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Labours of Heracles Chapter 1

Chapter 1

原作:X-men: XFC & DOFP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警告:耽美/腐向


第一次遭遇传奇人物Charles的情景是Alex完全没有想象过的版本。

那次他接到的任务表面上与任何一次没有不同,他与另外两名被改造成半妖的战士收到组织命令前往底比斯肃清温和派余党——斯巴达和三十僭主的反对者纷纷逃离雅典,投奔曾经的盟友城邦。

他们标志性的装束照理引来市民畏惧的目光——身背一人多高的巨剑,银色铠甲掩盖着从脖子下方一直延伸到腹部的切口。
巨大的利剑彰显着他们拥有超越人类的力量,人类因此称呼他们“大剑”;而铠甲下那道永远无法消失的伤痕则是他们换得力量和不朽的代价,虽然是最微乎其微的一件。

一切看上去再正常不过:组织分头通知每个战士,给出任务目标和规划的路线。高度保密的行事方式之下极少人确切知道同僚是谁,曾经和现在在执行着什么任务。
然而刚离开雅典不到两天的路程,Alex便开始怀疑这次行动的目的。
作为斯巴达称霸伯罗奔尼撒的武器,组织在希腊的各城邦均设有据点,47位战士依实力的排名被分配到各个城邦。
那么既然是在底比斯,为什么这次行动不直接交给底比斯的战士来做,而是要他们不远万里从雅典追去?且不说入城带来的麻烦,光是路上就要浪费多少时间和精力。

这种怀疑在接下来的几天内被逐渐加深了,Alex得知另外两名战士都是新近才被调来雅典的,Sean之前一直都在斯巴达总部,而女战士Angel一个月前还在科林斯。
“我是No.19,你们的排名是多少?”
Alex的语气里没太多客套,他们互不认识,必定都不是个位数排名的战士——No.1至9的战士与两位数排名在实力上有着天壤之别,尤其是位居前五名的战士,因此他们的名字和技能也更多地被关注着。
“No.23。” ——Sean。
“No.28。”——Angel。
全无头绪,只剩下不祥的预感。
“我说……” Sean神经质地拧着手腕,“你们……我的意思是,我们,最近有得罪组织的行为吗?”
“哼,得罪组织的事我干得多了。” Alex在成为砍妖怪的半妖之前是个奴隶,但显然不是安分守己的那类。
“用不正确的体位性交算是吗?”—— Angel至今保留着“搭桥女子”【1】的作风。
“我想在组织内部不算犯罪。” 【2】 Alex一本正经地回答她。
Sean痛苦地捂住头,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一切的疑问,当他们按照组织指示的路线避开了平原地区之后,便得到了解答。
他们进入了荒原。

荒原并非一个单纯的地理上的定义,荒原属于旧教,克里特和锡拉随风消逝成难以置信的传说,而大地之母的阴影至今徘徊在希腊的土地上,是父权统治者们不愿承认的梦魇。
该亚的孩子们从熔岩中出生,叛逆者以疯狂为力量,向上一代叛逆者发起复仇的进攻。

他们进入了随时变化着形态的荒原,在看到鼻子喷着地狱蒸汽的狄俄墨得斯食人马时,终于确信这一次的任务是组织给他们的发的一张冥府单程票。

狄俄墨得斯的食人马,传说中大力神赫拉克勒斯制服的怪兽,高大凶猛,可以像啃麦子一样把人体咬烂吃掉,是制作“大剑”的原材料之一。
移动的荒原如时间的承载者,领地的封印,在荒原的边际迷失的妖魔被人类降服——尼密阿巨狮、九头蛇许德拉、律涅亚山牝鹿、厄律曼托斯山的野猪、斯廷法罗斯湖的怪鸟、狄俄墨得斯的食人马、哈迪斯的刻耳柏洛斯三头犬、半人半马的涅索斯……它们的脑部被取出作为妖力的来源,植入战士的腹腔,人类的血液与之融合并循环成为半妖,从而获得近似神的力量和不老的生命。

但误入荒原者必死无疑,特别是已经与一打以上的食人马相遇的时候。
“现在,趁它们还没开始朝我们奔来之前,告诉我,两位。” 面临无可避免的死亡时Alex反而放松了下来,“你们在最近一次的行动中有没有控制不住妖气暴走过?”
“什么?!” Sean一脸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问这个的表情。
而女战士Angel转过头来看向他们,强制着自己将双眼从咆哮着的食人马身上移开,然后说:“是的,我有过,几乎完全觉醒,我想这就是组织想要干掉我们的理由。”

当半妖的战士释放的妖力超过了自身所能控制的零界点时,体内人类的意志便会节节败退,至完全消失,这个过程被称为觉醒,半妖觉醒为纯粹的妖魔,完全丧失了人类的本性。

历史上“大剑”觉醒的例子不在少数,甚至包括很多曾经排名No.1的战士。
那对人类来讲是更大的灾难,觉醒者的存在远危险过真正的妖魔,同样受本性驱使追求杀戮和占有的同时,前者还保留着作为人类时的狡诈,和可以随时用来当做掩饰的人类外表。

“我知道,组织总有一天会清掉我们这些‘半觉醒者’。” Alex说着拔出背后的佩剑,开始毫无节制地释放妖力。
“你疯了?!就算是我们三个都觉醒,也是不可能战胜这么多食人马的!” Sean一直以来都是个被总部灌输着正确思想的好少年,若他的大限真的来临,不难相信他会很自觉地发出黑函给同伴,请求以人类的形态被终结。
Angel试图接近Alex,打晕也好打残也罢,眼睁睁地看着同伴觉醒还不如就这么认命被杀。
“大剑”标志性的银色眼瞳在妖力释放至10%的时候会变成金色,Alex在瞬间完成了这一变化,然后他的妖力升至30%,英俊的面容开始扭曲,这一变化在妖力持续飙升至50%的过程中加剧,并引发了身体上的变化。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肩膀上拱起,两边对称地越来越大,然后渐渐开始成形。
“哦不!”Angel已经不忍再看下去,“是刻耳柏洛斯三头犬!他们用地狱之犬的大脑改造的他。”

Alex觉得自己的意识慢慢消失,他想起关于那些觉醒的描述,或者说是传闻,因为毕竟没有真正的觉醒者还会回到组织给他们做相关的分享。
“大剑”一旦觉醒,体内属于人的意志就将消失,换来的是完全不同的感知能力和欲望,甚至选择无视自己身为人时的记忆。
那就拿走吧,我的意识和记忆,Alex想,我身为人类的一生曾经有过什么不舍得的回忆么?
犯罪、入狱、被奴役、被改造、然后是无止境地战斗……
他决定就这么睡去,等再次醒来,也许一切只是场噩梦而已,Scott会跑来缠着他教他射箭,他总是对这个小鬼弟弟毫无耐性。
Scott?

“是的,Scott,Summers的儿子,你的弟弟,唯一的弟弟。”他听见有个声音对他说。
弟弟的面孔好像突然被人从记忆的底层发掘出来,他哭着求他回家——他永远都是那个爱哭的小鬼。

下一瞬间Alex就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倒在了地上,刚才在妖力作用下变了形的双手已经恢复了原样。
身边的Sean和Angel和他一样因为恐惧而不受控制地释放着妖力,渐渐开始觉醒。

“别怕,孩子。”
他惊奇在这样嘈杂的战场上他居然能听到有人这般柔声细语却不乏说服力,好像是对话者直接进入了他的想法一样。
一个步态优雅的少年从他身边闪过,向两个在觉醒边缘挣扎的战士伸出了手,像是安抚受到惊吓的动物一般柔和地。
Sean和Angel停止了因妖力而引起的抽搐,身体慢慢恢复回人类。

Alex这才转过头看清了来者并非一个人,远处还站着一个瘦高的青年和一个大块头的男人,他们从头到脚都掩藏在披风里,而背上竟然背着战士用的巨剑!
“你们是谁?是组织的人?”他转头问那个控制住他们的的少年:“你是妖力同调者?还是,还是使用了精神攻击?”
少年笑着而不语,一双蓝色的大眼睛狡黠地游走于三位半觉醒者之间,艳红的唇色在人类中甚是少见。
“Charles!”瘦高的青年拔出背上的大剑说:“快退后,食人马已经发现我们了。”
“放松,Hank。”而另一个男人却完全不以为意:“放下你那愚蠢的大剑觉醒吧,要知道,我都已经快要记不得你体内的小野兽是什么了。”
“Logan,别欺负Hank。”Charles——Xavier的儿子、雅典贵族、传说中组织最强的行刑者 、被官方宣布下落不明的第二代No.1——在面对着一打食人马、两个不太好管理的同伴和三个刚刚从暴走边缘被救回来毫无战斗力的战士时,依然可以保持高贵的仪态好整以暇地说教:
“我要再强调一遍,不要过分依赖觉醒的力量,那会渐渐削弱你们意志中的人性,觉醒并不可怕,我们一直以来想要证明的就是觉醒者并非完全丧失人性。但如果陶醉于滥用觉醒的力量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这就是Alex与传说中的Charles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他本以为到此为止已经足够颠覆的了,传说中定着各种光环的Charles竟然是个小个子的美少年,而且会像该死的哲学家一样发表长篇大论。
但这其实只是个开始。

注【1】:“搭桥女子”——为避免使用“妓女”这个不怎么好听的字眼而使用的委婉语,虽然在古希腊,从事情色事业并不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毕竟,少有文明能像古希腊人那样享受并公开赞美爱欲。
注【2】:“曾有历史记录古希腊有同性恋被捕,其罪名并非与同性做爱,而是在做爱时用了不正确的体位……”这是一位建筑学教授在古代西方建筑史这门必修课上的一段话,他试图解释在古希腊的道德审美中position和order的重要性。我当时作为他的助教其实内心有很多OS没好意思说出来。


评论(12)
热度(69)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