亲还穿着流放时的长袍向他走来,摇着头说着些他听不见的话。 
他试图伸出手,试图大喊,却好像身处噩梦之中动弹不得。 
 
Erik,答应我,停下杀戮。 
记忆中的母亲的呼喊似乎逐渐与另一个声音重合,分辨不清,并渐渐弱了下去。 
最后,只剩下一个声音在说: 
 
Erik,答应我。 
……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白银之王很确信自己应该是错过了什么。 
——而且错过了不少。 
 
他平躺在地上,脑后传来阵阵温热和麻木。 
一头颜色罕见的兽伏在他身上,用锋利的爪钳住他的喉咙。 
那是海与天空的颜色,蓝色的野兽,此时却一动不动。 
 
事实上,几乎所有人此时都被定在了原处,像看到了美杜莎女妖的眼睛,被变成了一尊尊不会动、没有意识的石像。 
 
Charles站在他身边,手指放在太阳穴上,紧紧盯着那只被定住的野兽。 
 
“我应该就那样放任他撕烂你的喉咙,Erik!”妖力同调者喘息着,“瞧瞧你干的好事。” 
“好主意,等他把我撕成碎片之后就是你了,Charles。” 
“哦听听,这是刚才先发起攻击的人应该说的话吗?” 
“别天真了Charles,所以你以为他们是来干嘛的?送别么?” 
“我能控制得住他们,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为避免这场争执朝着越来越没意义的方向发展,Erik认为自己应该做出成年男人的姿态就此闭嘴。 
 
后脑的失血让他在起身时有些晕,摇晃了一下的身体换来Charles担心的目光。 
“Erik!” 
“没事,我自己能处理。这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眼前这个接近觉醒态的男孩儿他隐约记得,Hank,McCoy之子,和Charles一样是今年刚刚成为正式的战士,排位并不靠前,在战斗中总以防守为主,从不主动发起进攻。 
在排位赛的期间Erik就曾经注意过他,那隐藏在被动防守之下的力量让人人好奇。 
“他被你的妖力所刺激,不受控地进攻过来,我来不及定住他。” 
“可我还没来得及做任何事就已经被你控制了不是么,你真的认为那么微弱的妖力变化就能激发他的觉醒?” 
 
这的确说不通。 
Hank的觉醒态并不完整,只能从头部和四肢隐约看出是狼类的妖魔,也许是地狱的三头犬。 
 
“唯一的解释,Charles,他之前就曾经有过半觉醒的经历。” 
“你怎么知道的?”妖力同调者怀疑地逼视爱人的眼睛。 
但Erik并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只是再一次把注意力移回Hank的身上。 
 
“Erik,你敢!”现在Erik的一举一动在Charles看来都是危险的。 而白银之王似乎对爱人的敌视并不介意。 
“放心吧,Charles,这种程度的觉醒,一旦感觉不到外界的妖力就会恢复。”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他的疑问仅仅换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再无其他。 
 
他期冀着Erik所说的都只是没有根据的猜测而已,甚至有些希望那些猜测会被Hank进一步的觉醒推翻。 
而事实却与他的愿望相违,如Erik所说,Hank没有进一步觉醒,而很明显,这样肯定的预测也绝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 
 
怀疑是滋生分歧的温床,纷争女神最得意的门徒。 
而那时Cha r le s还不知道,这仅仅是个开始。 
 
TBC
 

评论(11)
热度(25)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