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泉花梅熊】埃尔达之花掉下来🎵

《不灭之火》的番外,熊孩子们在提力安的旧日时光,一切属于托尔金。

配对:泉花,梅熊


Ecthelion觉得他父亲的学生Maglor殿下很会骗人,那温顺有礼的外表之下其实鬼主意特别多。然而他却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俩之所以这么谈得来就是因为性情相似。当他把好友Fingon的秘密行动泄露出来的时候,这位第一家族的音乐天才笑得有些让人起鸡皮疙瘩。

“哦伊露维塔在上,天降花瓣为我助兴?Findo真是好可爱。”Maglor捂着半张脸,那笑容几乎可以被形容为变态,然后笑容瞬间又转换成刻骨的忧伤,“他为什么不是我们家的弟弟呢?”

Ecthelion在内心翻了个白眼:“他还不是因为担心到时候冷场嘛,说真的,只要是Feanaro殿下和Nolofinwe殿下一起出现的地方,冷场就是最安全的一种局面了……你确定要邀请所有家族成员和亲友参加你的个人表演吗?”

第一家族的次子做出一个无所谓的手势,眼里却深藏着无奈。Ecthelion其实也明白他的用心,越是在两家家长有矛盾的时候,作为晚辈就越应该尽自己的力量去弥补。不过,他们的努力基本没有什么效果,弟弟们还经常唱反调,所以当Maglor说“Findo如果是我们家的弟弟就好了”的时候,Ecthelion还是难得相信他的。


但他显然是低估了两家之间矛盾的严重性。

Maglor听他这样说只是淡淡地一笑,“这次父亲是不会去的。”

这个消息让Ecthelion有些惊讶,他以为再怎么说Feanor也会为了儿子的表演露一面的,结果竟然……

“无所谓啦,我也不愿意耽误他工作的时间。”Maglor轻描淡写道,但眼中的失望却是掩饰不住的。

你们……真是的,虽然Ecthelion难以理解这些恩怨,但对于王子们的努力,他从来都充满敬意。

“那,Findo的计划,要不要告诉Maitimo一声?”毕竟能管的住Fingon的也只有第一家族的大哥。

而这个主意立即遭到了音乐会主角的反对:“不不不,别告诉红毛儿,他一点幽默感都没有,怎么能体会到Findo的可爱?他只会第一时间意识到爬上屋顶好危险然后大喊Findo你给我快点下来!”

本来就是很危险嘛……Ecthelion心想,要不然我还用得着找人商量对策?

“Aeg?”Maglor严肃地看着他,“不许告诉Maitimo。”

他有点后悔找错了人商量,他们的思维模式过于相似,什么小心思都瞒不过对方。


“不许告诉我什么?”

房门突然打开,一大两小的红发精灵走进门来,两只小的直冲Maglor和Ecthelion扑过来,两人的长发立即遭殃。

“Maitimo,为什么又把他们扔给我?我抗议。”Maglor一边从双胞胎幼弟手中解救出自己的头发一边说。

“我抗议”是Feanorian在面对大哥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效果微乎其微。

“Aeg不是在这里帮你吗?”红发的王子把弟弟们的玩具放下,然后又匆忙去履行王家长子长孙的任务。

“我们在讨论音乐……”Ecthelion弱弱地说,说完就后悔了。

高大的红发精灵本来已经出了门又退回门内:“这不是你不练习的理由,Aeg,明天我要检查你和Findo的成果。”

有个如此苛刻的王子殿下做老师,他只有在心中哀叹了。


不过Maglor还是很有底线并且知道轻重,虽然他决定推波助澜成全Fingon那不靠谱的计划,但基本的安全问题还是要保证的。接下来的两天,这两位知“音”好友轮流监督舞台的建造,以保证顶棚的结构足够稳固。

“起码能经得住一个人在上面走动。”诺多第一家族的次子这样吩咐着工程的负责人。

“两个。”他老师的儿子补充道。

Findo,阻止不了你的话,我们也只好助你一臂之力了。

“你们这是什么鬼逻辑?”许多年后Ecthelion的爱人得知事情的经过忍不住冷言相讥,并再次感叹除了他金花领主之外没有人看清他的真面目。


Maglor的表演就在众人的惶惶不安中拉开了序幕,台下的观众泾渭分明地做成两组,一边是势如烈火的Feanorian,另一边第二和第三家族的成员,Finwe陛下坐在中间。

Ecthelion跟在他的好友兼未来的主君已经爬上了舞台上方,从幕布的缝隙中正好能看见台下的状况,王子们在入座时出现的小风波也尽收眼底。暴脾气的Caranthir不知道为什么和Turgon杠了起来,颇有父亲风范的第二家族王子还没有表示什么,他的死忠好友Glorfindel就已经挡在了他前面,一脸“想搞事吗少爷我来陪你”。

“你算老几?”原本已经就坐的Celegorm也站了出来,身后的Curufin虽然没有说话但面色也不善。

Turgon和Glorfindel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Finrod赶快把他俩往后拉。


Ecthelion举起了手中的笛子,若非Fingon及时制止了他,他是一定要给Celegorm一点教训的,最起码也得让他魔音绕耳发疯三天……

“你的冷静到哪里去了?”Fingon按住他手中的魔笛,“一遇到Laure相关的事情就冲动。”

“我……没有。”那时,连Ecthelion都还没有察觉到他们彼此之间的吸引力,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这些一起长大的朋友们之中,Glorfindel占据了他心中最特别的位置。

“Maitimo来了。”Fingon舒了口气。

幸好刚才一直陪在母亲身边和长辈们谈话的Maedhros及时走到了堂弟Turgon的身边,不怒自威地注视着弟弟们。大哥的威严不可挑战,王子们只好走开。Ecthelion见状暂时不打算采取行动,但这笔账他记下来了。事后Feanor家的老三突然发疯似的把引以为豪的秀发烧成了稻草,唯一知情的Fingon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堂兄Maedhros,两个人关起门来很没形象地狂笑不止。


“Findo呢?”红发的王子在第二家族的人群中寻找Fingon的身影,这种场合怎么少了他这位专司调解矛盾的好孩子。

Turgon心想这不是我们经常问你的问题吗?

“我们也没有看见他啊。”Finrod体贴地替他的好友回答。

Glorfindel环视着纷纷入席的人群,脸上的疑惑也越来越重:“怎么Aeg那家伙也不见人影了?”

不祥的预感在四位诺多青年的心中升起,但台上的表演马上就要开始了,他们被迫入席,各自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


“快点快点,要开始了。”Fingon催促着他的好友,“不用绑了我又不会掉下去。”

Ecthelion心想你不掉下去的话这场戏就没得演了,于是拿出修改乐谱的严谨态度反复检查绳索的固定,完全无视Fingon的催促。

此时身上被绑了个结实的王子殿下还不知道,他已经被自己未来最忠实的副官给坑了,但这也不能怪他没眼光,连Turgon都看不出Ecthelion会有这么邪恶的手段,枉费了Glorfindel不懈的劝诫。

“你和我说实话,当时是不是你把绳子割断的?”多年后金花领主趴在银泉领主身上问道。

Ecthelion抚摸着爱人的金发,笑得很诚恳:“何止是割断绳子,没有我的帮助Findo根本就不会掉下去。”

“你太阴险了!”Glorfindel掐着爱人的脖子,“Findo可是最信任你的人啊!”

Ecthelion表示Fingon就是这么不计前嫌的好人:“光是花瓣掉下去多无聊啊,埃尔达之花从天而降才有看头嘛。”


Maglor优雅地走上台去,以完美的姿势向观众们行礼,在开始之前,用诺多第一歌者的优美声音感谢各位的莅临,并借此机会歌颂诺多的成就,以及Finwe子孙们的深厚感情。

Ecthelion不禁感叹Maglor不愧是他父亲的儿子,好口才加上完美无缺的演技,连天大的谎言都能讲出几分真实性。Finwe的子孙们之间的感情,准确地说是Feanorian和其他子孙的感情应该是全被Maedhros和Fingon两人给用完了。两家的王子矛盾之深,连双方的死党都牵连其中,以Glorfindel和Celegorm为例,光是Ecthelion知道的就不知道有过多少次冲突。

而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Feanorian不会因为他是Maedhros的学生就给面子,他和Fingon因为受到Maedhros和Maglor的关爱,反而更招惹麻烦。Fingon性情最像他的父亲Fingolfin,凡事处处忍让,而Ecthelion就不一样了,表面看起来也是个温和的诺多少年,实际上相当记仇睚眦必报,手段还很恶毒,比如有一次,他的笛声让Caranthir王子丧失心智,突然上街去“撒钱”,事后那些得到捐助的人家还广为宣传王子的恩典,找不到原因的受害者本人只得吃哑巴亏。

此时,常受音乐家暗算的三位Feanorian们在台下互相对视,彼此的眼神都在表达着同一种看法:他们的二哥在台上台下就是两个精,太会装了!Maglor对他们的诋毁向来不以为然,并教导弟弟们埃尔达的生命就是一场漫长的表演,光靠脸和演技仍是不够的,好评属于最投入的演员,这叫专业素养。

也确实没有人预料到,正是这位看上去多愁善感的艺术家在父亲去世长兄被囚的时候挑起了重任,以一种属于自己的方式控制着弟弟们血液中的烈火,而在长兄回归之后又默默无闻地退居幕后。这种低调的作风让他在兄弟中并不出众,更何况,音乐不是Feanorian表达感情的方式,Maglor也一直认为自己是父亲最不重视的儿子。

其实,他是兄弟中性情最像母亲的一个,经常让Feanor回忆起往昔。他的母亲Nerdanel,这位同样富有创造力的女性,多年来一直用她的智慧守护着Feanor火一样的灵魂,即便是在他们离开维林诺,踏上了不归途之后,这温柔却不柔弱的爱也一直是Feanor深藏在心底的珍宝。

这些感情都被火魂深藏在心底,从不表露出来,或者说,他的感情过于炽烈,连他本人都恐惧他爱的人们无法承受。而Feanorian们或多或少继承了父亲的性格,极少表达对父亲的爱。所以当Maglor说他的新曲献给父亲的时候,连Maedhros都有些惊讶。

“他这是在赌气爸爸不来看他表演呢。”Nerdanel为坐在身边的长子解惑。

Maedhros苦笑:“父亲要是真的来了,他才不好意思唱出口。”


金树的光芒渐弱,银树的花朵纷纷绽放,在两棵圣树的光芒交相辉映之时,诺多的第一歌者在亲人和朋友们中间,歌唱着首生儿女们最纯真的感情,那就是儿女对父母的爱,是与生俱来的依赖和无条件的信任。

在座的所有人都被歌声打动,连Ecthelion都觉得Maglor实在是高手,除了在旋律上他有不同意见之外,歌曲的煽情程度他佩服得五体投地,真是句句直戳观众的泪点,可惜表演者的父亲不在场。

和他一起藏在舞台上空的Fingon也沉浸在乐曲之中,暂时还找不到需要渲染气氛的机会。

“要不咱们下去吧,我看没什么必要再制造额外的舞台特效。”Ecthelion用眼神代替声音对Fingon说。

素有熊孩子之称的第二家族长子自然是不想就这么放弃的,但他也认为这场演出的气氛很好,其实不需要再锦上添“花”。如果没有接下来的插曲,也许他们之前的功夫就真的白费了。


正在Fingon犹豫不决的时候,舞台上发生了意外。本来演得正投入的Maglor突然停了下来,琴弦的尾音颤抖着偏离主旋律而去。

这可不像是他会出的错误,到底是怎么回事?

观众席中传来阵阵低声议论,大家顺着Maglor惊讶的目光望去,才发现站在角落中的身影。

“父亲?”Maedhros第一个看清那身影,他的发现在众人中惊起了一阵躁动,“他不是说……不来吗?”

Nerdanel也顺着儿子的目光转过头去:“来了也不坐进来,真是小孩子脾气。”


Ecthelion和Fingon在高处看不清不速之客的表情,但此时场面的尴尬却已经是弥漫开了。

台上的Maglor一脸茫然,显然是没料到父亲一直在聆听着他唱“爸爸我爱你”,此时很想在舞台上开个洞跳下去。

台下的Feanor被儿子发现也很恼怒,看上去下一秒就会转身离开,前排的Nerdanel正在和他用眼神交谈,不,看表情应该是场争论。

观众席上的Finwe和Fingolfin也坐立不安,他们的夫人在一边试图制止他们离席去火上浇油。

剩下的诺多们都把头埋起来,假装他们并不存在……


这时,Ecthelion发现身边的Fingon准备动手了,很好,把大家的注意力重新拉回舞台上,绝对是拯救冷场的妙计。

只不过……光是花瓣可是达不到戏剧效果。

于是勇敢的Fingon,Fingolfin的长子,未来诺多的至高王——就这么被他最信任的挚友给“陷害”了,他才刚撒了一把花瓣,Ecthelion就拉动了系在他身上的绳子。观众们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装满花瓣的篮子从舞台上空掉了下来,不偏不倚地扣在了Maglor的头上,随后一个熟悉的身影随着坠落,并被绳子拴在半空中做着摇摆运动。

“Turu……”Glorfindel盯着那晃来晃去的身影,用胳膊肘碰了碰身边的好友,“那个,不是Findekano殿下吗?”

“呃……嗨,大家好!”Fingon在空中无法控制平衡,在做着钟摆的同时还在以绳子为圆心自转着,完全自顾不暇,“那个,请允许我等一下……停稳了,再正式……自我介绍。”

Glorfindel和Finrod颇有默契地一左一右按住了要跳起来的Turgon,否则此时舞台上会更加热闹。


“Findo!”坐在第一家族前排的Maedhros一个箭步跨上舞台,Fingon的出现让他完全忘记了这是Maglor的演出,也忘记了家族中所有重要成员都在场,包括他父亲。Fingon从小就意外不断,时刻让家人们精神紧绷,这其中也包括身为堂兄的Maedhros。

“啧啧啧。”在舞台上面旁观的Ecthelion摇了摇头,既然老师也登场了,那么Fingon着陆的任务就交给他好了。他估算了一下此时被吊在绳子上的王子运动的速度和角度,拔出匕首——和花瓣一起从天而降的Fingon便准确无误地落入了他堂兄Maedhros的怀抱。


台下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刚才不知道去了哪里的Ecthelion突然回到了座位上,神色自若地带头鼓掌,Finwe和Indis在掌声中登上舞台,慈爱地将三个孙辈搂在怀里,还捏了捏Fingon的鼻子:“我们的Findekano真是埃尔达之花啊,出人意料地从天而降。”

“你刚才跑到哪里去了,Age?”坐在Ecthelion身边Finrod问道。

“去洗脸。”Ecthelion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撒谎,“有点困。”

观众们都沉浸在掌声和欢呼之中,没有太多人关注他的行径,但他隐约察觉到与他间隔两个人而坐的Glorfindel似乎一直在默默关注着他……也可能是他想多了吧。


Maglor的演出虽然被打断,但实际效果却远远超过他所期待的,大家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和睦相处,连Feanor和Fingolfin这对常年针锋相对的半兄弟都相视一笑,尽管那笑里面更多的是无奈。

事后有两个人得到了意外的“嘉奖”。

Maglor收到了一把新竖琴,送礼的人没有留下姓名,但他的音乐老师暗示他,Feanor殿下对音乐并非完全没有兴趣:“他一直以你为傲,但别期望他说出口,表达爱对某些埃尔达来讲很难,我也从来不曾告诉Agethelion我是多么在乎他。”*

而另一位则是Ecthelion,他的剑术老师Maedhros在接下来几天的训练中对他加码加量,声称是为了他更好的成长。这个谎言再容易揭穿不过了,累得趴在地上的Ecthelion很清楚,他对Fingon耍的小把戏其实很多人看穿了,但会采取报复行为的也只有他老师一个。

你就是找借口想整我而已,Ecthelion一边咬牙继续训练一边想,埃尔达之花掉下来扑个满怀这等好事,别人想要还没有呢!


*以下是私设,和原作都木有关系:

1. 泉花是熊家王子们的同(ban)窗(du)

2. Maedhros是Fingon和Ecthelion的剑术老师

3. 泉哥的音乐家父亲是Maglor的音乐老师

评论(9)
热度(44)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