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泉花】不灭之火5(上)

简介:所有精灵的灵魂都会在死后前往曼都斯,而Ecthelion没有……
配对:主【泉花】,副【梅熊】
原作:《宝钻》《霍比特人》一切属于托尔金。
 目录 ←点此

在伊露维塔的子女绝望的时候,维拉的确会回应他们的恸哭。
许多歌谣赞美Fingon的英勇,他独自前往安格班解救Maedhros,让诺多族得以在大战之前和解,但只有曼威听到了他心碎时的呼唤。最大的绝望不过亲眼目睹爱人的离去却无能为力,那种刻骨铭心的痛会彻底摧毁勇气。

Ecthelion也体验过这恐惧,当他怀中的Glorfindel越来越冰冷的时候,向维拉祈求似乎成了溺水者最后的挣扎。如果能救他,只要能救回他,我愿意放弃永生,成为大地的水,山间的风……
黑发的诺多战士手上沾着亲族的血,而现在眼里流出的泪水同样炽热。
维拉啊,请不要无辜的灵魂来承受我们少数人犯下的罪过。

歌谣中记录了曼威对埃尔达之花的恩许,而银泉领主本人的笛声中,则反复倾诉着他对乌歐牟的感恩,众水之王怜悯他最钟爱的战士,将他的哀求转达给了曼都斯。战士怀着感恩之心发誓,当他自己的灵魂之火熄灭之后会化身水的仆从,继续守护中洲的大地,直到埃尔达的时代终结。

大雨瓢泼。

Maedhros记得刚多林陷落的消息传来的那天也是突如其来的大雨,Maglor唱起一首陌生的曲子,直到因为泣不成声无法再继续的时候,红发的Feanorian才听懂乐曲的内容。那是在刚多林战死的Ecthelion曾经吹奏过的曲子,乐章中写满对水之君乌歐牟的感激。

只要能救回他,
我愿意放弃永生,
成为大地的水,
山间的风……

若Ecthelion的灵魂真的化身为这世间的水,也无法熄灭从地底深处涌出的岩浆,无法熄灭Silmarillion在他仅存的手中发出的灼热,无法熄灭一直以来燃烧着他灵魂的不灭之火。

雨水淋湿了他的红发,落在大地的裂痕中像亲人的呼喊,滴滴消散在烈焰之中。火焰灼烧肉身的痛苦不算什么,他在安格班的牢狱中所受过的酷刑远比这更恐怖。
火魂之子闭上注视这个世界的双眼,握紧手中那庇佑了他也诅咒了他一生的星光,让自己投入烈焰的怀抱。

最无从抵御的痛苦是爱,Maedhros漫长的生命中所犯下的所有罪过都不及对爱的辜负,尽管爱本身从不期待回报,Fingon将他从桑戈洛锥姆山崖解救下来时从未要求他放弃家族的誓言,亦从未后悔陪伴在他身边,帮助他重新点燃生命之火。
但Maedhros却不止一次地后悔过……

“后悔?”

Glorfindel给了他的黑发友人一个怀疑的表情。
和他并肩走在湖边的Ecthelion回望了一眼身后,Maedhros的红发在这么远的距离依然显眼,相比十四个太阳日之前已经恢复了往日火一般的颜色。那天,当他被Fingon带回米斯林的时候,没有人认得出那几乎变形的躯干,只有那枯萎的乱发还隐约暗示着灾难发生之前的颜色。
Ecthelion不再去看那对继续练剑的堂兄弟,但表情依然复杂而无奈:“他不会后悔立下宝钻的誓言,但也许有一天,他会后悔被拯救。”

Glorfindel有些烦闷,在众多Feanorian之中唯有Maedhros至今仍影响着Ecthelion,若不是因为他们曾经的师生之谊,Ecthelion也许能忘记那些和宝钻相关的过往。
但他也知道这毫无意义,一切的罪恶并非由Maedhros引起,而且,即便忘记曾经犯下的罪过又怎样?他们永远无法摆脱诺多的厄运。

“在他刚刚被Findekano殿下救回来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想的。”Glorfindel忍不住讽刺道,他知道Ecthelion无法反驳,这样的大好机会可不是总有。
“我承认,我希望他好好活着,但如果他真的自在地活着,我说不定反而想替Findo殿下修理他一番。”
“呵呵,刚才是哪个自大狂左手持剑挑战他的?结果反被人家修理了。”
他想起方才Ecthelion吃了败仗就觉得可笑,当时连Fingon也一脸幸灾乐祸,飞起一脚把地上的另一把剑踢给了自己的副官。但遭遇失败之后,Ecthelion似乎比他们还兴奋,他换回右手握剑,和自己的老师认真地来了一场对决。
黑发的战士听到金发友人的嘲笑没有生气反而笑得出奇开心:“他太厉害了,即便是常人也很难那么快习惯左手持剑,更何况他的身体才刚恢复。”

听到这么直白的赞美,Glorfindel郁闷地发现自己其实是有些嫉妒的。但他也知道在Ecthelion的心中,什么人都无法与Fingon和Maedhros相提并论,这两个人,前者是他终生效忠的对象,后者是亦父亦兄的师长。
而他Glorfindel的忠诚则属于Turgon,这样想来其实没什么不公平。
他故意转移话题:“Findekano殿下暂时不会离开米斯林建立自己的领地了吗?”
“暂时,但那也是迟早的事,Turukano殿下不也一样吗?”Ecthelion语气中的失落和他自己的那份愁绪竟是那么相似,两人的思绪在沉默中渐渐飘向一处。

他们竟然这么早就开始为一个根本还没有影子未来而烦恼,这可一点也不像是受维拉青睐的诺多战士,但谁又能责怪被爱折磨的人变得多愁善感,又疑虑重重。
Glorfindel想起Aredhel曾说过的话,忍不住问道:“你不是经常和Findekano殿下一起出行吗?你们都去了哪里?”
“没有去哪里,Irisse殿下只是在开玩笑。”
“开玩笑?”这个答案可不太高明,金发的精灵有种被糊弄的感觉,本就焦虑不安的内心顿时爆发了,“Aegthelion,有什么地方那么不可告人吗?即便是你们经常去米斯林湖南岸又怎么样?你还担心我会谴责你们和Feanorian往来不成?”
Ecthelion也同样到了忍耐的极限:“你连Nelyafinwe殿下的名字都听不得,还怪我瞒着你?不只是你,我们之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如此!如果这时大家知道了Findekano殿下经常去南岸,这会让他处于多么尴尬的位置?!”
“你说得好像我们有多狭隘,难道大家痛恨Feanorian有错吗?是谁让我们在冰峡谷经历磨难失去所爱?!难道不正是这群杀人凶手吗?就算Nelyafinwe有劝阻过他父亲又怎样?他还不是一样在天鹅港……”

在天鹅港残杀了他们的同族——这后半句被Glorfindel咽了回去,他猛然意识到自己触及了一个禁区,这本是他一直小心翼翼避开的话题,如今却因为这场争辩而疏忽了。
Ecthelion眼里像是有火焰在燃烧,但灼伤的却只有他自己:“杀人凶手……这就是你眼中的我们吗?我们这些参与了亲族杀戮的人。”

这就是你眼中的我吗?

为什么会这样?Glorfindel从未看到过Ecthelion如此心碎的模样,即便是在天鹅港得知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时,银泉战士也不曾自怨自艾,而是平静地接受了自己犯错的事实。但如今,面对Glorfindel仅仅是口不择言而说出的气话,Ecthelion竟然彻底崩溃了。
为什么明明是爱,却会带来更深的伤害?
Glorfindel感到自己的心也随之阵阵作痛,他不再执着于这场争辩的胜利,只要能够平复Ecthelion心中的伤口,哪怕是让他牺牲自尊也可以:“对不起,Aeg,原谅我,你知道那不是我眼中的你,是你救了我,不是吗?”
Ecthelion冷笑,一步步靠近他,每当他愤怒到极点的时候他眼中的火焰就会转而变成刺骨的寒冰:“别以为杀人者不会救人。”
看着他一步步接近,Glorfindel抑制不住地想要颤抖,却没有想过后退,如果Ecthelion想惩罚他,他反而会心甘情愿地接受。

但Ecthelion没有,出乎他意料,黑发的战士突然搂住他,蛮横地吻住他的双唇,一阵野兽般地进攻和占有之后,他们彼此都尝到了对方嘴里血的味道。
Glorfindel的大脑一片空白,口腔中的疼痛反而带来了莫名的刺激,再睁开眼时,他感到自己的眼中已经有泪水渗出来。

“你不是想知道我在冰峡谷上对你做了什么吗?”Ecthelion的双眼几乎通红,他握着Glorfindel的手也开始颤抖,“这就是我对你做的事!”
言罢,黑发的精灵再一次将他拥入怀中亲吻,灼热的呼吸点燃了一发不可收拾的火焰,他们双方都被那热度吸引着起舞,像扑火的生灵,完全不计后果地去迎接爱的降临。第二个吻不似刚才那么蛮横,变得温情脉脉而缠绵入骨,Ecthelion的舌尖探寻着他唇间的疼痛,在那些擦破的地方来回舔舐,渐渐发出了可耻的吮吸声。
“你……等等”在彻底沦陷之前,Glorfindel及时地抓住了对方那正向他腰带进发的手,“你是故意的,Aegthelion!”
黑发的精灵正准备亲吻他的脖颈,闻言抬起头来,脸上早没了刚才的悲愤交加,熟悉的笑再度浮现在那美丽的唇边:“我在冰峡谷上对你做过的事,你难道不想知道更多的细节吗?”

TBC

评论
热度(24)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