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糖直须吃,莫待无糖空舔纸……

《残酒》中的古希腊美少年和他的男人♂

男主人设是piao来的,链接在此,是一个特别萌的伊卡洛斯X太阳神小哥2333333

Alexias,出生于便当之林(森海原话 @Bluefarewell )的雅典大瘟疫年代,缺父爱没母亲,瘦瘦小小的被甩在主流审美十八条街以外。然而他的真命天子Lysis却一直在线(若不是苏格拉底老师死命摁着早就对没熟的果子下手了)。

事实证明老师的话要听,Alexias进入少年期之后华丽转身,在长跑技能点加成之下,成为众男子追逐的对象,也逐渐对Lysis这个希腊男子的典范产生爱慕,双箭头达成√

美少年已经够让人心动了,旁观美少年的成长更让人心花怒...

斯巴达臭流氓,鲨鲨萌萌哒。

作为相爱相杀的敌♂方♂城邦在《残酒》里饰演大反派,他们跟自己家待着时整天穷兵赎武视金钱如粪土,出了家门儿却在基友雅典的村儿里各种打砸抢。土匪!暴民!没文化真可怕!

玛丽奶奶借《残酒》中的雅典少年说,希腊的众多城邦中,只有斯巴达人会在战场上身披猩红色的披风,因为那是血的颜色,他们即便是受了伤也不会被看出来。

战斗机器们掉血啥的不怕,接着打。

一口气读完残酒,The Last of the Wine,玛丽奶奶良心地把Flag从头插到尾,结局不负众望,悲得完美。

孕育民主的城邦,被众男子追求的美丽少年,夕阳照亮卫城里雅典娜的黄金矛,胜利者却卸甲葬身父神波塞冬的怀抱……

配图是公元前4世纪雅典流行的杯具款式(大雾),通常在葬礼中使用,油瓶上的人物和场景多与墓主人有关,其中战死沙场的美男子多到看花眼(。

【EC】【古希腊/大剑AU】Labours of Heracles 23(下)

原作:X-men: XFC & DOFP & XMA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目录


“Charles,你不能去!”

“你若是落入了他们的手中,结果会比德尔斐的预言还要糟糕。”

Hank和Logan在第一时间就否决了Charles的计划。

“我知道这很危险,但你们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办法吗?”


所有人都沉默了。“微笑的Charles”收起了嘴角的笑意,他眼中的决然是什么也掩饰不了的。

“其实我也可以一声不吭地就独自去找Trask,你们没有阻止我的能力。但正是因为这是个非常冒险的计划,我希望你们对我的失败有足...

【EC】【古希腊/大剑AU】Labours of Heracles 23(上)

从DOFP上映写到现在都还没完坑真是不好意思,留言点赞转发的都是小天使(笔芯。


原作:X-men: XFC & DOFP & XMA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目录


和所有希腊城邦一样,底比斯的建立起源于诸神与人间的纠葛,赫拉克勒斯本人就诞生于此,被视为超越人类英雄的半神。俄狄浦斯王亦是在这里被命运愚弄,犯下杀父娶母的罪行,他的后代互相残杀,七将举兵攻城。如今七位大剑战士聚集在这里,每个人的身体都是由赫拉克勒斯所斩杀的妖魔改造,活生生一场命中注定的悲剧。

未来早就出现在Xavier女儿的梦中,满天星斗的夜,Raven站在...

【EC】【古希腊/大剑AU】Labours of Heracles 22(下)

原作:X-men: XFC & DOFP & XMA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目录


我们该怎么办?是继续前进,还是折回去帮助Erik?


Wanda像是没有听见弟弟的问题,她本能的反应是在精神图景中寻找Charles,但他们太遥远了,唯有她和Pietro之间的连接能不受到距离的限制。

又或是Erik与Charles曾经的连接。

Erik……

方才在北之深渊者的记忆中看到的画面又再次浮现在眼前,她想要去探寻对手的恐惧。恐惧是制造毁灭火种,一旦被她美狄亚找到,哪怕只是微弱的星火,都会被引成燎原的烈焰。

白银之王Erik...

【EC】【古希腊/大剑AU】Labours of Heracles 22(中)

原作:X-men: XFC & DOFP & XMA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目录


深渊终结者……

是的,德尔斐的预言中说,他们一旦抓住Raven,便会用她来制造深渊终结者。

Raven……许德拉的Raven……

她在哪里?

我们会被杀吗?


到达底比斯之后,Charles能感觉得到,年轻的战士们已经开始抑制不住紧张,作为仅次于Erik的深渊者,Raven的名字足以令现在的战士们恐惧。

她将妖力隐藏得很好,看不见的敌人往往更加可怕。


“听说……”那个外号海妖的男孩回答道,“组织从我们上一代开始就已经在计划深...

城里的大事儿呢,TimeOut哪能错过报道?

安提诺乌斯,哈德良皇帝的少年。自从他溺水成了洛神(大雾)之后,哈德良大大就不吃药了……于是乎整个罗马帝国哪儿哪儿都是这位美人的神像钱币什么的,从西班牙到叙利亚,有些密集的地方几乎让人审美疲劳。

美是美得没话说,但燕窝鱼翅啥的天天吃也会腻的呀。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妒忌,想想如果亚历山大再多活几年,赫菲(妃)的神像也绝壁横跨欧亚大陆,从希腊一直走到世界的尽头。

然而亚历山大并没有独活太久……

One must live as if it would be forever, and as if one might die each moment. Always both at once.

- Alexander by Mary Renault.

© Mouisanya | Powered by LOFTER