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Labours of Heracles Chapter 10

Chapter 10

原作:X-men: XFC & DOFP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警告:耽美/腐向/N/C/1/7


图片的链接总失效,全文看这里

碎碎念:大剑的背景被我二设到生无可欢。这篇文的TAG不应该是【古希腊大剑AU】,应该是【古希腊+大剑+驯龙+环太AU】orz

觉醒者成了没牙牙,“双人精神同调”搞起了环太的Drift……向着zuo si的方向狂奔而去。


“去吧,漂亮女孩儿。早点回来,早点回忆起这一切。”

 

Charles拥抱着牝鹿模样的觉醒者,忽略对方大到惊人的体格,像对待一只温顺的小鹿一样柔声细语地说。

 

觉醒者像是听懂了似的乖乖地站起身,向身后的荒原深处走去,时不时地回一下头,不舍地慢慢消失在荒原的迷雾中。

 

“对不起,我还是晚了,只来得及抓住她记忆的影子。”

 

Erik担忧地望着女儿消失的方向:“可她好像完全不认识我了。”

 

觉醒之后的Anya似乎对Erik一点兴趣都没有,对Charles反而表现出一种类似幼兽对母亲的依赖,让亲生父亲Erik心里很不是滋味。

 

Charles察觉到他的想法,忍俊不禁地安慰道:“放心吧,她只是需要时间慢慢变回人形,然后再重拾记忆。”

 

“那需要多久?”

 

Charles叹了口气,没有再回答他。

也许很快,也许永远不能。

 

如果内心深处的意识里想要忘记,那么将没有人再能唤醒。


“Erik,走吧,讨伐队的人又接近了。”

……

 


“大人。”随着一阵红色的烟雾,Azazel出现在Shaw的面前,“很抱歉,他们在荒原附近消失了。”

 

Shaw听了他的话并没有立刻责问,而是用他盛怒时反倒平静的危险眼神慢慢打量着红魔。

 

传说中美杜莎的凝视也没这么狠毒可怖,Shaw沉默得越久就越能让人感到周身上下好像被无数毒虫缓慢地啃噬,那滋味绝不如一瞬间变成石头来得痛快。

 

“再有下一次,Azazel。我会用100年的时间缓慢剥下你的皮,相信我,冥府的刑罚在我面前都是儿戏。”

 

“是,大人。”

“我们回总部!现在!我要亲自和Stryker对质。”

 

Azazel向Shaw伸出手,两人同时化作一股红色的烟雾。

 ……

 

Raven在得知Charles和Erik失踪的当天便向组织提出求见元老Trask。

预感危险的迅速来袭,她没有寻求任何人的意见便采取了行动。

请求很快得到应允,在接受了细致到发丝的检查和服用暂时抑制妖力的药物之后,她在阿瑞斯山的军事法庭遗址得到了接见。

 

Trask是个聪明绝顶却也疑心极重的人——但组织里也没有哪个元老不是。

 

元老会基本上由三个人掌控,Trask负责创造新的战士,交由Shaw指挥参与各类任务,而Stryker则监控战士的行为并下达处罚相关的命令。

包括处理战士发出的黑函。

 

这三人在组织中互有利益交往却又各自为政,对待妖魔和觉醒者的态度也有天壤之别。

 

Trask对于组织是否效忠斯巴达毫不介意,他只痴迷于制造更新更强大的战士来,创造总能给予凡人一种伟大如造物者的错觉,所以任何世俗的道德观都不能制约他对创造的追求。

 

Shaw自认为觉醒者是高于人类和半妖的物种,早在他自己还未觉醒的时候就已经深信不疑。但迫于组织的规则,他扮演着双重的角色,一方面为斯巴达效力铲除各城邦中的威胁,一方面暗地里召集那些逃逸的觉醒者为自己所用。

 

而Stryker与他们都不同,他是元老中唯一一个没有被改造的人类,整个家族世代效力于维持组织的规则——半妖是公民的第二种奴隶,而无法驯服的觉醒者则必须全数斩尽杀绝。


Raven在卫兵的引领下进入Trask的会议室。

她身穿斯巴达女运动员式的短裙,露出她引以为傲的修长大腿,右边肩膀上的衣物不经意地滑落,将整个肩膀暴露在外面。

“阁下。”

一个甜美却带有挑逗的微笑浮现在她圆润可爱的脸上,像是一个成熟的女人被锁在少女的身体里。


Trask慢慢从阴影中走出。

他的身高不足正常人的一半,侏儒在斯巴达所能收到的待遇根本不是雅典的公民所能体会的。


“我是Raven,Xavier的女儿……”

“我记得。”


“当然。”Raven的笑容更深了,“我是有九个头颅的蛇妖许德拉不是么,堤丰和厄喀德那所生的女儿,在阿耳哥利斯的勒那沼泽地里长大,每一滴鲜血都是致命的毒药。


“只有神话中的赫拉克勒斯和组织的No.1曾斩杀过她,前者将他的箭矢浸泡在她的毒血之中,那箭矢最后射入了他的恩师喀戎的咽喉,而后者将她唯一一个掌控生命的头颅割下交给您,您亲手将它埋在了我的胸腔之中。”


“是的。”Trask试图掩饰他对自己的作品有多么骄傲,“许德拉的Raven,你是组织历史上不曾有过的力量,只有Lensherr之子所带领的捕猎队战胜过九头的蛇妖,而在你之前,也没有人能承受她真正的头颅,更别提一个女性的战士——拥有比男性更加稳定而温驯的本质。”


“不止这些。”Raven借着Trask的失态逾越身份地向前迈了一步靠近他,“远远不止这些,我的阁下,我能取悦您的远远不止这些。”


她的话很难不让人误解,但Trask并没有动容,他在心底坚信这么独一无二的女孩不会像街头流莺一般天真,认为可以用自己带着那条丑陋伤痕的身体来取悦他。


Raven突然退后,方才妩媚妖娆的一颦一笑骤然尽散,银色的妖瞳释放着寒冷的光,光芒的背后是恐慌,恐慌与愤怒皆因爱人的消亡。

那道亮光如昙花一现立即消失无踪,少女高傲地挺着头站在组织最有权力的元老面前,却用人类膜拜着普罗米修斯时的语气说道:


“您创造的生命中最伟大的绝不应该仅仅是许德拉的半妖而已——即使是用许德拉的真身。再强大的半妖也只不过是更加坚韧的人类,根本无法与妖魔相提并论;而觉醒的战士是不受控的野兽,完全就是失败的废件。”


她故意顿了顿,引着Trask去遐想和渴望。

不出所料,她从他的眼中读出了焦急和狂喜,并在预料之中地听到他急切地问:

“是什么?你知道的……你所指的是什么?”


“一种既能够以完全觉醒的状态战斗,又能够保持人类的意识服从命令的战士。”


“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做得到?”


Raven的眼神像是猎鹰的喙,凶狠地咬住猎物并紧紧将其勾住。

“我一个人当然不能,觉醒的力量会让我丧失身为人的记忆,从而一去不复返地放弃人性堕入深渊——记忆是维持人性的根本——您的理论,我的阁下,一旦失去便永世无法找回。


“但如果……


象征诱惑的毒蛇吐出血红的信子,沿着猎物的下身盘旋直上。


“如果在接近觉醒的过程中能与一个完全不释放妖力的战士共用一个意识共守一个记忆,那么觉醒的旅途就可以有返程的可能。


“这就是您提出双人精神同调的根据——两个人互相融入对方的意识,然后靠一方的精神守护着另一方的记忆,让觉醒者在战斗结束之后找回觉醒前的记忆。


“可是阁下,究竟怎样的两个人最有可能做到精神同调呢?父子?兄弟?还是恋人?熟稔信赖至能够放任自己被彻底地翻阅并投身进对方的记忆里?


“阁下……”


任何生命都会在美杜莎的注视之下化为磐石,不可目睹的蛇发女妖步步紧逼。


Raven终于不再继续她那斯芬克斯的谜语。

“阁下,我的童年是在丛林间度过,从那时起,我便已经将自己献给了月神阿耳忒弥斯,此生严守贞操,只听从战斗的引领。而陪伴在我身边的只有一个人——我的哥哥。


“他是这世上唯一可以与我共享记忆的人,我们早已证明过您的设想。”

……


Charles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的妖力已经慢慢恢复了,才想起来失去意识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他和Erik甩开了跟踪而来的觉醒者讨伐队——他们还不想这么快就和组织的战士正面交锋。这花了些时间,因为掩藏妖力的药并不能马上发挥作用,讨伐队能根据妖气追踪。

等荒原的边界将他俩和追兵完全分开时,Charles早就已经支撑不住了。

那是精神上的透支,控制觉醒者对一个半妖来说是极大的精力消耗,所造成的疲惫绝不亚于任何一场单纯肉体上的对决。


放松下来之后他突然感到远处的群山在微微地摇摆,然后Erik回过头来好像在冲他喊着什么。

那是他的意识中断前的所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

……


篝火在不远的地方燃烧着,火红的颜色在他刚刚能聚焦的目光中跳动。陌生但温暖的气息唤醒了他的记忆。


妖力同调者睁开眼,模糊的画面足够让他确定自己身处山谷之中的一个洞穴深处,月光虽然明亮却仅仅能照亮远处的入口。

困意仍然骚扰着他,他转了个身从仰卧变成侧卧,把脸更深地埋进了铺在地上的衣物里。

荒原的夜间寒风凛冽,而此时的他却只感觉被温暖包围,火堆的距离刚刚好,而且,Erik应该是把他们两人所有的衣服都脱下来盖在了他的身上。寒冷对半妖战士来讲根本不算什么,这个男人在潜意识里仍把Charles当成了人类的少年来对待。


没有执行黑函的任务是一回事——这在组织里其实并不是太严重的罪过,无非是给处理觉醒者的讨伐队增加了工作量;而明显地故意放走觉醒者还误导讨伐队的话,他们会被视为觉醒者的同党……

组织对觉醒者的处罚只有一样,就是死刑。


Charles担心的第一件事不是自己现在的处境,而是Raven此时在干什么。

但愿她还没听说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她得知Charles此时已经被列入处刑的名单的话,天知道她会采取什么行动。

她若加入讨伐队的话Charles一点都不惊奇,她会恨不得亲手杀了Erik吧。


Erik……

Charles起身,让原本盖在身上的衣物掉落一地,歪七扭八地摊铺在走向山洞入口的路上。

……<-chuo


注:【1】大剑中的设定,所有半妖战士的前胸上都有一条不会褪去的伤疤,从脖颈到下腹。那是改造时留下的伤痕。有兴趣的话可以百度这个



评论(37)
热度(26)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