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泉花】不灭之火6(下)

饭桌上,Glorfindel旁观着诺多族数一数二的战神们像两个小学童一样争着跟老师告状,揭发对方不乖不小心不珍重自己的身体,直到老师行使判决的权力……

配对:主【泉花】,副【梅熊】
原作:《精灵宝钻》《霍比特人》
简介:所有精灵的灵魂在死后都会前往曼都斯,但Ecthelion没有……一切属于托尔金。
 目录 ←点此

第二天早上Ecthelion没有把两颊的黑发编成细辫,由于左手还不太灵活,他只是简单地绕了绕就绑了起来,结果被挑剔刻薄的情人摁在窗前坐下,说这样邋遢站在他身边会连累他金花大人的形象,从而减少和美人们愉快交谈的机会。
借口还挺多,Ecthelion想,他嘴硬的情人喜欢用这种方式向众人暗示他们的亲密。
精灵比其他任何种族都更珍视自己的头发,当年Feanor向Galadriel索要三根金发都被拒绝了。无论贵族还是平民,梳头这件事向来都是自己动手*,从不交给侍从来做。早餐时,Ecthelion明显感觉到了Fingon的目光不止一次地在他的头发上流连,Glorfindel坐在一边完全没有想解释的意思。
但实际上,这不是只有他们会玩的把戏。
比如,现在正坐在Fingon右边的这位来送马送钱送武器希姆林的领主,他昨天半夜才到访,今天早上一出现时,一贯随意的发型已经被梳成复杂的样式,那绝对不是红发的Feanorian仅用左手就能完成的。
Ecthelion和Glorfindel对此表示理解,和无视。

餐桌上Fingon没有再提Turgon的计划,他和Maedhros详细描述了安格班新出现的火龙,以及受伤的战士们恢复的情况。
“Aeg的手臂一直都没有好转,我们怀疑火焰中是不是有什么不能化解的力量。”
Ecthelion想反驳,却被Glorfindel用愤怒的目光制止了,于是话题一转:“Findo殿下怎么不说自己为了掩护村民被火龙击中?”
“哪有?”
“您前两天还经常出现晕眩……”

Glorfindel旁观着诺多族数一数二的战神们像两个小学童一样争着跟老师告状,揭发对方不乖不小心不珍重自己的身体,直到老师行使判决的权力:“我已经和陛下打过招呼了,这个月我会留在这里,你们两个都给我老老实实在自己屋里待着。”**
“什么?”
“我抗议……”
真是千年难得一见,Glorfindel感叹,这三个人的师生关系都已经是维林诺时代的旧事了,可一直到现在,只要他们一聚首,就给人一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若时光真的能倒流该多好,或者停在那一刻,之后的画卷上有太多血与泪,谁能预想到那次短暂的相聚之后,他们三人再次见面已经是在尼尔耐斯·阿诺迪亚德的战场上,银泉领主跟随Turgon国王来援助至高王Fingon,红发Feanorian的旗帜在安法乌格砾斯平原上与他们遥遥相望,却始终没能够汇合……

“你一定觉得我是个懦夫。”Thranduil听到他走来的脚步声,头也不回地说。
Glorfindel没有回答,Thranduil是唯一一个没有精灵指环的领主,他和绿林的子民一直独自对抗黑暗的侵袭,仅仅因为他拒绝帮助索林就说他是懦夫,这是不公平的。
而且,他理解Thranduil的抗拒,因为他了解战争的真正面目,英雄的勇气和联盟的荣耀被谱写入歌,成为符号一样的丰碑,流传给没有经历过战火的新生儿女们。而他经历过的那么多战争中,最刻骨铭心的不是星下之战的意气风发,而是泪雨之战那撕心裂肺的悲痛和绝望。
我才是懦弱的那个,他曾经对还是王子的Thranduil说过,那时年轻的王子被火龙灼伤。邪火的魔力在伤口中生根发芽,直到今天还诅咒着绿林的王。

“我们每个人在战争中失去的东西,索林本人也经历过。”Glorfindel沉默良久才开口。
“很显然他早就忘记了疼痛。”Thranduil扬起头,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这些生命不够长的种族竟然比我们还容易遗忘。”
“也许我们需要学会遗忘。”
绿林的王听了他的话大笑起来,笑里流淌着血泪:“你可以吗?Laurefindil,你甚至无法忘记自己的前生。”

Thranduil的话让他无言以对,重生之前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反倒越来越清晰,他记得刚多林是怎样关上了她的大门,泪雨之战彻底摧毁了精灵与人类的联盟,Fingon的军队无人生还,Feanorian被肢解成碎片散在荒野之中,刚多林虽然没有全军覆没,活下来的人却已经耗尽了生命力,他们再没有眼泪可流,因为所有的心碎都已经随着阵亡的英灵们被埋葬在了“眼泪之丘”,他们已经与死亡无异。

他怎么能忘记呢?
Ecthelion撕心裂肺的呼喊也没能阻止炎魔之君的黑斧朝他昔日的王砍下,蓝白旗帜随之折断,与至高王的身体一起被炎魔们砸入泥沼之中,埃尔达之花染血凋零。
目睹这一切的他们已经开始了死亡,尤其是Ecthelion,Glorfindel甚至怀疑,如果不是在西瑞安隘口遭到偷袭,也许当时Ecthelion就已经被心中的黑暗彻底俘获,忘记自己身后还有需要他保护和领导的族人们,将自己陪葬在他至爱的王身边。
这些他都记得,越是远离就越无法忘记。七名之城刚多林从此关闭了环山之中的所有大门,拒绝聆听外界的一切灾祸与悲伤,也忘记了山岭以外的所有亲族。

他记得每一个细节。
Ecthelion在最后一道城门关闭的那一瞬间从马上跌落,银泉的族人们慌忙解开他的铠甲,才发现领主的半个身体都被染红了,鲜血像泉水般从他颈部的伤口中涌出。短暂的昏迷后他睁开双眼,轻声地呼唤来到他面前的Turgon为陛下。
一开始他们都以为Ecthelion认错了人,以为Fingon的死让他失了心智,但银泉的战士其实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脆弱。他效忠的对象并非一两个身处高位的王,而是所有诺多的族人。
“您现在……已经是我们陛下了。”黑发领主的声音很轻,语气却坚定不移,当族人们失去了一个王的时候,他们需要新的首领扛起那失落的旗帜,带领他们继续前进,“请允许我为您战斗到最后。”

这一切他都记得,而最后,Ecthelion的确和他一起战斗到了这座城的最后,美丽的隐秘之城,哪怕有重重关卡,最终也没能扭转她被毁灭的命运。

“我学不会遗忘。”他对Thranduil说,“但真正因为我记得,才更不愿看到绿林走上刚多林的路。”
然后他不再与精灵王争辩,转身离开了绿林的宫殿。

TBC

*精灵自己梳头的习俗纯属私设。
**Maedhros向Fingolfin请求照顾Fingon的梗是受@不丼 和@火绒草 GN的启发,非常喜欢她们的《心若洞火》,整篇文章中印象最深的就是Fingolfin这个慈爱的父亲睿智的君主。
“从Thorondor载着Fingon和被他营救的Maedhros降落在米斯林的那一刻起,Fingolfin就预感到,除了命运,恐怕再没什么能把他们分开。
——就连命运,所能分开的也只是他们的躯体。”
读到这样的描写时真是心被戳成箭筒子啊_(:з)∠)_

评论(9)
热度(21)
  1. 梧桐树吹沙沙地Mouisanya 转载了此文字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