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EC魔戒AU】暗夜之星,寒冬之阳

暗夜之星,寒冬之阳

原作:X-men:XFC & DOFP, LOTR, Silmarillion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警告:耽美/腐向

说明:角色和设定都不属于我orz,但我保留文字的所有权,请勿随意剪贴

 

本文为 @一去不还唯少年 写的一篇悲伤HE童话《精灵宝剑》及其番外的衍生。

与原文有所不同,本文的背景设在魔戒被毁后精灵们纷纷西去的第四纪——一个令人心塞的年代。。。

ps:感谢照照酱 @画剧照 捉虫,我错记成第三纪了。。。

开始:

 

 

大海澎湃的声响,气流与海风的方向,我怎能遗忘?

 

对于星辰的子民——Eldar的精灵来说,汪洋大海的旋律最接近众神之父创造世界时谱写的乐章,我们永世难以违抗。

 

然而大海那遥不可及的彼方,如此虚幻,如此渺茫,远到连我的星辰也无法照亮。

 

是的,我的爱。你是暗夜中点燃光明的星辰,是我们的族人在觉醒湖畔初次睁开双眼时所看到的第一簇光,是整个生命中的信仰。

我因此迷恋夜晚的寒冷,只为等候你在每晚升起,然后又在白日到来时再次消失。

 

在那触不可及的地方。 

 

~~~~~

 

傍晚如期而至,西尔维斯特纯白的王国在夕阳里被染上血红的冶艳,漫山灯火初上仿佛金树Laurelin的花朵。

 

精灵王在他宫殿的长阶上送别了海港之王Cirdan的使者,那时天色尚早,他仍能看到使者们平安穿过魔法保护着的神木林离开。

 

此时触目所见皆是暖金的色调,宁谧安详却又带有着终结的悲伤。

第四纪元对于Iluvatar的首生儿女们(指精灵)来说,连时间的流逝也已经越来越缓慢无力。

 

魔戒被毁灭之后,精灵三戒也渐渐失去了力量,精灵在中土大陆上的故事已经接近尾声。

 

——那是凋零衰微的年代,大海以东的精灵最后的繁盛步向了寒冬。

 

海的声音在招唤着他们扬帆西去。

 

精灵王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收回望向远方的目光转过头。

 

“Raven。”

 

精灵公主在他身后停下,卷曲的金色长发带着柔和的光芒,被岁月遗忘的脸庞与西尔维斯特刚刚建立的时候别无二致。

 

精灵王不舍地拥抱了他的妹妹,在她耳边轻语:“亲爱的,所剩的时间不多了,你知道的。”

Raven紧紧地回抱自己的兄长,无奈的叹息不受控制地从唇边滑出,随即又消散在了周围暖金色的油彩之中。

 

“Charles,求求你……”

精灵王笑了,闭上双眼摇了摇头,慢慢松开了双手,转身拾级而上。

 

他行过空无一人的殿堂,走过花草凋零的花园,来到属于自己的居所。

夜幕在此刻如约降临,星辰开始迫不及待地闪烁。

 

等他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月光已经洒落在了Lorien的泉水之中。

 

~~~~~

 

Lorien,那是大能者所居住的土地上最美丽的花园,花园的主人,Irmo是大能者中的一员,是想象与梦的主宰,温柔的Este是他的妻子,她掌管一切创伤的医治,让疲惫者恢复力量,赏赐睡眠与安宁给众生。

 

她从不在白日出现,她在Lorien湖中小岛的树荫下安眠。而夜晚,她的花园是一片宁谧的净土,大能者们在那里卸下白日的重担,获得安静和休息。

 

~~~~~

 

精灵王踏上天鹅船前往湖中小岛,曾经岛上的四季如春天般绚丽,但如今却也仅剩下一尊尊描绘大能者们的雕像,和小岛中央的那座石亭。

 

Charles如往常一样走到亭子里的桌边坐下。

桌上的那副棋盘仍然显示着上一次的结局,他不慌不忙地将它们重新归位。

 

正当他整理到一半的时候,一道影子投射在了棋盘上,遮住了清冷温和的月光。

精灵王的眼睛没有从棋盘上移开,但那双湛蓝之中却渐渐浮起笑意。

 

“Erik,你又迟到了。”

 

一只骨节漂亮但已略显苍老的手伸了过来——无名指上带着国王的印戒——小心翼翼地帮着一起整理棋子,时不时地碰到精灵王的手,两人的手指就那样像幻影一般穿过彼此、相互重叠在一起。

Irmo
的梦境,所爱,可望可念却不可触及。

……

 

黑白棋子已经各自归位,来者也移步到精灵王的对面坐下。

 

人类的国王,曾经通过神木林考验的勇者,如今他的发已花白,但从微笑的眼神中仍然能看到年轻时的影子。

“Charles,你要原谅一位睡眠不安稳的老者,让你久候并非我的本意。”

 

精灵王失笑,放才内心的抑郁被对方自嘲式的幽默一扫而光。

“老者?Erik,去年的你可还是个不服老的顽固家伙。”

 

说着他执子,白棋为先。

 

银树Telperion的花朵首先开放,在他那数不尽的花朵上,每一朵带着不断落下的露珠,露珠反射着银色的光辉,伴随着那些飘动的树叶在地面投下点点银光。

 

国王的黑棋随即拦住了白棋的去路。

 

“人类总要去克服衰老的恐惧,但当一个人意识到死亡的无可避免时,承认衰老并接受它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金树Laurelin的花朵像一串串黄金的火焰,在每一根树枝上摇曳,洒落阵阵的黄金雨。

 

两棵树的光芒交错着由亏转盈,再由盛逐渐减弱,一天的12个时辰中,金银双树的光辉仅有一个时辰的机会交织融合,随后便相背而行。

 

 

精灵王执棋的手停顿了一瞬,才慢慢落下。

 

“我以为,恐惧是你从来不曾有过的感情。”

 

 

你的生命中曾经只有仇恨,爱的面庞太过苍白,被深埋其中,直到血液的浓稠退散殆尽方才显露纯洁的本色。

 

你的生命里从来不缺乏勇气,那是人类强大的源头,为此你拒绝永恒的生命,拒绝被治愈,拒绝在理想国的庇佑之下度过余生。还记得吗?

 

还有什么是你不曾拥有的感情,我的朋友?请别说是爱,别说你从来不曾拥有过。

 

 

人皇没有立即走下一步,似乎在回忆第一次踏上西尔维斯特时的情景。

“我沉浸在回忆上的时间越来越多了,Charles。你知道这意味这什么吗?”

 

我们作为必死的人类仅仅在这世上经历不到百年的时光,不似你们——精灵,Iluvatar的首生儿女们。

你们经历过整个中土的历史,见证过环山沉入海底,目睹过一代又一代的王朝枯萎,而后新的种族在废墟之中诞生。

还有什么能动摇你们强大的内心呢?

 

和你们相比,人类如同心浮气躁的少年,爱与恨都是同样炽烈。

面对仇恨时我们本能地点燃愤怒来抵御。

面对诱惑忍不住迷失自我、癫狂沉沦。

而面对幸福,我们急切地想要付出全部并占有,殊不知爱的真谛并非只是相守。

 

我们最终不过是世界的旅客,如众神之父所说,人类是中土的流浪者。

 

 

白棋,战车异位。

 

精灵王微蹙双眉,闭眼轻轻摇头。

 

Erik,

死亡是众神之父Illuvatar赐予人类的礼物。

作为不死的种族,我们会一直活到时间的尽头,注定要目睹万物生灵的消逝而无法自已地感到孤单和痛苦,而这种痛苦,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加深重。

 

人类的生命虽短,Illuvatar却赐予了你们改变自己命运的能力,使你们从不相信所谓既定的命运,因而勇于挑战和质疑。诸神创造这世界时所谱写的乐章也不能束缚你们,最终,这世界都会因你们的而演变。

 

“第四纪是人类的舞台,我们精灵的寒冬已至。”

 

白棋的皇后年华老去,白王的背驼得像一道弯弓。

精灵三戒的光芒逐渐隐去,萝斯洛林、瑞文戴尔……精灵在中土的庇护所相继失去了力量,仅余幽暗森林的子民在顽强地对抗着暗王的势力。

 

船王早已催促着希尔维斯特的精灵们与其他族人一起西去。

 

 

黑棋踟蹰不前,恐此生,再难相见。

 

Charles,你是否曾经后悔过?

后悔收留那个被仇恨蒙蔽双眼的旅人,即便你知道他在你的生命中如燃烧过后的枯烟般短暂。

是否后悔赐予他精灵的宝剑,佐佑他所向披靡,托与他西尔维斯特之心,让他感受到你的同在因而毫无畏惧。

当他让你的信任与希望蒙尘,让你的爱被仇人的血所诅咒,你是否后悔过?

 

黑骑士义无反顾地向前,而白骑士忽然打乱了一切章法纲常,一跃杀到他面前。

白马腾空而起,发出阵阵嘶鸣。

 

抬头对上人类国王讶异的双眼,精灵王湛蓝的眼中闪现出鲜有的狡黠,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任性地搅乱战局,让人哭笑不得。

 

“Erik。”他的语气里带着淡淡的愠怒,“这还不是最后,我说过。”

 

这个问题你明知顾问,但是我的爱,我当然会回答你。

等到故事的结局,等有一天到时间走到了尽头,我会在你耳边诉说我的悔恨。

 

悔恨曾经将自己封闭在绝望里不去直视现实。

悔恨曾经用悲伤来冰封希望,任由十年光阴转瞬间从指尖流过。

悔恨,曾用自己的理念来否定你的抉择。

 

他没有说出口,但这份包容的感情却毫不遗漏地传到了人类国王的心里。

 

“Charles。”

念出这个名字像是已经花费了他的全部呼吸,散在深夜的空气中很快丧失了温度。

他的手越过黑骑士的防守,与精灵王的手握在一起——像两个幻影相重叠,彼此穿透着错过,仅靠回忆来感受十指相扣的慰藉。

 

“西行的船即将起帆,你应该和你的族人在一起。”

 

白子一个个消失。

禁卫军。

骑士。

主教。

战车。

最后是皇后。

……

 

孤单的白色王者孑立于黑色之中,待到太阳升起时,黑子也将化为光辉中的尘埃。

 

紧握着的双手在东方出现的第一缕阳光下变得越来越暗淡。

 

“看着我!”

精灵王在人类国王的额头上轻吻,如多年以前,他将精灵宝剑交予人类王子时那样。

“Erik,海的召唤不足以动摇我与你的约定,西方不是我的归所,我的身影只会徘徊在神木林的尽头,直到你的灵魂再次踏上西尔维斯特的故土。”

 

太阳渐渐升起,Lorien的梦境之园分崩离析。

 

人类国王的吻穿过精灵王的唇,在被阳光照亮之前低语:

“Charles,死亡不会令我恐惧,你的心是我灵魂惟一的安息之所,无论你身在何方。”

 

~~~~~

 

升起的太阳,为寒冬之中的旅人点燃希望。

你是远在天边的火光,触不可及,却穿过云层,透过时空,照耀在冰冷的冬日,不求回报地给予温暖的治愈。

 

我从不曾拥有你,而每个清晨,我都在你的光芒中醒来,纵使我的生命已经入寒冬。

你的爱从不曾停止过,就像暖阳日复一日地升起,拨开晨雾的迷离,朝露的清冽,引领我回到心灵的归所。

 

~~~~~

 

清晨如期而至,国王卧室的门外传来轻声的叩门声。

“陛下,您醒了?”

侍者惊讶地发现,他们年迈的王者今天似乎精神很好,虽然入冬以来,他的健康状况一直令人担忧。

“医师还没有到,您需要再睡一会么。”

“不必了,请你把帘幕拉开。”

 

侍者急忙走到窗前,厚重的帘幕被拉开的一瞬间,阳光像圣泉般喷涌而入。

 

“孩子,没有什么是真正的忧伤——如果你能再次看到清晨的阳光。”

“陛下?”

 

而我总能在清晨看到你,我的爱,你是寒冬之日的阳光。

在那触不可及的地方。

 

END

 

 

碎碎念:

 

关于暗夜之星,精灵宝钻中有提过,星光是精灵们在觉醒湖畔醒来之后所看到的第一个画面,足见星辰在他们心中的重要性。

 

而关于寒冬之阳,酥酥在某一个我心情沮丧的日子里曾说:看到明天早上的阳光,一切就会好了。我很好骗的,所以至今仍然记得。

 

我亲爱的酥酥 @一去不还唯少年 生日快乐!【虽然你的HE观总是太随和,还总是被我抓到你在TX小GN。。。

希望你早日找到称心的工作,和CE同好们玩得开心【谁家打翻了醋瓶?

同时,也别忘记回ASK社区哦。【寂寞如我已经在社区里找到了私奔的对象,随时可以启程,哼唧,傲娇脸

评论(12)
热度(26)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