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Labours of Heracles Chapter 3

Chapter 3

原作:X-men: XFC & DOFP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警告:耽美/腐向


碎碎念:老万那个痰盂儿头盔and基佬紫战袍造型简直丑die,我要把他扒个精光……


Erik记得他有一个刚出生不久就被遗弃荒野的弟弟——体弱多病在斯巴达这个军营一般运作的国家里无疑是最严重的罪行。
母亲躲起来偷偷抽泣的背影在他的记忆中挥之不去,她是个不被允许表现出脆弱的斯巴达女子,从孩童时代就被教育成为战士的妻子和母亲,付出一生去等待心爱之人战死疆场的消息。

失去亲人的痛苦在他的心里深深刻下咒语,在被流放荒原的那段日子里,母亲抽泣的背影是支撑Erik不向哈迪斯下跪的唯一理由。
他不敢去想像,她得知自己的死讯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被爱着却投身死亡,绝对残忍过世上任何一桩杀戮。        

***

狼群的数量越来越多,并迅速地将它们的敌人团团围住,准备踏着同伴的尸体进攻。
站在狼群的中心,少年像是竞技中的运动员一样赤裸着——伤痕遍布——一道凶残丑陋的伤疤沿脖颈一路延伸至下腹。
与壮年的斯巴达男人相比,刚刚发育成熟的身体仍然显得有些消瘦单薄,但线条优美的肌肉和比例匀称的骨骼霸道地散发着象征男性力量的体热,在冬日寒风萧索的荒原上炽烈的好像燃烧的篝火。

握紧手中一人高的大剑,他一面抵抗着体内肆意侵蚀自己意志的妖力一面准确无误地斩杀着从四面八方扑上来的狼群。
被过分透支的半妖力量早已超出了身为人类的体力所能支撑的范围,他脑海中也无数次想像着自己力竭倒下之后被成群的野兽撕咬成碎片的情景。
然后是母亲的泪颜。
他更加不顾一切地挥动着手中的剑。
活下去是惟一的信仰——
即使变成魔鬼……

***

“所以,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老朋友?”Erik轻而易举地接上了自己的手臂,再生的速度之快让三个年轻人情不自禁地倒吸了一口气,“你的怒火告诉我,应该不只是为了诱劝新的觉醒者和你回德尔斐避难吧。”
“闭嘴,回答问题就够了!”Charles尽量克制地不去看对方那散发着“体热”【1】的裸体,遮掩自己的身体和性欲是斯巴达男人永远都学不会的礼仪,“Pietro和Wanda在哪里?”
“你说什么?!”
“他们一声不吭地离开了德尔斐,谁也没有他们的消息。我说Erik,你难道不应该稍微关心一下他们的近况吗?够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他们当然不是孩子了……”
“关心?”深渊者转过身,像是猛兽锁定了猎物一样危险地盯着Charles,冰冷的愠怒底层渗透出一丝难以察觉的自嘲,“你在谈论一个觉醒者、一个深渊的心么?看看你身后,最年轻的战士都会嘲笑你。”

然而Charles根本没有回头,他一把揪住Erik半长的头发扯向自己。没了身高差的阻碍,两人的目光终于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对视。
“你他妈的再这么自哀自怨一次,Erik,你将为我们所有人的结局而后悔……”
Charles的眼睛按耐不住地放出金色,这对一个觉醒者来说是个危险的讯号……

“嘿!姑娘们,姑娘们,够了!”
Logan觉得自己再不出声阻止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会被连累成炮灰:“我们大老远从德尔斐过来不是来吵架的,快把那该死的神谕解释一下。”
生怕Charles又会和Erik吵到一发不可收拾,Hank赶快上来替他解释:“Erik,德尔斐发出了神谕,组织的某位元老将会死于美杜莎之手,而他的死亡会加速组织对觉醒者的清洗。”
“那有什么不同?你认为他们现在的清洗还不够快么?”
“不,问题的关键在于Raven。”Hank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她本人将被抓住,组织会利用她的能力。”
美杜莎的Raven,无需再多的解释,Erik已经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
Hank并没有看清Erik的表情变化,仍然继续说着:“Pietro和Wanda很有可能是去底比斯找Raven……”

Erik不再无动于衷地聆听,他伸手把自己被Charles扯住的头发解救出来,然后慢慢向后退去——这是为觉醒提供空间的习惯动作。
“不,他们根本不会去找Raven,而是去组织自投罗网了。”强大如飓风的妖气袭来,北方的深渊重新变化为半人马的觉醒态,掉头离开,“别继续躲在德尔斐了Charles,阿波罗的神殿庇佑不了你们。”

Charles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却没有阻止。
“Charles?”Hank走上来和他站在一起,“你放心让他去找Pietro和Wanda吗?”
“当然不,这个走到哪里都大肆破坏的家伙。”Charles痛苦地闭上眼。
——但这是他保护他们的方式。

他永远无法同意Erik的做法,而Erik也从来不相信他的那套理论。
但Charles从没向任何人提过,在Erik没有与组织决裂之前,他们的争执其实更多。
作为No.1的Erik强大偏执,对别人的劝解会持固执己见的态度的确不难理解,而他在精神上对Erik的控制也没起什么好的作用。

他脱离组织之后,反而觉得又回到了从前和Erik共用一个精神意识战斗的时光。
他用自己的方式证明人性必定战胜命运,而Erik用他深渊的力量震慑觉醒者,并在必要的时候终结他们的生命。

提洛同盟越来越偏离她最初成立时的誓言,雅典的野心日益彰显,同盟被帝国取代,民主被专制玷污,记忆中仅有的关于故里的回忆也被时代的更替所践踏。
然后忽然有一天他们觉察到浪费时间在说服对方这件事上根本没有意义。

“Erik是个混账这没错,不过有一点他说的对。”Logan打破了沉默:“德尔斐并不是安全的庇护所,我们必须准备好迎接战斗。”

荒原的边界渐渐模糊,黑暗退到了太阳神无法触及的角落。
阿瑞斯的战车从来没有停止过。

注【1】:可以把古希腊用的“体热”通俗地形容成男性荷尔蒙。
所以,老万那个移动的xxx散发器,你懂得。。。

评论(4)
热度(30)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