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精灵宝钻】【泉花】不灭之火 4(下)

简介:所有精灵的灵魂都会在死后前往曼都斯,而Ecthelion没有……
配对:主【泉花】,副【梅熊】
原作:《宝钻》《霍比特人》一切属于托尔金。
 目录 ←点此

Aredhel笑着注视他走来,不等他伸出手便牵着他走到草地的中央。Glorfindel瞥了一眼身边的另一对,一直未回应他注视的Ecthelion突然转过头来看着他,还挑起线条好看的眉毛,表情别提多讨厌了。
音乐响起,Glorfindel决定不再被这家伙干扰,全心全意地展现自己的魅力:“Irisse殿下,上次我有幸与您共舞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别卖弄你那套了,Laure,和你相处的确是件美事,但是……为什么不问我些更有趣的事?”
“比如?”
“比如,Aeg刚才和我讲了很多Findo的秘密行动。”

Glorfindel知道Fingon在他们刚驻扎米斯林的时候就曾跋涉到很远的地方去开拓新的疆域,Ecthelion一直跟随左右。但王子的父亲Fingolfin殿下似乎并不完全赞同,传言他们有过争执,之后Fingon就再没有在明面上提起这件事。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真的没再继续……

“总有一天兄长们会有自己的领地,Findekano,Turukano……连Arakano长大了,都可以有自己的领地。”
这是身为女性的Aredhel注定无法拥有的,她眼神中有些失落。Glorfindel内心有什么被刺痛了,他温柔地看着这位热爱冒险渴望自由的公主:“总有一天,Irisse殿下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的。”
“真的吗?那么,你愿意陪我一起去寻找吗?”

等等!这话题的走向有些不对劲,Glorfindel审视着白公主,后者用充满期待的眼神回望他。仔细看看,她的五官轮廓和Turgon比较相似,神态却酷似Fingon,尤其是在使坏的时候。
金发精灵没立即回答,他有点不确定这位大小姐是不是在演戏,特别是,她还刚刚和一腹腔黑水的Ecthelion跳过舞……
“切,我就知道你是哄我玩儿的,Aeg说的果然没错。”Aredhel一扭头,那演技可不是一般水平,不把你胃口吊到最高是不会罢休的。

又是Aeg……Glorfindel默念三遍冷静,然后故意贴近黑发少女,在她耳边轻声说:“那么,那位Aegthelion——您的夫婿候选人,说什么了?”
Aredhel听到他的胡扯,关注点一下就偏了方向:“你胡说什么?”
金发万人迷终于感到扳回了一局:“我没有胡说哦,那天Turukano和Findarato都在场,不信您去问他们。”
“那也没用!因为Aeg已经有心上人了!”
“嗯?”
“哦不……没什么。” 不知道是演戏还是真的,黑发少女一副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表情,之后无论Glorfindel再怎么询问,她都机敏地避开了这个话题。
“好吧。”Glorfindel略失望地放弃,“那您总该告诉我,他到底说我什么了?”

白公主听到他这么问,立即又露出了Fingon式的恶作剧脸:“他说他很敬佩你。”
Glorfindel翻了个白眼:“殿下,我比你更了解Aegthelion,这不像是他的作风。”
但Aredhel没放过他:“他说世上大多数人都更关注自己的内心,很少有人能不求回报地为他人的幸福而付出,哪怕那幸福事关信仰。”
不得不说这咬文嚼字的风格倒真的有点像是Ecthelion……Glorfindel不甘心地承认,但嘴上依然不松口:“这类人和我可一点也都沾不上边。”
“可在他眼中你就是这样的人,我觉得他是在嫉妒Turukano有你这样的朋友,你为了Elenwe夫人差点牺牲了自己……”
“殿下,咱们来说的别的,您不是希望我问些有趣的问题吗?”Glorfindel并不想提起那次失败的经历,亦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值得赞颂。
“你害羞了吗,Laure?好可爱啊。”
“殿下……”
“Aegthelion看到你失去呼吸的时候都发疯了,他拒绝继续前进,一直守在你身边……”

Glorfindel心里一紧,当时濒死的体验至今还依然清晰,却又好像只是一个太过真实的梦,梦里他看到Elenwe夫人的背影,却迈不出脚步追过去,也无法发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金发精灵女子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他自己被一股温暖的力量吸引着,朝微光走去。
他正在死去,但Ecthelion的笛声在耳边响起,曼督斯的身影随之消失……Ecthelion到底是怎样把他从曼督斯的殿堂唤回?还是说,那一切都只是梦而已。

“我想起了一个有趣的问题,Irisse殿下,想听吗?”Glorfindel收回思绪,对精灵少女展现了一个迷人的微笑,“我们虽然是伊露维塔的首生子女,但也不是随便就可以见到维拉的,所以才会有祭司这种职业,他们通晓与神交流的语言和规矩……”
他故意改变了原本舞步的路径,刚好来到Ecthelion能听到他们谈话的地方,Aredhel被这个问题吸引,没有注意到Glorfindel的用意。

“但在什么情况下,维拉们会对我们的请求做出回应呢?”
“我不知道,在宝钻被窃走的那个夜晚,又或是……”Aredhel沉默了,她想起天鹅港亲族的血,想起曼督斯的亲临和他宣布的诺多的厄运。
“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对吧。”Glorfindel在她耳边补充道,表情中的遗憾略显虚伪,“维拉似乎只有在需要惩罚我们的时候才会现身,能否得出这样的结论呢?”

Glorfindel说完,抬起眼望向身边不远处的Ecthelion,示意对方这是说给你听的。
Ecthelion并没有回应他的目光,但却适时地回答了他的问题:“结论不是光靠归纳就能得出的,我的朋友。更何况,只有两个例子你不觉得有点少吗?”
“如果你能提供第三个例子的话我会感激不尽——在什么情况下,维拉会回应我们的呼唤?”

黑发的精灵微微一笑,通常情况下他笑起来Glorfindel都会感到牙疼,但此时他也承认自己被那笑吸引,渴望付出一切来让这一刻变得长一些,再长一些。

“在我们自认为绝望的时候,维拉会回应我们的恸哭。”Ecthelion的微笑虽然还没有消失,但愁绪已经再度回到他的眉间,“因为希望其实依然存在,但我们被自己的执着所累,闭上了双眼。”
Glorfindel几乎忘记要呼吸:“维拉曾回应过你吗,Aegthelion?”
Ecthelion没有回答,或者说,他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被突如其来的黑暗所打断,太阳的光辉被来自铁山脉的浓烟与恶气遮蔽,毒气自天而降,覆盖在了米斯林湖面,弥漫在田野树林。

安格班……
魔苟斯安置在地底的熔炉发出巨响,北方的大地随之震动。
战争即将到来。

TBC

评论(3)
热度(15)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