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Labours of Heracles Chapter 4

Chapter 4

原作:X-men: XFC & DOFP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警告:耽美/腐向


今天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被一顿猛摔在地上,Charles仰面躺着,在炽热的阳光下完全睁不开双眼。


“Charles,站起来。”


身体与地面的撞击让他有些耳鸣,他觉得那声音仿佛来自远方——尽管他想象得出说话者就站在他脑袋上面,正在用不带任何感情的眼神望着他。


“快站起来!别赖在地上了。”


他的老师是个严厉的冷血斯巴达人——这意味着任何命令如果他重复了三遍以上,那你就死定了。


“Charles……”

这是最后通牒了,Charles努力地翻身撑起身体失败之后,他放弃地又一次使用了犯规的招数——手指放在太阳穴上——把他的老师兼朋友兼同袍兼恋人Erik,给脑了。


“你干嘛要那么认真地折磨我,Erik?”不止一次Charles斜靠在长榻上,把手中的酒杯送到红润的唇边,谴责自己的恋人无论在战场还是床上都是个魔鬼,“我是个受过训练的、合格的战士——只是无法和你相比而已。再说了,我轻而易举地就可以绞烂对手的脑子。”


每当这时Erik总会拿一件旧事当幌子敷衍过去:“这是个好问题,Charles,我的确不记得当初是谁要求我训练他的。好像是在一个雅典式的宴饮上,一群自称诗人和哲学家的瘾君子们嬉笑着谈论爱的本性并就地实践。而那个人斜靠在长塌上,把手中的酒杯送到红润的唇边……”


那个调情时提出的请求是Charles最大的耻辱,所以通常他都不会再追问下去。

其实也没有必要追问什么,他们的精神在无数次战斗中融合在一起,关于Erik的一切他都知道。


他完全明白为什么Erik那么热衷于训练他。

因为,在他遭遇一个他无法用精神控制的对手的时候——比如说觉醒者——他必须完完全全依靠他的剑战斗。


Erik从一开始就知道,总有那么一天,Charles会独自面对一个觉醒者,而这个觉醒者,终有一天就是Erik他本人。


***


他又梦到了行刑的那一天……


“大人,您没睡么?”

Charles的目光从篝火上移开,望向来者。

“Alex?叫我Charles就好了。”

“Charles。”年轻的战士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难道不是Sean在守夜吗?这家伙在搞什么?!”

“没关系,我正好醒了。让他回去睡好了。”Charles的笑容让Alex想起了这位前No.1的别名,微笑的Charles——这个名字曾代表着甜美也代表着恐惧,两者同样令人战栗不已。


“你不去休息吗Alex?”Charles关心地问:“刚从觉醒中恢复过来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Alex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回答,他从来不善于和人打交道。

就这样直接问他,会不会太唐突呢?

看出了Alex的踌躇,Charles的笑更深了:“希望我有能力解答你的疑问。”


难道妖力同调者连读心都可以么?


“Charles……”Alex沉默了很久,“David经常跟我提起你。”

他的话让Charles几乎停止呼吸,接下来的沉默久得让Alex有些后悔。

“你认识David?”终于,Charles用一种小心翼翼地、轻柔的语气问道。

“是的,我很抱歉。在他觉醒之前,我曾有几次任务和他一起,那是组织宣布你下落不明之后的事情。他是个自控力强大的战士,你知道,我们没有办法不羡慕他,他有个值得自豪的父亲。”


“我并不是个尽职的父亲,Alex。”Charles的眼眸在篝火的映衬下显得通红,“David的母亲是个普通人,对我们的妖力有着天生的恐惧,而我不够关心他。”

“David从来没有抱怨过这些,他以你为傲Charles。”

“我不知道,Alex。我对他的想法了解的太少,他拒绝和我离开组织的时候我很失望。被自己的儿子否定真是最令人恼火的事——我想Pietro和Wanda去德尔斐加入我们的时候Erik也肯定是同样的心情——我根本不明白,他是想以人类的身份活着,并以人类的身份死去。”


又是一阵沉默,静得只能听到篝火燃烧的声音。


“Charles,你从来没有觉醒过么?”


“没有。”Charles的笑容在火光下更显温暖:“说真的,这就是你的困惑么,我以为会是更有挑战性的。那么,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Alex没有说话,但紧张的眼神已经给出了答案。


“一个妖力同调者首先必须是个能够绝对控制妖力的人,因为他们一旦失控,身边所有的人都会受到影响。”


“所以,那传言并不是真的?他们说你是半觉醒者。当年讨伐Erik的行刑队中,白皇后的暴走引发了所有的人的觉醒,而只有你一人恢复了原样。”

“谁不曾被谬传过?”Charles沉默了片刻,“Alex,那不仅仅是Emma的问题,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


他又梦到了行刑的那一天……


被围在中间的Erik没给行刑者任何准备的时间便挥剑划过他的双腿,骨肉断裂分离的剧痛让他几乎晕厥过去。Raven发疯似的冲过来,完全不顾战况地释放自身的妖力为他连接断肢。

Emma同时控制着Azazel和Hank的觉醒态,他们三个根本不是Erik觉醒之后的对手……


“可也不是你的错!”这不像是Alex的说话风格,但那天晚上他就是莫名地想这样坚定地告诉他。

Charles微微一怔,随即笑着拍了拍Alex的肩膀。


“谢谢,Alex。如果三十年前我听到这句话我会很感动,那时我还在用所有的热情和精力来证明自己的正确和说服错误的人——为组织劝导或处决觉醒者,那是我作为行刑者的全部意义所在。但是,在浪费这么多时间之后我才明白,有些不正确的人或事,其实只是和我不同而已。而我没有能力,也没有责任去改变别人。”

“我以为……你和Erik是宿敌。”

“哦,孩子,别那么戏剧性,你不适合歌队的工作,相信我。”Charles凝视着Alex的眼神中充满笑意。


“不用在意,Alex,如果有一天你选择觉醒,我不会强求你留下来。你有选择的权利。”——他从未强求过任何人留下来。


Alex再次领教了被妖力同调者看穿的感觉——这让人出乎意料地轻松。


“去睡一会儿吧,Alex,明天还有很长的路。”


碎碎念:之前想过用David虐一虐Charles,比如David在觉醒前发黑函给Charles了,或者他觉醒了之后组织派行刑者Charles干掉了他……

想想还是算了,让他刚一出场就领便当本来就已经很过分了。原谅我吧,大群,双手合十,我还是比较心疼你爸。


评论(3)
热度(31)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