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泉花】不灭之火9 完结

他们在前往白城之前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杀敌的间隙还不忘互相调侃,当奥克斯锐划破长空刺入Glorfindel来不及招架的Orcs体内之时,他又看到了那熟悉的眼神。

配对:主【泉花】副【梅熊】
简介:所有精灵的灵魂在死后都会前往曼都斯,但是Ecthelion没有……一切属于托尔金。
目录←点此


Glorfindel很熟悉奥克斯锐剑,事实上,比他更熟悉的只有剑的主人Ecthelion。
希姆林的领主Maedhros在Fingon击败第一只火龙之后来到多尔罗明看望堂弟,带来了最优良的马匹和最强的武器。奥克斯锐就是他送给自己昔日的学生的礼物,自那之后,Ecthelion从未使用过别的剑,他挥舞着奥克斯锐与Glorfindel并肩战斗了将近五个世纪,坚定地守护着他的背后,这把剑的力量几乎等同于银泉领主本人。

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最后一次他们一起战斗……

当金花家族和竖琴家族的残部朝国王广场撤退的时候,Glorfindel将部队暂时交给了他的副官。
他将火龙朝东北方向引去,此时所有的家族都在朝南边聚拢。
“你们的领主呢?”金花家族的队伍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银色的身影,大家认出那是银泉领主Ecthelion的传令官。
“他朝军械库那边去了!”
“谁和他在一起?”
“不……不知道,他让我们顶住东边的进攻,我们在国王广场汇合!”

火龙被金色的光芒吸引着,被Glorfindel带进了陷阱,原本是军械库的地方已经在方才的战斗中被毁,Gothmog最先进攻了北边,彩虹家族的领主指挥守军启动防御,但这些对敌人并无效果。Elgamoth还来不及打开最后的防御铁迷宫就被Orcs重创,他的副官集结彩虹家的部队和飞燕家的幸存者匆忙撤退。
这真是个疯狂的计划,Glorfindel一边躲避着火龙喷出的烈焰一边想着,他当时没有预料到那之后发生的一切,更没有想到他从曼都斯复活再次踏上中洲的土地时依然疯狂如故,无论是面对火龙还是刚达巴的Orcs大军。
……

Legolas在河谷城找到自己父亲的时候,绿林的部队已经伤亡无数,山上遍地都是同胞残缺不全的肢体,长湖镇的居民亦死伤无数。
“刚达巴的军队来了!”他带来的消息无疑是雪上加霜,绿林的战士早先和长湖镇的人类进攻伊鲁伯,和矮人族三军混战之后又调转矛头,冲到最前方对付他们共同的敌人orcs,早已精疲力尽。Thranduil环视自己子民所受的苦难,终于放弃了继续。

“父亲!”Legolas的双剑挥舞,结果了身边的Orcs,挡到Thranduil面前。
绿林的王不为所动:“撤退。”
“那么再会了。”年轻的王子做出了与父亲当年一样的选择,“我不会让Glorfindel独自面对刚达巴。”

刚达巴的头狼们此刻正在追捕着单枪匹马的金发精灵,逐渐偏离了原本行军的方向,很显然这位力量近乎于迈雅的精灵正是他们想要的,如果能将他改造成为Orcs,一定会是个强悍的角色。它们觉得抓住他之后再去洗劫宝藏也不迟,没有注意到自己正在朝着渡鸦岭进发,更没有注意到冰面之下的河水有什么异样。
众水在严冬积蓄着力量,而此时听到了Glorfindel的咒语,感受到了他手中有他们熟悉的力量——那是乌歐牟青睐的战士吗?那是刚多林的Ecthelion?他的剑在呼唤我们!他的灵魂在我们之中!

这真的是个疯狂的计划……Glorfindel催促着他的白马加速,冰面让阿斯法洛斯的速度受到制约,已经渐渐进入Orcs的射程中了。
……

火龙陷入钢铁的迷宫中时只差一点就把金花领主烧成灰烬,Glorfindel奋力逃离军械库的密室,在一堵还没有坍塌的墙下躲避烈焰。
只差一点,他剧烈地喘息着,差一点他就命丧于此,但他来不及放松,铁迷宫只能短暂地困住火龙,给其他人一个缓冲的时间,他必须尽快赶回金花家族的队伍中去。
然而周围的Orcs已经被火龙的嚎叫吸引,纷纷朝他奔来,瞬间包围了他。这可有点糟糕,他现在有点体力不支,更何况,战斗的残酷需要两个人来共同面对……

两个人共同面对任何事情都不会觉得疲劳。
Glorfindel和Ecthelion在一起作战时会变得很亢奋,他们数着自己斩杀的敌人,互相比着。任何激战只要他们背对背肩并肩,杀敌的动力只会越来越强。但那已经是久远的过去了,泪雨之战给了诺多致命的打击,漫长的岁月也趁机唤起了首生儿女的弱点,他们沉浸在对过去的无限伤悲中无法自拔,在与日月同在的生命中消磨着灵魂之火。

他以为他们再也回不去维林诺,回不去他们被戏称为金银双璧的时代,他们在前往白城之前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杀敌的间隙还不忘互相调侃。然而在刚多林陷落的这场最终战役里,当奥克斯锐划破长空刺入Glorfindel来不及招架的Orcs体内之时,他又看到了那熟悉的眼神。

闻讯赶来的Ecthelion看上去和他差不多狼狈,左臂不自然地捶在身体一侧,但有那么一瞬间Glorfindel以为时光倒流,他们回到了并肩驰骋疆场的岁月,每杀死一个敌人内心的雀跃就增加一分,每次顺手帮了对方的忙都不会放弃奚落对方的机会。
“如果金花领主厌倦了中洲一定要告诉我。”Ecthelion的语气里显然带着怒意,但及时赶到爱人身边还是让他松了口气,他一边说着一边别开头,让Glorfindel的剑飞过他,射进他身后的Orcs头中,“曼都斯的殿堂永远欢迎我们,尤其是现在。”
“谢谢我们英勇的炎魔终结者银泉大人,不过很抱歉我至今还根本没有遇到一只炎魔,否则绝不会输给您!”
“您有的是借口嘛金花大人。”

两人同时从尸体身上拔出爱人的武器砍向接近的敌人,动作一气呵成无需思考,他们的族人在两位领主的带领下很快消灭了这队Orcs。
但铁迷宫已经快要撑不住了,火龙的气息越来越强,火焰即将熔化钢铁,他们必须尽快撤离。Glorfindel往东南方向和他们的队伍汇合,而Ecthelion则朝西南去指挥族人。两把剑在空中交错,重新回到自己主人手中。他们来不及叮嘱对方什么,时间是族人和白城子民的生命,短暂到只允许他们像战友那样击掌为约。他们怎么不是战友呢?爱人的身份之上是战士的责任,沙场上没有信誓旦旦的嘱托和祝愿,只有坚定的手势和眼神,他们就此暂别,约定沿着各自的路走下去,在汇合之前不许死去。
但那时谁也没有想到后来……谁能想到呢?他们才刚刚合力战胜敌人,沉浸在短暂的喜悦之中,坚信他们很快就会在国王广场的喷泉前面汇合,之后无论是坚守还是突围,他们都会继续并肩作战,没想到……
没想到这就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在金花家族还没有到达国王广场的时候,炎魔之君Gothmog已经攻入国王广场,所有家族剩余的守军都聚集在那里,节节败退。Glorfindel那时正带领着一队弓箭手在广场东边的高塔上拦截Orcs的进攻,那位置将广场上的一切尽收眼底,重伤的Ecthelion与Gothmog对决的整个过程他都看到了。
待金花家族消灭了那队Orcs来到国王广场的时候,方才吞没了炎魔之君和银泉领主的王之喷泉早已回复平静。
Glorfindel来到池边俯下身去,却只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以及灾难之下浴血的白城。

以乌歐牟之名起誓,我的奥克斯锐剑永远属于刚多林。
——如果刚多林已经死亡,你的力量是否还与不灭之火同在?
繁星为证,我的爱永远属于你。
——你的爱一直活在我的生命里,从此刻到鹰之间隙,从曼都斯到维林诺,再到重返中洲。

但你的灵魂又去了何方?
若你真的沉睡在奥克斯锐剑中,此刻是否已经觉醒?
若你化为乌歐牟的力量,一直在我身旁,此刻请与我同行,如你生前一样。

“精灵,投降吧,你只有孤身一人。”渡鸦岭已经被刚达巴的Orcs占领。
Glorfindel策马越过结冰的河水登上对岸,转过头来与身后成千上万的Orcs军队对峙,Legolas的呼唤在太遥远的地方,来不及增援他。
“我并不是孤身一人。”金发的精灵领主拔出Orcs熟悉的奥克斯锐剑,她曾收割它们无数的同类,此刻发出耀目的蓝色光芒,单是那嗡鸣之声就让这些魔鬼颤栗,“你的灵魂在哪里,我终于找到了。”

冰面被河水的力量冲破,水流变成一道道利刃刺向冰上的Orcs,恐怖的惨叫声顿时在渡鸦岭被无限扩大,然后又被激流的怒吼掩埋,刚达巴的大军被乌歐牟麾下的战士们撕成碎片,消失在冰河之下。笛声淌过。

银泉之君,刻石之主。
山下之王不久将重回宝座。
人民将欢庆他的回归,但一切注定悲剧收场。
湖水闪耀,战火重燃。

Glorfindel没有听错,远方鹰王索隆多带领着巨鹰前来增援,战斗的结局已定,邪恶再一次被正义的不灭之火打败。
死去的英灵化为大地的水,山间的风,他们与活着的亲人们并肩而行,一直守护着中洲的土地,直到埃尔达的历史在此终结。
……

“埃尔达在中洲的历史什么时候终结呢?”
孩童用稚嫩的声音问着这样一个只有维拉才能解答的问题,让坐在床边黑发精灵有些困扰。
“Aeg,简单来说,我们埃尔达的生命并没有尽头,所以历史的终结指的是离开中洲。”
躺在床上的黑发小精灵睁着黑曜石一般的大眼睛,似乎并没有完全明白:“就像航海者Earendil那样吗?Findo。”
被称为Findo的年轻人笑了,他抚摸着孩子的脑袋:“你还记得Earendil的故事吗?总有一天,你会记起更多关于他的事。”
小精灵的眼中有些失落:“Findo,我什么时候能把以前的记忆找回来呢?是不是长到Maitimo这么高就可以了?”
“哈哈,他还没有长到最高哦,以前的Maitimo比Turukano还高呢。”
“那我呢?”
“你要早点睡觉才能长高哦,Aeg。”
“可是你还没有讲今天的睡前故事。我可以听你讲五军之战吗?银泉之君,刻石之主。”
“当然,我亲爱的小Aeg,还记得奥克斯锐剑吗?她被树立在索林橡木盾的墓上,人们经常能看到剑身发出蓝色的光芒,守护着那片土地上的人民。”黑发的精灵温柔地看着重生后的挚友和副官,“总有一天,你能给我讲五军之战的故事,能告诉我银泉之君的灵魂,是如何与他昔日的战友金花领主并肩作战的。”
……

Glorfindel将奥克斯锐剑树立在索林的墓上,他说那是宝剑自己的意志。
他在那天晚上梦见了不灭之火,站在火光前面的Ecthelion转过身来对他微笑。Fingon交给他的任务应该完成了,游荡在中洲的灵魂终于踏上了曼都斯的归途,剩下的就都交给时间就好了。
直到埃尔达的历史终结,他们会在海的彼岸重逢。

END

这篇《五军之战野史之泉花抢戏版》是受我们的神仙太太@_star热爱生活呀巴扎嘿 启发而写的,她笔下去白城之前的泉花并肩作战所向披靡,被这样的cp甜死虐死我们都无怨无悔_(:з)∠)_借此感谢她的辛勤产出大量美得不要不要的宝钻图
泉花也好梅熊也罢,It hurts so much 'cos it's real.

评论(4)
热度(31)
  1. 梧桐树吹沙沙地Mouisanya 转载了此文字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