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泉花】不灭之火 7

我们的族人相信一个传说,英雄的魂魄往往在死后依然守候着这片土地,他们暂时蛰伏在自己的刀剑之中,直到正义的力量再起,不灭之火再燃。

配对:主【泉花】副【梅熊】
简介:所有精灵的灵魂在死后都会前往曼都斯,但是Ecthelion没有……一切属于托尔金。
目录←点此


“Laure,我们的族人相信一个传说,英雄的魂魄往往在死后依然守候着这片土地,他们暂时蛰伏在自己的刀剑之中,直到正义的力量再起,不灭之火再燃。”
“Legolas,那只是传说。”
“但是你相信的,不是吗?”
……

“怎么了?”
身边的情人背对他睡着,漆黑的长发覆盖在肌肉线条优美的背部,虽然没有转过身来,但也睁开了那双黑亮的眼睛。
Glorfindel浑身冷汗,扶着额头喘息不止,直到听见Ecthelion的声音才确定自己是在做噩梦。梦中的情景太真实,夜正深他却睡意全无,过了很久,他感到身边的人呼吸再度平稳下来,才轻轻起身,披上睡袍离开。

杯中的酒还没有喝完一半,Glorfindel就听到来自睡房的脚步声,书房的门被Ecthelion打开,真是糟糕,他的情人一向起床气很大,半睡不醒的时候脾气往往都很差。
但Ecthelion其实已经醒了很久,他拿出另一个酒杯给自己倒上,然后坐在书桌上俯视着拒绝和他眼神交流的Glorfindel:“不要告诉我还是那个梦,你梦见我用自己的灵魂和曼都斯交易,换取你在冰海中失去的生命。”
“没有……”他反驳得太快,反而让情人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Ecthelion无奈地叹息,表情诚恳地说:“我惹你生气了?”

他们白天确实争吵过,鹰王索隆多带来多瑞亚斯覆灭的消息,面对Feanorian犯下的又一桩残杀亲族的罪过,城主Turgon已经连憎恨都感觉不到了,自从他的兄长死后,任何窗外之事都与他再无瓜葛。
但Glorfindel知道白城的大门并没有关闭所有人的心,Feanorian的一举一动都让Ecthelion感到矛盾和愤懑,他一向敬爱的老师Maedhros在被宝钻诅咒的路上渐行渐远,慢慢模糊了最初的模样。
这个消息对银泉领主来说无异于一种折磨,他并不与任何人争辩,也不表达自己的想法,日复一日地只是将自己深锁在守护白城的义务中,试图麻痹内心那被火灼烧的痛苦。直到今天Glorfindel忍无可忍地来到守卫塔,在一场激烈的争吵中逼着他将内心的情绪全部发泄了出来。

金花领主苦笑着抬起头,对上情人期盼的眼神:“你惹我生气的次数还少吗?”
总惹他生气的情人却不再嬉笑了:“可你不应该放任我伤害你。”
Ecthelion在盛怒中的确差一点伤了他,当争吵升级成暴力的肢体接触,随之而来的性爱很难避免伤害,更不要提Glorfindel是有意为之。
“我可不需要你的道歉。”金花领主这回是真的有些动怒,“事实上,你想追随谁,想效忠谁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我只是恨你放不下的那些感情,那让你懦弱。”

言罢他再度给自己倒上酒,刻意不去理会爱人明显受到伤害的眼神。
Ecthelion沉默着,安静地看着他,在月光下像一尊没有生命的石像,只有眼神中的爱意让人感到他内心深处的火焰。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放下酒杯,转身离开了书房,留爱人独自在身后。

门在身后轻轻关上。
在这样的夜晚Glorfindel无法制止自己的胡思乱想,如果Ecthelion没有来到刚多林,那他无疑已经追随了Fingon消逝在泪雨之中的脚步,尸骨化为死者之丘的泥土。但是,若他活着,若他活在刚多林之外的世界里,现在会身在何方?他会不会去阻止Feanorian的疯狂?他会不会也被宝钻的魔咒操纵?
他知道没有如果。
Ecthelion对Fingon和Maedhros的情谊从未改变,也无需改变——事实上甚至是Feanor本人,都在银泉领主内心占据了一个不会被遗忘的角落,这些都没有动摇过他效忠隐秘之城的决心。

“以乌歐牟之名起誓,我的奥克斯瑞尔剑永远属于冈多林。”

银泉领主在国王喷泉广场上受封,他的虔诚与忠心毋庸置疑,众水之王赐予他力量的同时也赋予他责任。这份职责让他和金花领主并肩战斗在Turgon的身旁,在尼尔耐斯·阿诺迪亚德的战场上拼死相护,在环山之中默默坚守,哪怕山外的土地上有再多挂念。

繁星为证,我的爱永远属于你……
他怎么不知道,仅仅是履行职责并不能让Ecthelion完全得到内心的宁静,维拉的赐予远比他们付出的更多。正是因为他们完全地拥有对方的身心,才使彼此的意志更加坚定不移。
尽管有时,黑暗总在绝望来袭的时候蒙蔽他们的眼睛,让相爱之人看不清对方心中的爱。

Glorfindel起身回到卧室,床上的Ecthelion依然保持着之前的姿势背对着他,但他熟悉情人熟睡时呼吸的节奏,因此知道对方一直醒着。
“我听说,你今天差点把Salgant骂哭。”Ecthelion在他躺下之后突然提起白天的事。
他仰望着天花板,像每一次失眠的时候那样:“何止是骂他,我想揍他都已经不止一千年了,这个自称音乐家的废物竟然还以为自己可以和Makalaure相提并论。”
“你还真的跟他生气……他说我是Feanorian的人,只是因为看我不顺眼而已。”
可是这句话无论何时都能让他愤怒,他转身把头埋在情人的黑发中,发脾气似的顶在他背上,立即感觉到了对方的轻笑。
“我该亲自找他谈谈,但必须承认,多瑞亚斯的遭遇让我痛苦,而能抵御痛苦和失望的只有愤怒。”
听到这样的坦白,Glorfindel起身,让爱人转过身来看着自己。

Ecthelion的眼中没了白日的冷漠和方才的忧伤,但内心深处的无助却依然刺痛了相爱之人的心,Glorfindel抓住了他伸出的手,俯身趴在他身上,他们的额头紧贴对方,十指相扣。
“我就是憎恨Feanorian给你带来的这份痛苦。”
“我知道。”Ecthelion轻轻吻着他,“你不会是真的以为,我会去找Maitimo和Makalaure吧?”
“你会吗?你能阻止宝钻的誓言?”
他的反问换来爱人的一声叹息,Ecthelion将他搂进怀里,修长的手指在他的金发中温柔地轻抚:“我不知道,但我至今仍然会梦见Findo殿下。他现在在哪里呢?已经身处曼都斯的灵魂是否还会通过伊丝媞的恩赐走进你的梦里。”

Glorfindel无法回答这个问题,那个以勇气著称的埃尔达之花是个经常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他从小就是个让长辈们头疼的淘气鬼,还真有可能连曼都斯也管不住他的灵魂。在提利安的时候大家都说,Fingolfin家的长子不像是个哥哥,反倒是次子Turgon沉着稳重,几乎恪守成规地满足了王家对一名诺多王子的所有期待。
“你还记得那次Makalaure殿下表演吗?Findo爬到了舞台顶部的支架上想往下面撒花瓣,结果一个没留意摔了下来。”无意间他们转变了话题,Glorfindel忍不住笑了起来。
Ecthelion比他笑得还夸张,他自然是不会忘记一起长大的挚友曾经有多调皮:“我几乎参与过他所有的秘密行动,如果当时不是我执意让他在腰上帮上绳索以防万一,他早就脸朝下摔在了Makalaure的竖琴上。”
当时几乎所有家族成员都在场,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装满花瓣的花篮从天而降,准确无误地扣在了诺多第一歌者Maglor的头上,随后Fingolfin的长子也被一根绳子吊着在舞台半空中晃荡,表情尴尬地向各位观众打招呼。
“Findo!”肇事者的堂兄第一个跳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舞台上,及时地在绳子断掉的时候接住了掉下来的堂弟。
“你跟我说实话,Aeg,当时是不是你把绳子割断的!”Glorfindel清楚地记得,当时台上的Maglor和自己的哥哥一起大笑着“教训”他们最年长的堂弟,还时不时朝着散花使者掉下来的方向使眼色,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演出已经被搞砸了。
“他总得找个方法解脱吧。”Ecthelion厚颜无耻地承认了当年的罪行,“我可没力气把他拉上去,所以就只好麻烦他下去了,你得承认,那可真的是一次从天而降的惊喜啊。”
那场意外反而让原本紧张的气氛轻松起来,Finwe陛下和Indis夫人笑着走上台去,慈爱地将三个孙辈搂在怀中,台下观众的掌声不断,连Feanor和Fingolfin这对常年剑拔弩张的半兄弟都相视一笑,虽然笑里全都是无奈。

Ecthelion用手臂挡着眼睛,笑得都快要喘不上气了,待到他们都慢慢平静下来的时候,Glorfindel抬起头,将爱人的手臂移开。
“Aeg?”
不出所料,黑发精灵领主双眼通红,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滑落脸颊。一向冷静严厉的银泉领主没有回避爱人关爱的目光,他们从来不在对方面前掩饰任何感情,那些不能表现出来的脆弱和不安也都只有彼此能看见。
“我知道你想念他,Aeg,陛下也一样,我也一样。”
金花领主帮爱人擦干眼泪,在那湿润眼角落下一个个温存的吻。
年轻的一辈大多没有见过Fingon,想念他的时候,他们也只能一起分享对至亲的思念。只是,Ecthelion的思念中,仍有一部分与宝钻的誓言有关。
“你又在逃避我的问题,亲爱的。”Glorfindel俯下身去和爱人唇齿相交,“但这次我决定放过你。”
Ecthelion回应着他的吻,翻身将他压在身下。
“我永远在你身边,曼都斯也无法将我们分开。”
“骗子。”

……

骗子。

Glorfindel睁开双眼,幽暗森林中的阴影恐惧这位金发精灵的力量,迅速逃散开去。如今他的爱人身在何方?曼都斯的殿堂若没有接收他的灵魂,又会有什么地方可以成为埃尔达死后的栖身之所?
“Legolas,你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在接近绿林的边界时,Glorfindel忍不住揭穿了一直尾随在他身后的王子。
“什么嘛,Laure。我以为我隐藏得很好的。”一个轻盈的身影从高处降落,银发飘飘,在月光的照耀下发着淡淡的光。

Glorfindel笑着伸出手去,Legolas背上的剑立即飞出剑鞘,来到金发精灵领主手中:“你掩藏得很好,是它暴露了你的行踪。”
奥克锐斯剑在他手中发出蓝色的光,提醒着曾经和它主人并肩杀敌的精灵——危险已经临近了。
你迫不及待想饮血了吗?

TBC

评论(8)
热度(16)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