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泉花】不灭之火 2

原作:《宝钻》《霍比特人》
配对:主【泉花】,副【梅熊】
简介:所有精灵的灵魂都会在死后前往曼都斯,而Ecthelion没有……一切属于托尔金。

 目录 ←点此

Ecthelion的父辈是位有名的音乐家,在维林诺时就与Feanor王子相熟,因为这样的关系,他是同龄的贵族少年中唯一一个接触过宝钻创造者的。Glorfindel回想刚多林的结局,才明白一切在冥冥之中早已有了安排。炎魔之君Gothmog杀死了他敬仰的诺多王子Feanor和他最敬爱的至高王Fingon……当这个恶魔的身影出现在刚多林的时候,Glorfindel就已经知道,他不会和他们一起离开了。这位水的战士内心一直都在追随着不灭之火,明知没有后路,却也义无反顾。

一切若都从来没有开始过该多好,他们没有追随过什么誓言,没有离开过维林诺的旧时光……

 

在提利安那些日子,他们从不知道黑暗为何物,金银双树交替绽放,一切都沐浴在维拉的爱意之中。

他们都还年轻,尽管Turgon早早地就完成了与心爱之人的结合,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结伴同行去探索大地之神奥力的造物,年轻的诺多们不知疲惫地穿梭在在林间,纵马驰骋在高地上。

性格较为内向的Ecthelion虽然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却更喜欢独处,加上他与Feanor家族走得比较近,时间久了,渐渐给人一种高傲冷漠的印象。但Glorfindel坚信这只是表象,因为内心冷漠的人绝不可能吹奏出那样的旋律,那是伊露瓦塔亲授的光明。

当然,Ecthelion很少为别人演奏自己做的曲子,他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偷偷尾随他成了Glorfindel的小小嗜好,而且大多数时候,这种偷听的行为总会让他受到惩罚,结局堪称凄惨。

 

笛声突然停下了。

 

Glorfindel心里大叫不好,赶快转身往回跑,边跑边抱怨Ecthelion精神不够集中,要不然怎么距离这么远都能察觉到他。

一道银白色的影子突然从天而降,挡住了他的去路。不用看清对方的面容,金发的少年就知道,自己这下又要被睚眦必报的音乐家友人修理了。

 

“晨……晨安,Aeg。”心虚得有些结巴。

“这么着急是去哪里呢,Lauri?”温柔优雅又和善,只是眼神里宣示着‘我不会轻易放过打扰我清静的人’。

“别,我今天没有带佩剑!”

“你太疏于训练了,我亲爱的朋友,让我来帮你吧。”

 

结局毫无意外,Glorfindel在Maedhros的学生面前一败涂地,以一个略屈辱的姿势被对方压在身下。

Ecthelion的脸就近在咫尺,带着玩味的笑,笑里有Feanor的傲慢却也有Fingon的温柔。他黑色的长发笔直地顺着脸颊两侧垂下来,服帖地趟在他金色的卷发上面。

 

“好了,Aeg,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不可以放开我……”

 

Glorfindel的心跳已经快到连自己都能感觉到,他们的胸膛紧紧贴在一起,Ecthelion也一定能够感觉到。然而看到他的窘态,这位小心眼的艺术家剑士却更得意了,Glorfindel有种他越来越靠近自己的错觉。

 

就在事情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发展的时候,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们在干嘛?”

Glorfindel太过专注,Turgon的叫喊把他吓了一跳。

“Lauri你又输了吗?”Finrod从来都是口无遮拦。

 

Ecthelion不慌不忙地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树叶,重新变回那个不苟言笑的精灵。Glorfindel在心底有些失落,那个会开玩笑会捉弄他的Ecthelion这么快就又消失了。

 

“Aeg,Findo在找你。”Turgon说着,示意没有骑马的Glorfindel上他的马。

Ecthelion的坐骑已经赶来,他朝Turgon点头致意,然后飞身上马,和Finrod走在前头。Glorfindel望着他的背影,心不在焉地拉住Turgon的手,对自己内心的烦躁感到莫名其妙。

 

“嘿,Lauri。我们刚才还在说,应该快点给我们的白公主找位丈夫,我向Turukano推荐了你。”

 

Finrod的话差点没让Glorfindel从马上摔下来,Turgon哈哈大笑,伸手扶住了金发好友,把他拉上马。

Glorfindel在心底咒骂着专门给他惹麻烦的金发小子,好在Turgon已经替他出面,警告Finrod不许再讨论这个问题。

Ecthelion背对着他们,让人看不出他有什么表情,他似乎根本没有听见他们的话,和他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或者,你认为Aeg更适合她?”Finrod才不会这么轻易放弃。

 

谁知道这下连Turgon也一转方才的态度,带着点起哄的嫌疑一起追问Ecthelion的意见。

Glorfindel有点不太高兴了,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肯定不会是因为好友不愿意把宝贝妹妹嫁给他。

Ecthelion转过头给了他们一个‘我不太愿意回答你们’的微笑,这让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幸好这尴尬没有维持太久,他们已经看到不远处Fingon的身影,Ecthelion理所当然地策马把他们甩在了后边。

Fingon正在和Maedhros比剑,Maglor坐在一边看着,时刻制止着试图加入战斗的红发双胞胎幼弟。

 

“Aeg!”Fingon躲过对方的最后一击,转身把剑扔给下马跑过来的Ecthelion。

“这就是您找我的原因吗?Findo殿下。”

“没错,一定要打败他哦。”

 

高大的红发精灵王子听了只是微笑,他持剑的手垂在身体一侧,左手插着腰,等待着自己的学生们打算如何打败自己。

 

Maedhros比第二第三家族的王子们要年长很多,在很多方面都扮演了他们老师的角色。Glorfindel在那时还并没有预见到这种关系的危险性,他只是有些羡慕Ecthelion和他们的亲近,决然没有想过有一天,这种亲密的师生兄弟之情会引导着他们所有人赴汤蹈火。Fingon是第二第三家族中唯一一个参与了天鹅港亲族杀戮的王子,作为他的传令官,Ecthelion的双手也沾满了罪恶的鲜血。

……

 

“Nelyafinwe殿下曾经是个完美的兄长和老师,但我一直以来都无法原谅他对Aegcthelion的影响,这实在是愚蠢。”Glorfindel的回忆在不同的时空间跳跃,“我很少与Feanorian有交集,也许还没有您了解他。”

Elrond默认了这个事实,Maedhros和Maglor对宝钻的执迷伤害了无数生命,也包括他们的父母。但他们在生命的最后收养了Elrond和Erlos,那段共处的岁月中,Elrond不止一次地感到困惑,很多次他都透过了表象看到这位火魂之子内心善良的一面,但这原本美好的本性被深不见底的痛苦与绝望掩埋,让这位红发的Feanorian显得冷酷而绝情。

“我想你的朋友Aegthelion应该很了解他,因此才会在追随与背弃之中选择了前者,哪怕是需要付出自己的灵魂。”

 

灵魂……

Glorfindel感到冰冷,Ecthelion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突然浮现在脑海中,让他感觉再度跌入西尔卡瑞西海峡的寒冰之下。

 

我们都太过骄傲了,光明属于埃尔达,但谁又能判决阿瓦瑞的命运?

如果终结的那一天到来,我愿放弃光明……

 

“Laurefindil?!你怎么了?”

他浑身微微颤抖,几乎没有听到Elrond的声音。

“这不会是真的……”他强迫自己停下无谓的臆想,“没有灵魂能抗拒曼都斯的召唤。”

 

 

Ecthelion手中的剑被震掉在地,观战的人群发出遗憾的哀嚎,Finrod朝Turgon伸出手,示意赌输了的堂兄乖乖给钱。

然而红发的胜利者并没有停止进攻,他反而更加关注处于劣势的对手下一步会采取什么行动。

 

“Maitimo,你还不停下?”Fingon不解地问道。

 

然而对峙中的两人眼里只有对手,根本听不见别人的声音。Maedhros胜券在握,但内心其实更加期待他最得意的学生能给他什么惊喜。

Ecthelion突然笑了,嘴角微微上扬,他的眼神有时让红发的王子想起自己的父亲,虽然两人没有什么相似之处。这有些奇妙,其实他的弟弟Maglor也是这样,虽然性格和父亲完全不同,眼神中却有着同样的火焰,那是属于创造者的力量,无论所造之物是天上的星辰,还是人间的乐章。

 

他发起了进攻,毫不留情,在旁人的惊呼中Ecthelion突然栖身来到他面前,左臂挡开了他想要收回的剑势,右手揽住他的身体,一个旋身将他摔倒在地上。再度睁开眼时,Maedhros自己的剑已经横在了自己脖子上,面前是Ecthelion殷切的注视。

他还是小时候的样子,红发的Feanorian笑着想,总是那么期待老师的嘉奖。

 

“我打算在胸甲里加一个暗器。”Ecthelion起身,伸手把自己的剑术老师拉起来,“如果现在安上了,你就会被暗器中弹出的短刀刺中,非死即伤。”

 

这也太狠了吧——围观的众人体会到了温和优雅的音乐家内心真实的一面。

Glorfindel翻了个白眼,意思是你们才知道啊,Finrod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Turgon好心地帮他扶了扶下巴,然后效仿对方的动作,示意自己才是这场赌博的赢家。Fingon走过去抱住自己未来的传令官,红发的Feanorian望着堂弟的眼神里写满宠溺……

 

后来Ecthelion也确实改良了他的胸甲,那把可以弹出的短刀最后刺入了炎魔之王Gothmog的胸膛,当时Glorfindel在远处看到银泉之君拥着敌人坠入了国王喷泉之中,魔鬼的惨叫不绝于耳,泉水卷起惊涛大浪,把一切都埋葬在其中……

为什么要追随火焰?他不止一次在心中问这个问题。 

Maedhros火红的长发和烈焰融为一体,时而温暖时而灼伤灵魂。


TBC


碎碎念:幼泉实在太美味,不插刀都停不下来(捂胸口

评论(2)
热度(39)
  1. 梧桐树吹沙沙地Mouisanya 转载了此文字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