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泉花】不灭之火 1(下)

原作:《精灵宝钻》《霍比特人》
配对:主【泉花】,副【梅熊】
简介:所有精灵的灵魂都会在死后前往曼都斯,而Ecthelion没有……一切属于托尔金。
 目录 ←点此


在各种传说中的银泉领主Ecthelion与火焰自然是搭不上边的,他是众水之王Ulmo偏爱的战士,大地的一切物质当中,水中最是蕴藏着伊露维塔宏歌的力量,平静时如爱人的轻抚,汹涌爆发时可以摧毁炎魔的火焰。
人们传颂他在刚多林陨落之战中的丰功伟绩,他在音乐上的造诣更是给后人留下了一个温文尔雅的艺术家形象。但他的笛声并非仅仅带给人们愉悦,音乐是伊露维塔的首生儿女们向父神的倾诉,因为仅凭语言不足以表达爱与信仰。

Glorfindel不知道自己在流水边站了多久,直到听见远方渐近的脚步声停在了身后。
来者的注视中有对他的担忧,但却不缺乏信赖。他闭上眼,再度睁开时,已经重新做回林谷的Glorfindel。

“Orcs是被他们吸引而来的,您应该也感觉到了吧?那个霍比特人身上携带着什么。”

出乎意料的是Elrond领主并没有回答他,似乎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Glorfindel转过头来,不解地看着他的领主,他的朋友、他敬爱的王Turgon的后人走过来,与他肩并肩站在水边。
夜晚的林谷一片寂静,只有水在流动中发出如歌的乐章,在黑暗和未知中给人以力量。

“Laurefindil,我的朋友,你曾帮我度过生命中每一个最黑暗的时刻。难道此时我就不能帮你分担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忧伤吗?”

Glorfindel无奈地笑了,他以为时间已经足够漫长到可以对抗那些分离和不舍,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若说容貌,没有人能看得出金发的精灵领主在中洲经历过多少岁月,他比Elrond看上去更年轻,比大多数精灵更有活力,极富感染力的笑容总能点亮人们的希望之光。
然而即便是金树也有花落的时刻,再怎么强大的灵魂也无法做到永远释放光辉。

“我从未期待还能够见到故人的遗物,格兰瑞剑属于您的曾祖父Turukano,奥克锐斯剑是银泉领主Aegthelion的武器,它们不知被什么人带到了南边的山洞之中,却一直默默地保护着我们。”

金发的精灵领主很少主动诉说自己的过去,他是林谷的精神支柱,重生后更是不会对生命产生无意义的伤怀。而在这个短暂的夜晚,Glorfindel决定允许自己沉溺于过去。

“您的曾祖父是我永远的王,但我们也曾经年轻得忘乎所以,在那个遥远的故土上如饥似渴地探索世界的神奇。”
“可以想象。”Erlond轻笑,“连Elladan和Elrohir都觉得,他们的老师才是最像孩子的那个。”
“哦,我的领主,您应该好好管教一下您的王子们,我可是你们的前辈,Turukano大人结婚的时候,我还是他的伴郎呢。”

Erlond的笑意更重了,他实在无法将眼前这个孩子一般的人和自己曾祖父的伴郎联系在一起,这位来自远古的金发精灵领主似乎永远不会沾染上埃尔达对这个世界的厌倦和感伤。

“Elenwe夫人和Turukano大人是提力安城最幸福的一对,他们在星辰的年代结合,那时我们天真地认为任何幸福都与我们的生命同样永恒,从来没有想象过会有一天离开维拉庇护下的居所,穿越冰峡谷……”

之后的事Glorfindel不忍提起,Elenwe夫人和Idril在穿越冰峡谷时跌落冰海,Turgon只来得及抓住女儿Idril……

“在我们离开维林诺的时候,愿意跟随丈夫前往中洲的女性并不多,正因为是这样,大家才更为他们的悲剧哀叹。”

得到爱的人是幸运的,但得而复失更让人扼腕,Glorfindel当时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跳入冰海之下,对他来说,Turgon是他的王,但更是一起长大的兄长,为了这样的人牺牲自我是无需思考的。他记得在圣树的光辉下,自己站在Turgon身边看着Elenwe身着洁白的婚服走来,婚礼上他还开玩笑地拉住新娘的手亲吻,只是没有想到第二次握住她的手时,他们已经身处冰冷刺骨的海水之中,被激流冲向远离亲族的黑暗。
冰海的寒冷让人如此绝望,曾有那么一瞬间,连Glorfindel这样从不悲观的人也觉得,抛弃了家人离开不死之地的他,即便是死去也不是什么可惜的事,没有人会记得,更没有人会为他心痛。

而直到他的灵魂走在曼都斯殿堂的路上,他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我在西尔卡瑞西峡谷没能救回Elenwe夫人,反而险些丢了性命。曼都斯的殿堂对我来说是个熟悉的地方,死亡之神从不允许死者走回头路,只有宏歌才能打动他钢铁一般冰冷的心。”
Erlond不知道金发友人的思绪飘向了何方,只是静静地听着。
“在我们的同辈中,Aegthelion在音乐上的造诣是最高的,您的父亲Earendil小时候最喜欢听银泉领主的笛声,相信那旋律在他心里留下的不只是美。因为正是那旋律,曾经把我从濒死中拯救回来。”
Elrond的手轻轻地抚在Glorfindel肩上,这个动作让对方转过头来,嘴角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笑意。
“过分沉溺于过去是我们埃尔达的弱点,伤感那些已经失去的东西,在漫无尽头的生命中对世界心生厌倦。”
“然而你不会。”Elrond坚定地说,“并不是所有的埃尔达都有勇气重返中洲。”
“我并不是完全无私的。”
“我知道。”

金发的精灵略感意外,他看着Elrond,试图从他经历漫长岁月的容貌中看到他的父亲,而他没有,那个在刚多林无忧无虑成长的少年早已成为过去。

“你在寻找失落在中洲的族人。很多精灵在逝去之后并没有返回曼都斯,他们的灵魂至今徘徊在这片洒满泪雨的土地……”
“这只是一个猜想罢了,Elrond大人。”Glorfindel本能地拒绝这个想法,“没有埃尔达能抵抗曼都斯的意志。”
“Aegthelion……他死后,是不是没有前往曼都斯?”

Glorfindel没有回答他,却已经默认了这个事实。
Erlond叹了口气,决定结束这个话题。

“他是个什么样的战士,Laurefindil?和我讲讲Aegthelion。”

TBC

评论
热度(36)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