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Labours of Heracles Chapter 2

Chapter 2

原作:X-men: XFC & DOFP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警告:耽美/腐向


若不是亲眼看见,Alex真的会以为第一代的战士纯粹是组织杜撰出来的噱头。
第一代47人中有半数以上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战死,剩下的不是觉醒就是下落不明。

Charles是第一代为数不多的幸存者,拥有妖力同调的能力,可以支配半妖战士的感官,进而控制对方内心的精神领域。
他刚刚背上大剑不久就打败了当时的No.2Emma——另一位妖力同调者,并且成功地控制No.1的Erik使用觉醒的临界态战斗而不完全失去人的意识。

控制一个处于觉醒边缘的战士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同期所有的其他组合都以失败告终,有三位个位数排名的觉醒者就是当时的战士失控造成的。
Erik这个原本难以驾驭的战士却在Charles的控制下发挥稳定。这并不罕见——爱侣是最好的公民战士,即便是在阿里斯托芬发表他那热烈赞美爱与的演说三十多年之前的希腊城邦之中,人们也倾向相信“怀着打动所爱这一私人目的是有利于实现英勇杀敌这一公共目标的。”

所以,Alex不该惊讶于见到这样一个海拉斯式的Charles——比起由“用赫拉克勒斯的敌人们制造出”的半妖,Charles倒更像是大力神本人所钟爱的少年。
岁月在“大剑”身上留不下任何痕迹,半个世纪以来追求Charles的人多到人类的记忆力难以应付的程度,这其中不仅仅包括“大剑”,也有不少与组织关系密切的政治家,以及他本人的社交圈里的哲学家和诗人。
但即使是在主神宙斯迷恋盖尼米得的奥林匹斯山,爱与美之神也并没把众神的爱慕当回事,反而莫名地被战争的无情与毁灭性吸引。
一直以来Charles的眼中只有Erik。
斯巴达人因严酷得几近自虐的苦行僧精神与其他希腊人的恣意行欢格格不入,但显然Lensherr之子Erik的可怕不是乖张孤僻就可以形容的,他兼有阿瑞斯对战斗的执着和哈迪斯对死亡的了然。
毕竟,作为首批试验品中唯一一个幸存者,他根本就是已经踏足过冥界土地的人,再没有什么是更黑暗的梦魇。

Charles最初向往这个和他父亲差不多大的男人,就像每一个初长成的年轻男子渴望有年长的男性认同并教导自己。对他来讲Erik是个完美的爱人,他像喀戎教导赫拉克勒斯般教导Charles剑术与搏击,声称自己是最好的导师,因为他是组织用半人马的血肉改造的战士。
“当然,他也像涅索斯一样好色。”——提起这件事Charles总会扯到别的事情上去。

幸福使人向命运和荣誉妥协,即使是像阿瑞斯那般狂暴凶残的神也一样无法抵御爱神的魔力。
Erik自己也未曾意识到他是有多么依赖Charles对他的控制,每一次他们的妖力融合在一起,这种安全感让他放心地去释放半人马张狂的妖力,那力量总能带给他胜利。他尤其迷恋每一次在Charles的引导和召唤下恢复为人的感觉,像战舰驶回熟悉的港湾,又或是夜深千帐营火中,找到了永远为他点亮的那盏。

然而复仇的火焰,却是连爱神阿芙洛狄忒都无法熄灭的。

Erik借一次斯巴达奴隶起义之乱谋杀了他幼年时的主人Shaw——陷害他们家族的元凶。这在人们依然膜拜复仇女神的年代是值得嘉许的行为,那些不报杀亲之仇的人反而会遭受日以继日的折磨和迫害。
但Shaw是组织的元老会成员,杀死这样的人物是要付出代价的。不知对Erik而言,接受复仇女神的惩罚是否好过面对前来诛杀他的行刑者。
这桩史无前例的背叛让组织派遣了有史以来最大阵容的处刑队,由No.2至No.6五名战士作为行刑者:
No.2微笑的Charles,No.3白皇后Emma,No.4美杜莎Raven——Xavier的女儿、Charles的妹妹,No.5 红魔Azazel,No.6 野兽Hank。
最终两败俱伤。

你抛弃了我!
你抛弃了我!是你害Raven觉醒!
你抛弃了我!是你害Raven觉醒然后抛弃了我!

多年以后Charles嘶声裂肺的怒吼成了Erik最害怕的梦魇,他惊奇在失去了人的意志之后反而感受到了恐惧——他是觉醒者,曾是No.1的战士的觉醒者,是所有的觉醒者中的巅峰。
是北方的深渊者。

“北方的深渊者……”
在看到身后那匹巨型的人马的时候Alex想起了那个名字——北之深渊者Erik。No.1的战士觉醒后的实力与一般觉醒者完全不是同一个等级,他们被称为深渊者。
本来冲着他们进攻的食人马群突然止步不前,纷纷发出恐惧的叫声,像被钉死在地上一样躁动不安地咆哮着。
那是Alex他们从未正面接触过的妖力,任何他们曾对峙过的觉醒者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Hank和Logan瞬间拔出了身后的大剑,把Alex、Sean和Angel挡在身后。

深渊者的手臂突然晃了一下,有什么看不清的东西越过了他们六个人向食人马群飞去,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匹食人马已经被长枪一样的物体插在地上,它抽搐了几下便断了气,马群被惊得四散奔逃。
Alex觉得自己在发抖,似乎是体内的妖力在被什么东西召唤着,他没发现身边的Sean和Angel也经历着同样的恐惧。
深渊者收起变化成长枪的手臂,食人马的尸体被他挑了起来,对比之下小得像是一件破碎的玩具。

谁也没来得及发现Charles收起了笑容,银色的双眼开始变化颜色,他的动作快得旁人只能看到残影。
似乎只有深渊者本人察觉到,他空洞的双眼望向Charles,什么表情都看不出的脸上透着残忍的冷漠——如果那面具般的盔甲可以被称作是脸的话。
他就站在那里仿佛等待着Charles拔出剑向他袭来,虽然这一切快得旁人根本看不清——Charles的身影像一阵风吹过深渊者的身边,干净利落地卸下了他挑着食人马的手臂。

“哦,诸神啊,他刚才最后一句是怎么说的?”Logan看着地上那条连带着半个肩膀的手臂,一脸倒胃口的表情——虽然以深渊的再生能力来讲接个手臂不算什么。
“不要滥用暴力。”Hank很是体贴地提醒他,虽然他自己都有翻白眼的冲动。

Alex没和任何人说过他崇拜过一个战士——这个喜欢把自己塑造得十恶不撤的男孩子内心深处也是个有偶像的。他更没有跟任何人说过,那天的遭遇彻底颠覆了他一直以来惟一崇拜的人——
Erik Lensherr,组织史上最强的No.1,斯巴达人中的斯巴达人,留着反奴役血液的背叛者,连爱人都可以抛弃的混账……就这么轻易地被砍掉了近1/3的身体。
传说中的终极恶魔不是这么没用的!
特别是当他看到半人马恢复人的形态之后,还没来及把手臂接上就又被那个外表俊美的小个子一脚踹倒踩在脚下的时候,Alex在心中凄惨地嚎叫了一声。

“这家伙一点儿也不弱我的孩子,别为他伤心。”Charles的双颊在盛怒之下泛着“大剑”少有的红晕,“微笑的Charles”的笑容着实让人战栗,“他是个怪物、杀手、叛徒……”
被踩在地上的男人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这时才漫不经心地开口:“这些头衔可真威风我的朋友——很久不见——但我怎么觉得也适用于你,和你身后的那两位,Hank!Logan!很高兴见到你们。”
“闭嘴!”Charles气急败坏地往Erik的伤口上补了一脚,后者闷哼了一声便乖乖闭上了嘴。
“你……”名为隐退实则背叛组织的第二代No.1一时也想不出什么来反驳,他这才察觉到这样的姿势不适合继续对决下去——刚刚恢复人类形态的深渊者一丝不挂地躺在他脚下,那值得用大理石来隽刻的身体饱满匀称。
Charles将视线移开,转过身假装去捡地上的手臂:“见鬼的把手接起来再说!”

Logan和Hank无奈地收起了大剑。
不知道为什么,Alex觉得心里没刚才那么堵得慌了。

评论(8)
热度(39)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