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泉花】不灭之火6(上)

“殿下……”Glorfindel在Turgon的私人书房里来回踱步,“既然是要挖您哥哥的墙角,为什么不是您自己出面去多尔罗明,偏要派我去?”

简介:所有精灵的灵魂都会在死后前往曼都斯,而Ecthelion没有……
配对:主【泉花】,副【梅熊】
原作:《宝钻》《霍比特人》一切属于托尔金。
 目录 ←点此


绿林在重蹈覆辙。

当Thranduil下令关闭城门不参与任何战争的时候,Glorfindel无法不想起刚多林。像提利安一样白城,记忆中的金银双树。他们都太爱她,爱的执着蒙蔽了爱人的眼,让他们以为关上城门这个世界就是永恒。这样看来,他似乎也没有资格对Thranduil说教。


但刚多林……这座城的诞生与消亡都深深地印在他的灵魂里,只会与他自己的生命一起消逝。

……


“等等,殿下……”Glorfindel在Turgon的私人书房里来回踱步,一头金发明晃晃地摆来摆去,“既然是要挖您哥哥的墙角,为什么不是您自己出面去多尔罗明,偏要派我去?”

Turgon头也没抬一下,一边在公文上签字一边说:“怎么,我去多尔罗明,那你帮我批这些?”

“我才不要……”金发精灵立刻认怂,“可是……”

“可是什么?!”Turgon抬起头来,没好气地把签好的另一份文件扔到一边,“我也是因为乌歐牟的旨意才决定让Aegthelion加入新城的建立,你以为我愿意把Findo最重要的副官调走?”

Glorfindel不说话了,但一脸还想狡辩的表情。


Turgon对他这位挚友的性子了如指掌,劝说无果的时候,用激将法就对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倒是觉得Aeg是不会愿意帮忙的,他和Feanorian走得那么近,和我们的想法还是不一样。”

果然,Glorfindel的脸色立刻变了:“他只是曾经和Maedhros比较亲近。”

“我看你不去也罢,省得自讨没趣。”Turgon演得上了瘾,态度180度大转变。


Glorfindel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他是绝对不会承认他其实期盼着能和Ecthelion一起建立新的王城。自从Fingolfin的王子们有了各自的领地,他们两人就长期分离在回声山脉的两边,忙碌得少有时间见面,只有在多尔罗明又遭受袭击了或是英勇的Fingon王子又把什么东西揍回了安格班的时候,他才能听到些关于Ecthelion的消息。

但他们都无怨无悔,王子们的领地如今连成了坚不可破的铜墙铁壁,诺多的剑直指安格班,邪恶的力量惧怕埃尔达的光芒,躲在黑暗中苟且度日。


Turgon看出来Glorfindel面子上有些挂不住,知道自己已经接近成功,此时他只需要再给友人一个梯子,让他从台上下来时别摔着:“Findo那边如果你不好开口的话,我忙完这阵会亲自和他谈谈,但是多尔罗明你还是去一趟吧,听说前一阵他们与火龙正面交锋,虽然大获全胜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损失。Findo和我提过,说Aeg好像受了伤。”

“什么叫好像?”Glorfindel脸色苍白,竭力掩饰自己声音里的颤抖。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你就代我去看看他们吧。”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的主人兼挚友有可能是在吓唬人,当Glorfindel见到Fingon身边的Ecthelion稳稳当当地骑在马上的时候,还是觉得自己有些白痴。出乎意料的是,Fingon对Turgon的计划已经略知一二。

“您是怎么知道的?Turukano殿下已经告诉您了?”

“没有,Aeg直接得到了乌歐牟的托梦,水神一直青睐我最得力的副官,这倒成了我的损失。”Fingon王子带他们进了他自己的客厅,他说话一向语速很快,总是带着笑,让听者不由自主地被轻松积极的精神感染。

损失?Glorfindel小心翼翼地问:“您……您的意思是。”

Fingon微笑着脱下披肩和软甲,骄傲地看了看自己的副官,后者反倒有些不太自在,独自踱到窗边坐下,也没有除下软甲。光凭着那整齐度大打折扣的发型,Glorfindel就已经猜出了Ecthelion身上受伤的大概位置,但却猜不出他内心的想法。


他怎么不了解Fingon在Ecthelion心中的分量,诺多的厄运在他们身上,多年来只有他们能彼此分担那份手刃亲族的罪恶感。更不要提他们的友谊早在提利安时就一直没有改变过,一起在红发Feanorian的指导下成长的日子更是两人珍贵的回忆。


“我绝对支持Turukano,不过,你得劝劝我们的银泉勇士。”Fingon笑着递给他们俩酒杯。

Ecthelion用右手接过酒杯的姿势有些不自然,笑得更是无奈:“殿下是要赶我走呢,可我不在您身边,以后谁关心您的幸福啊?”

“又乱说是不是?欺负我不敢打伤员。”

Ecthelion乖乖闭嘴,瞥了一眼Glorfindel,笑意更深了。


Fingon挽留他在多尔罗明休息一晚再回去,顺便和Ecthelion商讨一下下一步的安排。金发的精灵毕恭毕敬地向王子行礼,然后罕见地挽住Ecthelion的左臂,像一对亲密的友人一般走了出去。

“Laure,你这么主动我很高兴,但是能不能不要这么用力?”

“闭嘴,医馆怎么走?”


有机会和照看药草的精灵少女们聊天让Glorfindel心情大好,Ecthelion可就没那么幸运了,他因为左臂上的伤而全程被禁锢着,还要表现出事不关己的样子旁观金发恋人和别人调情。

“您的母亲原来是凡雅族啊?怪不得一头金发呢。”

“凡雅精灵会魔法吗?我听说他们之中很多人精通治愈之术?”

面对少女们的问题,Glorfindel一边处理着Ecthelion的伤一边耐心解答——虽然瞎扯的成分比较多。Ecthelion坐在一边略感无聊,加上前一阵被安格班的火龙搅得日夜不宁,实在支撑不住打起了瞌睡,身体慢慢斜靠在躺椅上。

医女们惊讶地看着Fingon王子的传令官,多尔罗明的主管,战场上的敌兵收割机宫廷中的冷面工作狂Ecthelion大人,此刻竟然像个孩子一样安心地熟睡了,要知道,他两个星期前被Fingon王子强制带到医馆来处理伤口的时候还顺道挟了好几沓文件,捉住机会跟王子汇报,并且为保持清醒拒绝使用药草来麻醉。


太阳的金车已经快要在地平线上消失,医女们点上萤火灯和助眠的熏香后便纷纷离开了,房间中只剩下Glorfindel坐在Ecthelion身边。

金发的精灵用迷人的微笑与少女们挥别,转过脸看向躺椅上的恋人时,表情忧虑得像是另一个人。Ecthelion手臂上的伤不是普通火焰造成的,已经两周了却还没有愈合的迹象,可别是魔苟斯的新把戏。黑暗的魔物对灵魂的侵蚀远比肉体的伤害更甚,觉醒之初,很多与族人走散的昆迪被魔苟斯捉住,日夜折磨到灵魂中只剩下恐惧。

能从安格班的牢狱中活着回来的,也许只有火魂Feanor的长子Maedhros,红发的Feanorian,希姆林的领主,他的第二次生命似乎比之前更加旺盛,除去那个他们无法放弃的誓言,他的决定是Feanorian必须服从的,包括将至高王之位让与第二家族,也包括驻守希姆林,用自己的剑守护安格班合围中的地势缺口。

Ecthelion是否也能像他一样彻底摆脱过去的阴影呢?


“嗯……”黑发精灵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方才草药中的止痛成分并不多,也差不多快没作用了。

Glorfindel急忙俯下身去查看,熟睡中的战士似乎并不是被疼痛折磨,他禁闭的双眼不安分地转动着,浓密的黑色睫毛不断颤抖。

“水……”

“水?”Glorfindel刚想起身去拿杯子。

“水之君啊……”


Ecthelion的梦呓轻得像一声叹息,短暂得如同一瞬间。下一刻,他便睁开了双眼,朦胧的睡意逐渐从那对黑曜石的深处退散。

他还是睡着时更可爱些——Glorfindel略带遗憾地想,却还是俯下身去:“梦到什么了?”

银泉战士看着他的眼神不似平时,柔软得像缓缓流过的溪水:“众水之王在梦中也不给我偷懒的机会。”

“那你有没有告诉他,你需要休息一下。”Glorfindel被他逗笑了,握住恋人伸出的右手。

“我是乌歐牟的臣子嘛,自然应该服从他的意志。不过……”

“不过什么?”

Ecthelion的笑更深了,他抬起受伤的手臂,将心爱的金发精灵揽入怀中亲吻:“不过我告诉他,我的心另有所属了。”

“滚……”

“你害羞起来真可爱,Laure。”


TBC

评论(5)
热度(16)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